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天命相師 > 2342 嫌隙之始(作者:鯤鵬聽濤)
天命相師

《天命相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2342 嫌隙之始

    殺又不能殺,放又不能放,交也不好交,怎么處理唐丁?這是王青璇的困擾。

    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走,騙又不忍心,怎么才能在王青璇和自己之間,找到那個平衡兩者關系的紐帶,這是唐丁的困擾。

    唐丁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有了主意。

    唐丁的主意是,拖。

    拖,可算是東方官場上最古老的智慧。有很多事都在拖中,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唐丁的拖,也是如此,唐丁出主意讓王青璇跟城主不說已經抓到了唐丁,也不說抓不到,只說這次失手了,暫時沒抓到。

    這樣說,既可以突出唐丁的“難搞”,又能抬高王青璇的身價。畢竟唐丁確實難搞,要不然楊鳳楠也不至于損失兩名愛將。

    人抓到了,自然不可能不送過去,但是如果暫時沒抓到人,那自然不用馬上就去交差,這樣就可以不得罪城主楊鳳楠。

    既不得罪楊鳳楠,又能夠給自己和唐丁贏得寶貴時間。

    對于唐丁來說,他不光贏得了時間,還有王青璇的支持。

    這主意是雙贏,可能唯一沒有贏的,就是楊鳳楠了。

    此刻,楊鳳楠正召見手下的重臣,商議亂黨的事。

    召集到的重臣有,城衛軍總統領楊鳳宓,軍情部的總長楊瑾,副總長白冰冰。

    這三人都是楊鳳楠的心腹愛將。因為今天商議的事,屬于不便于公開的事,所以參與的范圍并不廣。

    首先被楊鳳楠噴的人是楊鳳宓,“楊鳳宓,我讓你掌管城衛軍,是為了讓你為我分憂的,而不是讓你吃閑飯。你看看你掌管城衛軍這么長時間,城內讓你抓的雞飛狗跳,可是人沒有抓到一個,哦,不對,你是抓到了一些人,還有匪首唐丁,可是卻讓你全部給放跑了。我看著你再這樣下去,恐怕人抓不到,你還得把我綁了送給唐丁。”

    楊鳳楠的話,讓楊鳳宓羞愧難當。

    噴完楊鳳宓,楊鳳楠又開始噴楊瑾。楊瑾是她的軍情總長,類似于國一防一部和中一央情-報-局的綜合體,既管軍,又管情報,畢竟蓬城沒有那么大,雖然人口不少,但是整個國家機構的設置,并沒有外面國家那么詳盡。

    說白了,這里國家的管理有些松散,外面的國家管理主要靠法制,但是這里的管理還是要靠武力,誰的武力強,誰就是老大,這里更像是外面之前的封建制國家政體。

    “楊瑾啊楊瑾,我讓你掌管軍情部,可是你是怎么給我管的?三清派這么一個大幫派叛亂,你事先有得到一點情報嗎?你還口口聲聲說你在民間有管控幫派的機構,可以確保幫派的長治久安,可是你的長治久安都做在哪呢?三清派幫眾達二十多萬,她們的叛亂,影響有多大,你給我算過沒有?這二十多萬的幫眾,加上她們的親戚朋友,影響力可以達到上百萬,如果這些人都跟著三清派干,那么我的蓬城,馬上就要分裂成兩個國家了,你想過沒有?”

    對于楊鳳楠的批評,楊瑾一句話也不敢接。

    楊瑾也是楊家宗親,算是楊鳳楠這一脈的遠親,所以楊鳳楠提拔的時候,就讓楊瑾掌管軍情部,任人唯親,這并不算是封建社會獨有的現象。

    不過楊瑾出任軍情總長后,雖然正兒八經的處理過一段時間的軍務,但是后來就陷入了對財富和男人的追求之中,疏忽了軍務。

    楊瑾就把軍情部的事,都交給了自己的得力手下,白冰冰。

    白冰冰是非常有才干的。軍情部在她的領導下,一直有條不紊的運轉。

    只是城主把三清派造反這件事歸結于軍情部的錯誤,那么白冰冰感覺冤枉。

    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城主楊鳳楠的錯誤,是她逼的唐丁不得不反。不過白冰冰也挺佩服唐丁的,他竟然能從密不透風的天牢中逃出來,簡直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唐丁在白冰冰的眼中,是膽大包天的典型。盡管唐丁實力并不強,可是他連連創造奇跡,從坐上三清派大龍頭開始,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參加城主晚宴,救駕,又不顧一切為東城楊家求情,在東城楊家被楊四紅的城衛軍為難的時候,他竟然膽大包天的殺了楊四紅。

