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大唐第一敗家子 > 第五百九十九章:星星點燈(作者:煙雨織輕愁)
大唐第一敗家子

《大唐第一敗家子》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五百九十九章:星星點燈

    一度,段公明都懷疑對方是在使詐。

    但是想到大唐蜀王對自己的承諾,段公明還是選擇相信,這必定是大唐蜀王已經占領了對方的都城。

    這一次機會,實在是太好了。

    絕對不允許他們猶豫,必須盡可能快的搶灘登陸,然后配合唐軍,打他們一個落花流水。

    接下來,段公明迅速下達命令。

    令他們所有人,分成三路,開始搶灘登陸。

    在上游、中游和下游,三路齊頭并進。

    現在只剩下蒙舍詔的一萬兵馬,他們根本沒辦法防守十余里的河灘。

    那邊是他們防守不到的區域,他們就會從那邊迅速登陸。

    只要有一路成功,他們就可以站穩腳跟。

    實際情況,也和段公明想象的一模一樣。

    蒙舍詔士兵,顧此失彼。

    很容易就被段公明的下路大軍找到機會。

    他們迅速在下游開始登陸。

    先過河的士兵,迅速集結,擺出防守造型,為后面過河的士兵保駕護航。

    而一旦他們過河的人超過三千,他們就會成為先鋒,向蒙舍詔大軍方向殺去。

    而到了此時,蒙舍詔大軍不敢久留,匆忙撤退。

    對方可是有三萬大軍,他們只有一萬。

    留下來,他們必定死傷慘重,甚至會全軍覆沒。

    而他們,其實只不過是邆賧詔的援兵而已。

    雖然他們兩個國家,是唇齒相依,唇亡齒寒的關系。

    但是這畢竟不是在守護他們自己的國家,他們絕對不會再這里和敵人決一死戰的。

    反正他們已經拖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了。

    而段公明的大軍,想要過河,至少也需要一個時辰的時間。

    他們拖的時間,已經夠久了。

    等蒙舍詔一萬大軍撤退之后,段公明帶領三路大軍,迅速靠近河岸。

    先過河的士兵,迅速集結,然后幫助后來的士兵。

    只不過,三萬人,過河的速度,想快也快不起來啊。

    首先,哪些船只,必須要騰出地方來,總不能說人過河了,就不要船了。

    然后,還有密集和擁擠的問題。

    反正等他們所有人都集結完畢,先后一個半時辰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

    吠陀,帶領兩萬大軍,迅速來到北門之外,開始了他猛烈的攻擊。

    現在時間非常緊迫,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最多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所以,什么偵測,什么排兵布陣,已經完全沒有時間了。

    他現在就在賭,城內并沒有太多唐軍,他可以在一個時辰內能夠將城奪下來。

    盡管吠陀自己都不太相信這一點。

    但是沒辦法,都城對他來說,意味深遠。

    失去都城,他的國家,基本上就等于滅亡。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他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接下來,吠陀就開始對北門,展開迅猛的攻擊。

    他的士兵,根本沒有攻城器械。

    他們打得是防守戰,肯定不會準備攻城器械。

    盡管城墻并不算高,但是他們只能臨時尋找一些樹木或者石頭來墊在下面進行攀爬。

    就連吠陀自己都覺得,實在是不太可能攻的下來。

    但是接下來令吠陀驚愕的是,事實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城墻上的反擊,居然并不激烈!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難道城中,根本就沒有多少唐軍?

    如若不然的話,城墻上的廝殺,怎么會那么軟弱呢?

    讓本王想想看!

    有條河,唐軍要偷偷過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最多三千唐軍過河足了!

    這三千唐軍,要解決城內的一千守軍,會有損傷。

    今天早上解決一千士兵,還會有所損傷。

    也就是說,現在城內,頂多有一千多唐軍!

    他完全有可能在一個時辰的時間內,將城給奪下。

    想到這里,吠陀不由大喜過望。

    “上!都給老子上!迅速把城攻下!”

    而吠陀的士兵,似乎也看到了希望,不由加快了攻城的節奏。

    事實上,他們好多人的家人,就在城中。

    他們自己也很想把城攻下來。

    城墻上的防守,并不強烈和堅決。

    面對他們的進攻,似乎并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

    等著他們被動進攻。

    于是,這些士兵,攻起城來,就更加起勁了。

    而此時,城內的一半唐軍,還在睡覺休息呢。

    另外一半唐軍,分成五班。

    一班一千人,上城墻上進行防守。

    防守一刻鐘,然后換另外一班。

    剩下的人,都在休息。

    外面可是有三萬人攻城,而他們只有一千人防守。

    防守力度還是能跟的上,那才見鬼了。

    而李愔的用意非常明顯,就是要讓他們看到希望。

    然后在這里拖住他們。

    只要等到段公明的大軍過河,到時候他們想跑也沒那么容易,至少要留下點什么才能跑的掉。

    而很明顯的,吠陀果然上當了。

    額,碰到這么陰險的人,想不上當都難啊!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吠陀的隊伍攻城,取得了極為明顯的進展。

