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火與水之哥 > 第二零四章 暴發戶(作者:杰克不太遜)
火與水之哥

《火與水之哥》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零四章 暴發戶

    “陛……陛下!”土坯子慌了手腳,因為他看到并不避嫌地走進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柳逸。雖然后者國王的身份還不被世人認可,可畢竟是熱域一個碩大的海闊州數百萬人的領頭人,而且還是鐵石島國王風代的合作伙伴,這來頭可不小。

    讓土坯子猜不透的是,他來這里干什么?不是說好的借資從薪資里面扣除嗎?怎么這么快就上門討債了?

    柳逸微笑著揮揮手,示意土坯子坐下,“低調,低調。”

    都坐下,別鼓掌。

    笑面虎仔細打量著柳逸,這皮膚白皙的少年,他篤定的眼神,無所畏懼的表情……這一切都表明,他是來自熱域的人,而且非富即貴。這讓日子還算過得去的笑面虎頓時覺得自己比對方低了一個段位。

    “陛下?”笑面虎問道“什么陛下?”

    土坯子張大了嘴巴,眼珠子定住了“他是……海闊的國王。”

    “啊!”笑面虎同樣驚得張大了嘴,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他從未想過,在有生之年還有親眼見著這樣的大人物,而后者竟然會親自到這種臟亂差的貧民窟里來。反觀風代,雖然其宮殿離這里不遠,可他絕對不會到這種地方來。

    笑面虎似乎悟到了什么,隨即看向了土坯子,差點沒給跪下,“我的……我的好女婿啊,小女可是整個聚居地一枝花呀!別說是這里的貧民了,就算是宮殿附近的富家子弟,也有上門提親的,都被我給拒絕了,我等的……等的就是小胥你呀。”

    柳逸笑笑,繼而坐在了床邊,拉著同樣驚慌失措的奶奶的手,說道“奶奶,我這一路來就已經幫您孫兒打聽好了,財主家的閨秀長相甜美,品性也不錯,這事啊,您可要替您孫兒做主啊。”

    奶奶掙脫開柳逸的手,一骨碌爬了起來,掙扎了一番才發現自己根本下不了床,只得把著柳逸的肩,兩手緩緩滑落,最終艱難地跪在了床邊,老淚縱橫道“貴人,不可如此稱呼老朽啊!你這是折煞了老朽了。這這這……財主家的女兒可是尊貴之身,我等賤民哪里高攀得起啊?”

    柳逸微笑著,扶起奶奶,繼而墊著她的后腦勺,讓其又躺了下去。

    “奶奶,土坯子是我朋友,我倒要看看誰敢說自己的女兒是他高攀不上的。”

    奶奶畢竟貧窮了一輩子,強烈的自卑早就融入了她的骨髓。所以在面對財主主動上門提親,讓她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么陰謀。她一直覺得,土坯子這輩子能娶上媳婦就不錯了。不管對方是什么人,缺胳膊少腿都行,只要是女的;有生育能力。具備以上兩個條件,其它的都不是事。

    “使不得啊,使不得啊!”奶奶再次從床上翻了起來,跪在柳逸面前,錘著胸口,吃力地說道。

    還不等柳逸說話,只見笑面虎也噗通一聲跪在了奶奶跟前,兩人一橫一豎的跪著,讓柳逸覺得好笑。

    奶奶抱著柳逸的腿,笑面虎則抱著奶奶的小腿,迫切地道“使得啊,使得啊!”

    這一幕讓奶奶很是意外,她回過頭來,詫異地看著笑面虎,道“大財主啊,你就饒了我爺兒倆吧。我們是窮,可是我們沒有招惹你啊。欠你的租金,我們……我們遲早會還上的呀!”

    笑面虎“誒”了一聲,臉上堆滿了笑,使得本就自然帶笑的臉看起來有些扭曲。笑面虎說道“都是一家人了,說錢多見外!”

    “使不得啊!”

    “使得啊!”

    ……

    似乎兩人除了推脫與哀求,沒有別的話可說,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地拉扯著。

    而此時,貧民窟里早已傳開,有好事者說笑面虎上土坯子家討債,已經打得不可開交。

    頓時,一大群閑得無事的人紛紛向著土坯子家涌去。

    然而,眼前的情形讓他們有些意外。

    奶奶與笑面虎雖在拉扯,但并不像是發生了什么沖突的樣子,看起來……更像是笑面虎在求奶奶辦事。

    “笑面虎怎么會求這個老太太?”眾人都很疑惑。

    而一旁,則站著手足無措以及受寵若驚的土坯子,另一個器宇軒昂的白皮膚少年則面帶微笑的站在一旁,似乎很享受眼前的一幕。

    待慢慢看下去,眾人才知道發生了什么。

    “敢情這不是財主上門討債,這是……這是大財主在為自己的女兒向一個窮小子逼婚啊!”

    笑面虎的女兒喚作蘿丫,雖算不上傾國傾城,但也長相乖巧甜美……怎么說呢,配土坯子那是綽綽有余……至少在眾人印象中的的那個傻小子,窮小子……算是綽綽有余。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笑面虎此番用意,眾人心里都清楚得很。無非就是想攀上柳逸這根高枝。

    看著不知所措的土坯子,柳逸問道“怎么?怕hold不住財主家的千金?”

    土坯子搓著手,不自在地道“不……不是……只是……只是……”

    圍觀眾人也紛紛打趣道“你就答應了吧!就你這傻小子,能娶上媳婦就不錯了,現在財主親自上門提親,你小子還想什么呢?”

    本來就只是打趣的話,卻激怒了土坯子。他怒地一掌劈在那張老舊的小方桌上。

    常年的體力勞動練就了他比常人都要大得多的氣力,“啪!”一聲,小方桌裂成了兩半。

    眾人杵在了原地,他們沒有想到平時老實巴交的土坯子竟有如此大的火氣。

    土坯子怒視著眾人,喝道“我土坯子不用你等前來唆使。如今我有錢了,你們都來了,以前我爺孫倆孤苦伶仃,除了柯林大媽,你等誰來問候過我們?現在你等來此,有何居心?”

    眾人一聽,更是低下了頭,不知如何作答。

    柳逸一看這陣勢有點不對,忙是拉過土坯子,低聲道“不要發火。你可以對干壞事的人發火,但你阻止不了別人看熱鬧。”

    土坯子吸了吸鼻涕,道“可是一想到平日里他們對我做的事,我就……”

    柳逸笑笑,道“你這是暴發戶心態。”

    土坯子???

    “但你這暴發戶還不夠暴,等下看我的。你只管答應這門婚事,你大可放心,跟著我干,保你完美逆襲。能掙錢,完全不用擔心你媳婦騎在你的頭上。”

    柳逸說完,便笑盈盈地轉過身,從袖兜里掏出五個布卡幣,向著眾人道“誰要是最先到達貧民窟的那一頭,這些錢就是誰的。”

    此言一出,眾人一哄而散,爭先恐后地向著遠去狂奔而去。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