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魔風龍帝 > 第835章 三劍(作者:心楓九月九)
魔風龍帝

《魔風龍帝》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35章 三劍

    “遠空長老請息怒。”

    那青年感受到這股殺機,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立刻跪在了地上。

    “今日你要是不能找到那小子,你就先下去陪我兒子吧!”

    張源崆陰森森的開口說道。

    那青年心中叫苦不已,早知道就不要自作聰明來攬這個活。

    知道自己要是今日還沒能找到那張塵風的話,這張源崆恐怕要拿他來開刀了…

    只不過這張塵風十天來頻繁的轉換位置,他每次都是慢其一步,撲了一個空。

    ……

    半個時辰后。

    張塵風從山洞中走出,神采飛揚。

    正當他想要解下身后長劍時,有兩道氣息卻是朝他快速襲來。

    “什么情況?”

    張塵風眉頭微皺,這兩道氣息沒有絲毫的掩飾,目標很明確,就是針對他。

    “哈哈!張塵風!你這個廢物可真是讓我好找啊!”

    一道欣喜若狂的青年聲音,在這林間響了起來。

    之后兩道身影出現在了他面前。

    “嗯?”

    張塵風眉頭微微一皺,這兩個家伙是誰?

    不過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而且那青年開口便叫他廢物,這讓他心中很是不喜。

    “遠空長老!今日終于是找到這廢物了,您想怎樣處置就怎樣處置!”

    那青年無視張塵風,對著身邊的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話語中充滿了討好。

    “很好!呵呵,不過…”

    那中年男子陰森森的點了點頭,話語突然停頓了下來。

    “不過什么?”

    青年男子愣了一愣,下意識的反問道。

    可是回應他的卻是一張枯瘦的手掌。

    咔擦一聲,這青年男子的咽喉被那張源崆瞬間捏碎了。

    男子身后圖騰散去,雙眼瞪大,致死都沒想到這張源崆會對他出手。

    “呵呵,這家伙好歹也是戰侯子嗣,我前來殺他之事又豈能讓他人知道?所以你就只能去死了!”

    張源崆陰森森的說道,生怕這青年男子沒死絕,隨后又是補了一腳。

    將這青年的心脈統統震碎。

    張塵風眉頭一皺,這中年男子的手段好狠辣!

    不過,這家伙說此次前來是要殺他?

    “好了,張塵風,接下來就輪到你了!你殺我兒子,我現在就要將你抽皮扒骨,讓你嘗盡痛苦再死!”

    張源崆雙目赤紅的盯著張塵風,惡毒的話語從他口中落下。

    “你兒子?紫袍?”

    張塵風在記憶中翻尋著,一下就想到了這家伙是為何而來。

    畢竟他最近出手斬殺之人,就唯有一個不開眼的紫袍青年而已。

    “不錯!我天兒學藝歸來,你卻…”

    張源崆正打算開口說話。

    卻是被張塵風一口打斷。

    “張源崆!你是族中長老,莫不成不知道這明嵐王朝的法典?你兒子夜闖戰侯府邸,欺辱戰侯子嗣,開口勒索,還差點毀我器道根基,這幾點按照法典來說,你兒子死一萬遍都不為過!”

    張塵風冷聲說道。

    按照法典來說,這不僅是那紫袍當誅,這張源崆一脈人都應該受到懲罰!

    “這又如何?你還以為是三年前不成?你這命賤之人,我兒子欺辱你又如何?像你這種沒爹沒娘的廢物,不應該被人欺辱嗎?我兒子欺辱你,那是你的福氣!”

    張源崆怨聲嘶吼到。

    整個森林的溫度,都是降低了不少。

    “命賤之人?”

    張塵風怒極反笑,心中殺意涌動。

    怪不得那紫袍如此蠻橫的心性,原來全是有這么一個父親!

    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

    “對!你就是命賤之人,還幻想要一個月后奪回戰侯之位?我呸!今日我就要斷你四肢,讓你像一條死狗那樣在我面前趴著!我要你爹的臉面,在你這里統統丟光!”

