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初唐小駙馬 > 第七章 父子二見面(作者:玻璃杯泡枸杞)
初唐小駙馬

《初唐小駙馬》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七章 父子二見面

    孫處瑞帶著人直接來左武衛大營,渭水一戰之后,軍營之中已經開始流傳他的傳說,尤其是小黑和那對嚇人的大錘,實在是太有標致性了。

    “報告你們將軍,巾幗軍來人索要糧晌!”闖營這種事情就算孫處瑞不懂也不傻,他是不會干的。

    很快里面就傳出一個讓孫處瑞愕然的聲音:“哪個王八蛋敢來我這里搶糧晌,不想活了,我老程劈了他,我到是想要……”然后就沒聲了。

    孫處瑞從馬上下來之后笑呵呵說道:“這程大將軍好威風啊,聽說要活劈了我?要不練練?”

    程咬金恨不得把傳令的活劈了,這家伙是自己能干動的嗎?尤其是看著那馬上搭的一對大錘之后眼皮直跳。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賢侄??!什么風把你吹到我左武衛了,唉呀呀,這太子找我有事兒,你要有什么事兒就和別人說吧!副將副將,人死哪去了!”

    “別??!”孫處瑞對于這個不要臉的家伙還真是有些無語,說起來這貨還真和后世演義中說的差不多,厚臉皮,不要臉,胡攪蠻纏,不吃虧的主!

    “既然程大將軍有事,那就更好辦了,其實也沒有什么,聽說你們把發給我們巾幗軍的鹽給扣了,我說大將軍你這就沒意思了!你叫我一聲賢侄,我得認啊,你好意思搶我這小輩的東西嗎?”

    “哈哈哈,哪能說搶呢,是借!而且這是太子說的,我可沒有搶你們的,我們是太子直接給的,小子,你既然認了這一聲賢侄,那么你小子就這么和長輩說話???”

    “那要怎么說呢?我沒爹沒媽的,也沒人教啊,我爹那個王八蛋長的像頭豚,笨的像陀屎,還真沒有人教,要不你教教我?”

    “臭小子,別人怕你,我老程可不怕你,我告訴你能耐你在這把我撕了?要鹽沒有,要用一條!你去找太子殿下要去!”

    孫處瑞也有些無語,一個大將軍像個地痞無賴般的還真是第一回見,這要是沒人自己還真想揍自己親爹兩下,問題是現在這么多人看著,無法下手啊。

    “別和我整那些沒用的,程大將軍,就那么一點鹽你也不至于吧!”在后世人的印象中鹽好像太平常了,隨便花個兩塊錢到超市就能習一袋,夠三口之家一月都吃不了,也不是什么貴重的東西。

    但是孫處瑞忘了,這是在唐朝,唐朝的鹽可是很金貴的,在特資中也排上第二,僅次于鐵器!是國家掌握的重要物資。

    “你小子口氣??!還一點點鹽,既然你小子這么說了,我就不給你了,反正你小子也看不上!老程我不陪了!”說完騎馬走了!

    孫處瑞站在左武衛大門外牙直疼,這貨還真是……媽的!回過頭問自己帶來的兵:“差咱們多少鹽?”

    “公子,差一袋鹽!”身后的一個兵回道。

    “多少?”孫處瑞覺得自己好像聽錯了:“多少斤?”在孫處瑞的想法中,這袋最少也得一車吧,幾百斤。

    “五十斤!”聽到回答。孫處瑞都覺得自己真他奶奶的丟人。為了五十斤鹽,跑左武衛大營鬧了一通,這也太小家子氣了,這要說出去,都會讓人笑話死。

    “呵呵呵,回府!”騎上馬孫處瑞直接回去找李秀寧,他覺得這李秀寧就是拿自己開涮呢,為了五十斤鹽,那個程咬金也是,五十斤鹽就給了又如何,沒勁!

    此時的程咬金是真的有事兒,剛才李世民傳旨要叫他,說好聽是太子,不好聽過了年就是皇上。此時雖說事情算太平了,可是太平過后還隱藏著很多禍亂。

    如果孫處瑞再晚去一會,等程咬金回來,別說是一袋鹽,就是要了程咬金的命他都不會說個不字!

    “太子殿下所說可為真?”程咬金兩眼通紅的問道。

    “秀寧是這樣說的,想過應該不會錯,不過聽秀寧說他對你的怨氣很大,在一年前他本來是想見你的,不過看到你另娶崔氏……”

    程咬金此時再無半點潑皮無賴的樣子,頹然的坐在地上:“殿下,我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哪知道會這樣啊。早知道就讓尉遲老黑……是我對不起他們娘倆,我現在要去見他,怪不得說救我一命就當還我一命!糊涂??!”

    “知節啊,要我說,此事還不應該過早認,孫處瑞現在應該不會認你,年輕人火氣很大,這時你要是去,只會把事情弄的更僵,首先你要確定是不是真是你的兒子,第二要給他一點時間,溫水煮青蛙一點點來。

    要是現在你把他嚇跑了,你到哪里去找他。這孩子武力值你也看到了,沒有千人估計是留他不住,你還真能動用千人殺你兒子?”

    “這件事情我要回去好好想想,多謝殿下告訴我實情,不然我還蒙在鼓里,那么知節告退了!”

    看著離開的程咬金,李世民也是嘆了一口氣,這件事情多少他們李家也有一定的責任,不過那個小子如果不能為自己所用,那么……

    做為一個帝王,雖說還沒有登基,殺伐果斷還是必須的,要知道李世民是一信馬上皇帝,他手中鮮血沒有一萬也有幾千!

    “回來了,看樣子沒有要回來啊,你不是說什么事情都有你嗎?”虎妞看著空手回來的孫處瑞調笑。

    “虎妞姐,你說你們也好意思坑我,就那么幾十斤鹽你讓我上門討要,好意思嗎?真無聊。告訴寧姐這樣的事兒別找我,我怎么說也是干大事兒的,就這么點事兒?”

    “臭小子你給我站住,給老娘說清楚,什么叫這點鹽,老娘告訴你,這五十斤可是咱們巾幗軍一月的用量,你居然說這么點事兒,給你能的!真狂??!”。

    看著發怒的虎妞,從那認真的表情他可以肯定貌似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這個時候李秀寧出來了,聽到虎妞的匯報,也是盯盯看著孫處瑞!

    “那個啥,咱們真缺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