    這才會被城主怪罪。當然了,城主估計也早就看唐丁不順眼,因為之前為東城楊家求精的事,再加上殺自己手下大將的事,反正城主是將唐丁投入了天牢。

    唐丁最后脫困而出,這就犯了城主的忌諱,白冰冰相信,城主聽聞唐丁脫困而出的事,她應該是準備殺了唐丁的。

    或許唐丁也感覺到城主的殺意,提前就造了反。

    如果不是白冰冰跟唐丁是站在對立面,說實話,白冰冰是真的想交唐丁這個朋友的。

    當然了,這話,白冰冰是不敢說的,畢竟楊鳳楠是城主,她還指望著楊鳳楠吃飯。

    噴完兩人,楊鳳楠也感覺意興索然,“你們別光站著,自己也說說怎么才能解決三清派這個心腹大患。”

    楊鳳宓是完全憑借跟楊鳳楠的宗親關系,才在不得已的時候,進入楊鳳楠的視線,楊鳳宓本身能力有限,此刻當然說不出什么來。

    楊瑾雖然能力是有,但是這些年追求的東西不在這上面,所以很多事都生疏了,值此楊鳳楠正怒氣沖沖之時,也不敢隨意開口。

    只有白冰冰這些年一直兢兢業業,不光是業務還是本身的能力,都從未放松過,所以兩位上司無法回答的時候,最后楊鳳楠看向了白冰冰。

    “白將軍,你說說你的看法?”

    “我覺得三清派的事絕對不能掉以輕心,正如城主的顧慮一樣,三清派在民間有巨大的影響力,再加上有唐丁的領導,如果此刻不重視,或許真的會成為心腹大患。”

    楊鳳楠聽完不置可否,但是楊鳳宓卻聽的有些不以為然,“白將軍,你的說法太夸張了吧?我承認唐丁這個人能力確實是有一些,但是他一個只會被困守三清大廈的喪家之犬,會成為什么心腹大患?我們就算暫時攻不下三清大廈的防御陣法,可是我們可以把他們困死啊,我就不信三清大廈能夠準備好幾個月的食物?沒有了飯吃,他們還能干什么?”

    楊鳳楠看城主不說話,就認為她也是同意自己的看法,“白將軍你也太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吧?”

    如果是往日里,對于楊鳳宓,白冰冰肯定不會公開頂撞,因為楊鳳宓是楊氏宗親,家族勢力盤根錯節,但是此刻白冰冰意識到這是一個自己上位的絕佳機會。楊鳳宓狗屁不是,而自己的上司楊瑾又業務不精,此刻自己說得好,城主定然會對自己另眼相看。因為白冰冰確實認為唐丁就是心腹大患。

    “楊將軍,你好像忘了唐丁就是從你說的密不透風的三清大廈出去的,他不光出去了,還帶走了被我們擒獲的三清派骨干。”

    “你,”楊鳳宓見白冰冰哪壺不開提哪壺,氣的說不上來話。

    “白將軍,你繼續說。”楊鳳楠此刻才表示支持白冰冰。

    “我覺得唐丁此人,能力有,實力也有,如果不及時將他消滅,會是非常危險的。”白冰冰說出這話,其實也是有根據的。

    白冰冰從城主對自己捉拿張珺婕一事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張珺婕可算是自己旗下黑一龍一會的頭領,跟自己關系不錯,能力也有,就因為她跟唐丁有關系,白冰冰感覺到張珺婕或許會是個突破口,所以,白冰冰就先下手為強的捉住了張珺婕。

    沒想到,就在白冰冰捉住張珺婕的當天,竟然收到了城主的口諭,讓她帶著張珺婕去天牢關押。

    城主對張珺婕的重視,說明她對唐丁的重視。

    而且,白冰冰收到情報似乎唐丁現在已經在外面搞出了動靜,只是白冰冰并沒有證實此事。不過如果這事是真的,那足以證明唐丁在被重重圍困的三清大廈中來去自如。

    正因為有了這些跡象,所以白冰冰才敢公然的反駁楊鳳宓。

    “白將軍,可有解決唐丁的辦法?”楊鳳宓追問道。

    “我們可以利用被捉住的張珺婕,放出風聲去,說張珺婕被捉住,讓唐丁來救。以我對唐丁的了解,他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會來。”