    張源崆陰森森的看著張塵風,身上殺意滾動,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等這一天可是足足等了十多天了!

    腳一蹬,身后浮起一道圖騰印記,印著一只獨角犀牛。

    張塵風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隨后慢慢的將三殺劍從他身后抽出。

    目光冰冷的看著那朝他沖來的張源崆。

    “給我去死!”

    張源崆雙目赤紅,只想要生生將眼前少年拍成肉末。

    掌風傳出,地上枯葉都是被刮起。

    金陽掌,這可是張源崆最強的一招,就算是跟他同級之人也鮮有人能夠接下這一招。

    更別說眼前這個廢物了。

    然而,就在此時,張塵風的手掌從袖袍中伸出,豎起三根手指。

    “三劍!”

    漠然的話語,突兀在張源崆耳邊響了起來。

    這讓后者不由得微微一愣。

    這張塵風什么意思?

    可接下來,這張塵風卻是用實際行動告訴了他這兩個字的含義!

    張塵風腳步一動不動,面對這張源崆犀利攻擊,根本就沒有任何想要逃走的意思。

    搬山六重天,還不夠資格讓他逃走!

    手握劍柄,朝這張源崆猛然一揮。

    劍上泛起一道冷芒,脫劍襲出,化為一道寒光,用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劃破天空,落葉碰上這道凌厲寒光,直接分為兩半。

    隨后與那一掌碰撞在一起。

    “怎么可能!”

    張源崆臉色巨變,只覺一陣凌冽襲來,將他掌上的靈力盡數摧毀!

    那道冷芒勢如破竹,沒有一絲停頓!

    下一個瞬間,冷芒落在他手上。

    砰的一道悶響。

    那張源崆的身形被擊飛數米,身軀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已經噴出。

    顧不上擦去嘴角鮮血,張源崆抬起頭驚愕的看著眼前少年。

    驚聲問道

    “你的實力達到了搬山四重天?”

    這張源崆實在太過自大,從頭到尾都未曾將這張塵風看成對手,只當后者為砧板上的豬肉,所以并未探查張塵風身上的氣息。

    在他看來,這張塵風不過擁有一個一等圖騰,十多天的時間這靈力境界又能有什么變化呢?

    就是這般想法,卻是讓他一步一步邁向了死亡的深淵。

    “不對!僅僅只是搬山四重天又怎么可能將我一劍擊飛!劍?你跨入器道行列了!”

    張源崆臉皮一抖,臉上涌現出極為不可思議的神情。

    這還是他所認識的那個廢物?

    這種資質,別說烈巖城了,就連那明嵐皇城中所謂的妖孽天才都沒有這種成就吧!

    年僅十五歲的,器道武者!

    他猛然想起自己之前對張塵風的不屑姿態,他居然對一個領悟器道的武者表示不屑?

    “還剩兩劍!”

    張塵風不管不顧,冷酷開口。

    手中長劍一揮,發出一道刺耳的破空聲。

    “剛剛那一劍,僅僅只是用了我六成實力,你連我六成實力都接不下,居然有膽量來殺我,誰給你的勇氣?”

    張塵風面無表情的開口道。

    腳步輕動,朝著那躺在地上的張源崆緩步踏去。

    這腳步聲落在那張源崆耳中,如同死神的喪鐘。

    “你!”

    張源崆心神劇顫,可卻一個字都說不出,就好像被人剝奪了說話的能力。

    他沒想到,這眼中的廢物,卻是在搬山四重天之時就已經能夠踏上器道一途!

    器道強者,即便是入靈層次的武者,都是能夠做到跨境界戰斗!

    他也知道了之前張塵風所說那兩個字的含義。

    三劍!

    張塵風的意思是要三劍滅了他啊!

    逃!

    “張塵風!我不是你對手,但不代表其他人不是你對手!我現在就把你的底牌告訴劉夢兒!二十日后你死定了!”

    張源崆尖叫一聲,話語極為怨毒。

    他知道僅憑自己搬山六重天的實力根本不是張塵風的對手,所以他想也沒想就決定要逃走。

    可是…

    張塵風豈會讓這張源崆逃走呢?

