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武俠修真 > 客棧武林 > 第36章 故地重游(作者:鞠圖)
客棧武林

《客棧武林》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36章 故地重游

    再次踏上白華山的土地,白十二的心情與第一次前來時,可謂是截然不同。

    畢竟上一次前來,他身邊還陪伴著朱瑾萱這么個身份尊貴的妙齡少女,而這一次,他卻是孤單一人。

    再加上因為臨近中秋節,前來白華山的賓客大都是闔家到來,哪怕是在這出家之地,也依舊是一片團圓景象,孤身一人的白十二,看起來與周圍格格不入,心情也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

    “馬上便是中秋佳節了,也不知她如今到了什么地界了,不過,想來要想趕在中秋之前趕回京城是不可能了?!?br />
    躺在唯一能給他帶來些許慰藉,不久之前朱瑾萱才躺過的那張床榻上,白十二心中竟有些后悔,自己之前為何沒有選擇與朱瑾萱一起返京,而是單獨一人留下來繼續調查。

    。。。

    躺了許久,白十二終于還是從那種氛圍之中恢復了過來。

    少年離家,他內心之中其實早已習慣這種孤獨。

    只是朱瑾萱的出現,以及一直粘著他的表現,讓他似乎又變得有些難以習慣起來。

    所以,為了讓自己重新習慣孤獨,他開始強迫自己將朱瑾萱的面孔拋出腦海,將注意力放到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上來。

    而這也是他離開寧波府,跑到這距離寧波府不遠的海島上來故地重游的主要原因。

    此時在寧波府之中肯定十分的熱鬧,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需要先將自己從那團亂局之中扯出來。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許多時候,離得稍微遠一點,才能看清楚全貌,也才能看到平日里因為局限于眼界、視角而發現不了的東西。

    張福的死,雖然有些可惜,但對他來說,其實比活著還要有價值的多。

    盡管因為張福這個唯一的人證死了,所以想要拘捕張彬就變得不太現實了。

    但這是那群錦衣衛需要去頭疼的問題,他之前實在是有些太過入戲了,將那枚錦衣衛小旗令牌所代表的身份,當成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所以,在想問題的時候,竟也會情不自禁的從那個身份的角度去思考。

    現在拋掉了那個身份,又暫時遠離了寧波府這塊是非之地后,他終于能夠以自己的身份去看待并思索著這件事了。

    。。。

    首先,張福的死,證明了一直以來,在倭人之外,的確還存在著另一個行事更加隱秘,手腕也更加高明的組織存在。

    那個倭人的組織高天原與這個秘密的組織之間存在著一定的交集,但他們互相之間是否知道對方的全貌卻還是個未知數,他的消息實在是太少了。

    另一方面,這一次對方竟然因為張福而悍然行動,足以證明,張彬和這個秘密的組織肯定是有關的,或許還有著密切的關系,滅口張福的行動有可能就是在張彬的授意下進行的。

    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個秘密組織并沒有得到張彬的授意,甚至在張彬都還不知道張福被抓的情況下,因為擔心牽連到張彬,所以便立刻行動,除掉張福這個威脅。

    若事實真是如此,那這個秘密組織的層次就要再向上調幾個等級了。

    因為能夠毫不猶豫的代替堂堂二品尚書做出決定,足以證明這個秘密組織的幕后之人對張彬身份并不太多的估計。

    但不論是哪種情況,張彬都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想到這里,白十二坐了起來,走到桌案之前,伸出食指沾了沾水,在桌子上寫下“張彬”兩個字。

    如果接下來無法查探到高天原總堂的消息,或許可以嘗試一下從這位應天兵部尚書的身上尋找一個突破口。

    白十二怔怔的看著桌案上的名字,腦中想到。

    或許,還可以讓錦衣衛充當誘餌。

    不過,這件事不用太過著急,左右錦衣衛已經知道了張福所吐露出的那些秘密,接下來哪怕不用我開口,這些渴望著戴罪立功的家伙也肯定會無比用心的去調查、搜集證據的。

    就讓他們先慢慢的將那個秘密組織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吧。

    白十二腦中想著,伸手抹掉了桌上的“張彬”二字,再次伸出食指沾水在桌面寫下了“高天原”三個字。

    盡管出了這么多的變故,他也沒有忘記他來到這里的目的。

    那兩塊代表著高天原總堂特使與第三隊總隊長的令牌,此時還老老實實的躺在他的懷中呢,這么久以來,他可是每時每刻都渴望著能夠使這兩塊令牌出現在人前的。

    可惜,張福手下之前死在他手中的那三個倭人,他一開始并未發現對方的身份,待到發現后,他們三人則已經變成了三具尸體。

    否則,他倒是可以先在那三個人身上試試看這兩塊令牌到底能不能讓他成功的魚目混珠混過去,從而達到他想要的效果,直接讓那三人幫他帶路。

    想到那三個替張福辦事的倭人,白十二又不禁想起從張福嘴中逼問出的情報來。

    依他所說,那三個倭人是經人引薦給張彬,張彬又將之派給他,執行一些危險且見不得光的事情。

    至于三人的來歷,張福卻是不甚清楚的。

    思及于此,白十二不禁好奇起張??谥袑①寥艘]給張彬的中間人的身份。

    會是那個殺了張福的秘密組織嗎?

    如果是的話,那那個秘密組織是否已經知道了倭人有高天原這么一個規模如此龐大的組織,對此又是一種什么心理。

    亦或是,他們已經對高天原進行了滲透和置換?

    白十二想到了給自己取了個倭人名字,成為高天總堂特使的蘇良志。

    蘇良志這樣以漢人身份假扮倭人,成為高天原特使的情況,究竟只是個例,還是十分普遍的情況?

    如果是十分普遍的情況,那高天原總堂是否已經被占據了,這一次召集了幾位孤懸在外的總隊長前去參加的所謂總堂大會,會不會就是一個變相的奪權大會?

    白十二想到蘇良志在第三隊總隊藤原三郎死后順利成為了第三隊代理總隊長的事情,腦中又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個腦洞十足的念頭。

    “若事情真是如此,那可就有趣了?!?br />
    白十二喃喃自語著,臉上忍不住露出戲謔的笑容。

    顯然,他的腦中已經想到了到那時會發生的情況,更已經開始在琢磨,他自己應該在其中扮演個什么樣的角色,才能讓本就十分熱鬧的情況,變得愈發熱鬧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