    “胡說,唐丁現在被困在三清大廈的老巢,他怎么來救?別說救人,恐怕他連得到消息都不可能。”

    “可是我今天在來之前剛剛收到消息,說是黑龍道場出現了陣法,但是因為我們的人進不去,出不來,所以不知道這封閉黑龍道場的陣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過根據現有的情況推測,這陣法很有可能是唐丁搞出來。”

    “黑龍道場不是你負責的嗎?你連你自己負責的地盤都搞不明白?”楊鳳宓以為自己終于抓住了白冰冰的痛腳。

    這話,白冰冰確實無言以對,只能求助的看向城主。

    白冰冰在押解張珺婕到天牢的時候,收到了城主的口諭讓她不要去管黑龍道場的事。

    雖然白冰冰必須遵命,但是她也好奇城主究竟想要做什么?所以,白冰冰就派了人密切關注黑龍道場。

    “黑龍道場的事,我自有安排。”楊鳳楠輕飄飄的一句話,就給楊鳳宓懟了回去,“楊將軍,你還是負責好你自己的事就好,三清派的彈壓工作,你一定得做好,如果你做不好,我不介意換個能做好的人來做,我看白將軍就很合適。”

    楊鳳楠此話一出,楊鳳宓徹底無語了。

    “白將軍,你有什么想法?”

    “如果在黑龍道場設置陣法的人,真是唐丁,那么這事恐怕就有些麻煩了。雖然我們已經控制了張珺婕,可是唐丁是如何從密不透風的重重圍困中脫困而出的?為什么我們沒有得到一點情報?如果唐丁設置了陣法,困住了黑龍道場,那么我建議馬上請楊將軍出面,包圍那里,活捉唐丁。”

    楊鳳楠一擺手,“用不著她,我已經有了安排。”

    楊鳳楠并沒有跟任何說起自己已經找了王青璇去降服唐丁,因為王青璇是不世出的高手,是楊鳳楠的關系,她不想讓人知道自己還有些什么底牌。

    而且最主要的是,楊鳳楠既然找來了王青璇,就必須完全的信任她,因為王青璇可不是一般人能請動的。

    而今天楊鳳楠將大家找來,一是想看看這些人有沒有盡心辦事,二來也是商討一下,如何將三清派的事善后。當然,如果王青璇沒有按照自己的意思抓來唐丁,那么還要怎么對付三清派。

    現在的楊鳳楠感覺無人可用,尤其是自己的得力干將燕飛雪和白甘露還在唐丁手中,這讓楊鳳楠感覺處處掣肘。

    甚至楊鳳楠都想如果真是擒住了唐丁,她都在思考是否讓唐丁把燕飛雪和白甘露給換回來,燕飛雪和白甘露,才是楊鳳楠最重要的左膀右臂。

    當然,這事最好也要集思廣益,看看這事究竟是否可行。

    但是一問之下,楊鳳楠發現除了白冰冰外,其余兩位竟然完全沒有體會到唐丁和三清派事件的嚴重性。

    “好了,楊瑾你不是忙著你的生意嗎?那你就先忙你的生意去吧,軍情部總長的位子就先由白冰冰擔任,還有你楊鳳宓,我再給你十天時間,如果你還不能想辦法解決三清大廈里面的叛軍,那么你城衛軍總統領的位子,也別干了,讓賢吧。”

    楊鳳楠揮手讓楊鳳宓和楊瑾退下,單獨留下了白冰冰。

    白冰冰剛升了官,卻并沒有多少高興,因為剛剛她看到了自己的老上司楊瑾和楊鳳宓走時候,看自己恨恨的眼神。

    盡管白冰冰等這一天等了很久了,終于被她抓住了機會,可是抓住機會的代價是要面對勢力龐大的楊氏宗親。

    白冰冰心里沒底。

    “好了,她們都走了,你跟我說一說,你想怎么用張珺婕擒住唐丁?如果這事你讓你來做,你有多少把握?”楊鳳宓想聽聽白冰冰的方法。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