    “想逃?你逃跑的速度,夠我的劍快嗎?”

    張塵風嘴角露出一道冷笑。

    他的器道修為已經達到了入靈層次,又豈會讓這僅僅只有搬山七重天的張源崆逃走呢?

    身形一動,腳踩流云步。

    張塵風的速度驟然提高,朝著這張源崆襲殺而去。

    劍光閃爍,第二劍已然劃出。

    一道無可匹敵,快若驚雷的白芒,從劍身上脫落而出,狠狠的砸在了這張源崆的后背!

    沒有意外,后者砰的一聲砸在了地上,后背血肉模糊。

    “張塵風,求求你放過我,不要殺我,求求你…”

    這時候那張源崆竟然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起來。

    朝著張塵風不斷磕著頭,身上衣袍都被鮮血染紅了。

    可惜,回應這張源崆的,只是一劍。

    一劍劃過,這張源崆自食惡果,倒在地上沒了氣息。

    做完這一切,張塵風踏步離去,從始至終都沒有多余的目光放在這尸體上。

    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話

    “下輩子重生為人,記得嘴巴放干凈點,千萬不要口無遮攔,不然到時候你連后悔的資格都沒有…”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張塵風在這黑風山脈外圍不停游蕩。

    手持三殺劍,不斷襲殺著這些外圍妖獸。

    這些往日威風凌凌的妖獸,在此刻卻是遭了殃。

    搬山四五重的妖獸,在張塵風手下連一劍都沒能走過。

    而搬山六重的妖獸才堪堪能夠跟張塵風斗個幾分鐘,不過也僅僅只是幾分鐘而已。

    最后也都是難逃一死。

    要知道,現在張塵風可僅僅只是靠著入靈境的器道修為去戰斗,還沒有修煉任何的劍訣!

    要是修煉了劍訣,張塵風的實力還能暴漲不少!

    也可以看出,一個踏入器道的武者,對于同階強者來說又是有多么的恐怖了。

    不過張塵風在這黑風山脈之中也并非是一帆風順。

    好幾次張塵風都是遇到了幾只搬山七重天的妖獸,可是花費了一番功夫才逃脫。

    這還多虧了眉心中的那圣龍玉佩,增幅張塵風的神念,讓張塵風有了可以提前反應的準備。

    不過風險之下,卻是巨大的回報。

    張塵風身后那包裹也是越發鼓脹,這里面擺滿了靈藥以及各種修煉晶石。

    “呼,來到這黑風山脈僅僅十二天,就有那么大的收獲了,不過憑著現在的我要戰勝劉夢兒還是有點勉強,這外圍對我而言已經沒什么挑戰了,那么接下來就朝著深處出發吧!”

    想到這里,張塵風堅定的朝著黑風山脈深處出發了。

    剛進入深處不久。

    張塵風就被一只處于搬山七重天的赤焰虎給盯上了。

    這只赤焰虎剛剛覓食完,嘴角還流著鮮血,看上去極為猙獰。

    這家伙的靈智也不低,倒是有五六歲孩童的智力了,當它看到這張塵風時,沒有多想就朝著后者撲來。

    在他看來,這種實力弱小的人類,豈會躲得開它這一撲?

    可惜他面對的是張塵風,到底是要讓它失望了。

    張塵風神情嚴肅,腳踩流云步,堪堪躲開了這赤焰虎的攻擊。

    他也不敢硬接這赤焰虎的猛撲。

    畢竟這種妖獸可是有足足七山之力。

    而他的武道境界雖然提升到搬山四重天,可是手上也不過六山之力而已。

    這要是硬拼的話,落敗是遲早的!

    轟!

    這赤焰虎雙掌落地,那地上人頭般大小的石頭直接被拍成粉末。

    連帶著地上都是震了幾震。

    張塵風身形朝后暴退,與這赤焰虎拉開一定距離。

    “要先限制這家伙的行動才行!”

    張塵風眉頭緊皺,這十數天與妖獸爭斗的經驗發揮出了作用。

    這赤焰虎雖然力量強大,但是動作不算靈敏,只要限制了這家伙的動作,取勝也并非沒有可能!

    打定主意,張塵風從身后抽出了三殺劍,冷冷的看著身前的赤焰虎。

    “大家伙,來吧!”

    這赤焰虎能夠聽懂人話,聽到這張塵風如此挑釁的話語,腰間一擺,又是再度撲了過來。

    張塵風腳下踩著流云步,身形變得詭異起來,在不斷的躲避著這赤焰虎的攻擊。

    “吼!”

    赤焰虎后肢一動,尾巴好像一條鋼筋一樣朝張塵風掃了過來。。

    “來得好!”

    張塵風不驚反喜,猛的壓低身形,手中長劍已然劃出。

    三殺劍上綻放出一道乳白色的寒芒,直接割破了這大家伙的后肢。

    嗷!

    這赤焰虎慘叫一聲,后肢動脈被割斷,滾燙的鮮血從中噴出。

    它沒想到,這弱小的人類居然能夠把它給傷了!

    這讓它憤怒不已。

    尾巴再度直直的朝著張塵風抽打而去,可惜這家伙的后肢被傷,這速度要比之前要慢上不少了。

    張塵風不懼,龍虎爪使出,直接扣住了這家伙的鐵尾。

    六山之力使出,直接將整個虎軀都給搬動了。

    這狂野的一幕,讓人看得熱血沸騰。

    力拔山兮氣蓋世!

    “啊!啊!”

    張塵風身上肌肉鼓起,直接拽住這家伙來了個背摔。

    轟!

    赤焰虎腦袋先落地,咔擦一聲脖子斷掉了,生機逐漸從這家伙身上慢慢流失。

    張塵風顧不上其他,先走了上去補了一劍。

    胸膛劇烈的上下起伏,就剛剛那幾下,卻是將他身上力氣給用得七七八八了。

    休息一下后,張塵風走上前,在這赤焰虎體內取出了一枚淡紅色的妖核。

    妖核入手,帶給張塵風少許暖意。

    “收獲還不錯。”

    張塵風微微一笑,又將這虎爪給割了下來,畢竟張塵風身上的干糧已經吃完了。

    在搬山境,武者還是需要補充一些肉食。

    到了武道后期,直接靠著吸收天地靈氣就能夠生存了。

    只不過當張塵風將虎爪放入那身后包袱時,這包袱口卻因為虎爪太重而被拉出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五顏六色的妖核。

    就在這時候。

    張塵風耳邊卻是傳來了不小的動靜。

    “什么情況?”

    張塵風起了興趣,收斂氣息,朝著那個方向趕了過去。

    不一會張塵風眼前就出現了四個人。

    其中三人都是侍衛打扮,而剩下一人則一身錦袍,活脫脫一個富家公子。

    “嗯?方云這家伙怎么出現在這里?”

    張塵風在暗中觀察,不由得眉頭一皺。

    這方云是烈巖城中有名的望族繼承人。

    比張塵風的年紀要大上不少,性格很是囂張自大。

    這家伙是劉夢兒的狂熱追求者,而劉夢兒當初為了從張塵風口中套出最后三門武技可是沒少跟張塵風接觸。

    所以在張塵風成為‘廢物’這兩年,這方云可也沒少來找他麻煩。

    “你們三個廢物怎么做事的?居然還沒找到!真是三個飯桶!”

    方云那不耐煩的聲音響了起來。

    “少,少爺,這地圖顯示的地方就在這里,可是我們在這附近搜尋了幾遍,都是沒有一點收獲,所以…少爺你高價買來的藏寶圖,很有可能是假的…”

    其中一個中年侍衛,猶豫一番,很是無奈的說道。

    他家公子前幾日花了大價錢買來這藏寶圖。

    要尋來那寶物給那劉夢兒,為后者增添實力。

    可當他們來到這里時,就只有一個破敗不堪的山洞而已。

    任憑他們怎么搜尋都是一點寶物的跡象都沒有。

    “混賬!本公子怎么可能會被欺騙?你們三個廢物找不到就算了,居然還找借口?我已經跟夢兒說了,這次要拿寶物回去!你們三人今日要是找不到寶物,看我怎么收拾你們!”

    那方云陰聲說道。

    這使得手下的三個侍衛都是渾身一顫,不敢說話,再次搜尋起來。

    張塵風藏匿身形,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微微皺眉。

    這家伙是過來找寶物給那劉夢兒增長實力的?

    只不過正當張塵風這么想的時候,其中一個搜尋的侍衛腳步突然一頓,目光凌厲無比朝著張塵風這個方向看了過來。

    大聲喝道“誰在那里窺探!給我出來!”

    “嗯?”

    張塵風微微皺眉,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那么直接就被發現了。

    要知道他從一開始可就很小心的在隱匿自己的行蹤。

    按理說這僅僅只有搬山五重天的侍衛不能發現他才是。

    不過既然被發現了,那倒不如干脆一點。

    想到這里,張塵風從草叢中走了出來。

    臉色平靜的問道“你是怎么發現我的?”

    那侍衛見到張塵風臉色那么平靜,心中不免有些驚愕。

    這少年的表現太過平淡了,沒有絲毫的慌張。

    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哼!我凝聚的圖騰是鐵血狼,對于血腥味最為敏感,你待得太久,導致那血腥味太過濃厚了。”

    中年侍衛身后浮現一個餓狼圖騰,一雙狼目無比赤紅。

    正是這圖騰的緣故,才使得張塵風被發現。

    張塵風恍然大悟,原來并非是他蹤跡敗露,而是行囊中那虎爪暴露了他的行蹤。

    “張塵風?你這廢物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方云走了過來,當他看到來人后,語氣無比的驚訝。

    張塵風不由得微微皺眉,這方云開口就稱他廢物,這讓他有點不喜。

    “方云,我出現在這里又關你何事?”

    張塵風淡淡的回應到。

    說完便打算轉身離開,不想要跟這種人浪費時間。

    有這種時間,他倒不如再找些妖獸磨練自身來得好。

    “你!”

    方云語氣頓時一滯,他沒想到這張塵風居然那么直接的頂撞他。

    就在這時,一道亮光映入他的眼簾。

    “一袋妖核!”

    “給我攔住他!”

    方云眼睛頓時一亮,厲聲吩咐到。

    那三個中年侍衛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身上殺氣涌動,直接呈三角之勢,將張塵風圍在中間。

    臉色不善的盯著張塵風,只等方云再次下令他們就會一沖而上,將張塵風撕碎。

    張塵風感受到這三個家伙的殺氣,眉頭不由得微微一皺。

    他還沒去招惹這些家伙就算不錯了,這三個搬山五重天的家伙居然還敢用殺氣威脅他?

    “哈哈!張塵風!見到本少爺你還想那么輕易離開?太天真了。”

    方云仰起頭,冷冷的看著張塵風。

    “你想干什么?”

    張塵風臉色依舊平靜,好像沒有感受到半點殺氣一般。

    這讓開始發現張塵風蹤跡的那個侍衛不由得皺眉,心中奇怪,這張塵風的反應太過平靜了,這是為什么?

    不等他細想下去,那方云已經開口了。

    “我想干什么?”

    方云忍不住舔舔嘴唇,目光中透出一股貪婪。

    這么多的妖核,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眼珠子一轉,心中已經有了計策。

    他指著張塵風身后所背負的包袱。

    理直氣壯的說道“我府上最近被偷了一個包袱,我帶領手下追蹤到此便沒了線索,而這個包袱的樣式跟你身后所背的是一模一樣!”

    “所以我懷疑你背上的這個包袱便是贓物!而你,就是那個偷盜之人!”

    “張塵風!想不到你身為戰侯子嗣,居然做出如此偷雞摸狗之事!現在還不速速將贓物交回來?”

    一番話,說的滴水不穿。

    一番話,說的義正言辭。

    說得張塵風火冒三丈!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