    在付出近千人傷亡的代價下,他們終于有士兵成功地攀爬到了城墻上。

    士兵能不能登上城墻,這是城池能不能攻打下來的一個重要標志。

    只要有個第一個人登上城墻,就會有第二個人,第三個,第一百個……

    這已經到了白刃戰的時候了。

    城內防守的唐軍,似乎也急眼了。

    他們的防守也變得頑強起來。

    吠陀的士兵,雖然不斷有人登上城墻,但是很快就會被殺掉,很難取得效果。

    眼看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吠陀心里大急。

    “率先登上城墻,站穩位置的,賞錢十萬!”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隨著吠陀的重賞,他手下的士兵,頓時小宇宙爆發。

    蹭蹭蹭,一時間,竟然有上百人攀爬上了城墻。

    看到這一幕,李愔果斷一揮手。

    然后五千防守士兵,全部出手。

    唰!

    唰!唰!

    剛剛登上城墻的吠陀士兵,直接被一刀刀砍將下來。

    看到突然多出來的這些士兵,吠陀險些被氣到吐血。

    臥槽你七舅姥姥啊!

    這些唐軍也忒孫子了啊!

    也忒卑鄙齷齪陰險狡詐了啊?

    一直裝作沒人的樣子,看到城要破了,馬上就冒出好幾千人來!

    死不死啊你們!

    缺了八輩子德了啊喂!

    吠陀終于發現,唐軍剛開始的時候,完全是在示敵以弱。

    而其目的,就是為了在拖延時間。

    現在,吠陀已經不敢再等下去了。

    現在,時間差不多已經過去快一個時辰了。

    如果在不走的話,他們就會很危險了。

    吠陀抬起手來,正要喊出撤退的命令的時候。

    轟隆!

    一聲巨響,一段城墻居然塌陷!

    看到這一幕,吠陀大喜過望!

    太好了!太好了!

    真是天助我也啊!

    就算你唐軍有四五千人哪又怎樣?

    城墻塌了,你們無險可守!

    只需要半個時辰的時間,我就可以把他們統統殺光!

    這時候,吠陀不再遲疑,一揮手說道“殺!”

    吠陀士兵也來了激情,迅速從缺口處向里面殺去。

    不過,等待他們的,是無情的弩箭設計。

    尤其令他們感覺到惱怒的是。

    對方的弩箭他么的還好像是點射的。

    根本不肯多浪費弩箭。

    似乎他們都分好工了。

    而城墻的缺口不大,一次性能穿過去的士兵,不超過十個士兵。

    而過去的士兵,根本沒辦法沖到唐軍身百年,就被直接點死。

    他們也試著用弓箭還擊。

    但是人家大唐的弩箭射程,比他們的弓箭遠很多。

    同樣的距離,他們的弓箭,根本就射不到人家身上去。

    這就沒辦法了,只能拿著盾牌靠人命來堆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吠陀合計著,已經有一千多人填進去了,居然沒有取得絲毫進展。

    并且,城墻的那點缺口,已經被死尸給堵住了,他們還需要先行清理死尸。

    這時候,吠陀終于察覺到不對了。

    無論是最開始的示弱,還是城墻的倒塌。

    似乎都是吊住他們的陰謀啊!

    現在,時間已經快要接近一個半時辰了。

    段公明的大軍,隨時都會攻打過來。

    現在就算能夠沖進城內,時間上只怕也來不及了。

    短短的不足半個時辰的時間,能夠將唐軍徹底殲滅嗎?

    吠陀估計,半個時辰的時間,他們都未必能夠攻進城內。

    而他們從開始進攻到現在,已經填進去至少三千士兵的性命了!

    而根據他的觀察,唐軍那邊,居然沒有一人陣亡!

    不對!不對!

    絕對有問題!

    “撤!撤退!”

    在吠陀的命令下,大軍迅速集結,開始撤退!

    然后,他們才剛剛啟動。

    轟隆!

    忽然再次有大段的城墻倒塌。

    這一次,足足有上百米之長。

    這一次,足夠他們所有人都沖進去。

    一瞬間,吠陀馬上涌起殺上去的沖動。

    就連他的士兵,也都做好了轉身殺過去的準備。

    但是在關鍵事情,吠陀終究還是抵擋住了誘惑。

    “撤退!所有人,不許戀戰!”

    終于,吠陀帶領大軍,不甘地撤退。

    身后,李愔冷笑了一聲。

    居然能夠抵御的住誘惑,選擇了撤退。

    還算你有腦子!

    不然的話,另外的五千士兵,已經趕過來換防。

    這一萬士兵,弩箭齊發。

    在這種地形之下,李愔絲毫不懼怕他這兩萬多人。

    更何況,外面段公明率領的大軍,隨時都能趕過來。

    如果吠陀剛才不走的話,他這兩萬六七千大軍,基本上跑不掉幾個人。

    果然,就在吠陀帶領大軍走后一刻鐘的時間。

    段公明就帶領大軍火速追殺過來。

    當段公明看到一百多米倒塌的城墻。

    當他看到滿地的邆賧詔士兵的尸體,段公明不由的目瞪口呆。

    更令他震驚的,其實還是,唐軍居然沒有一人傷亡!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李愔不由對段公明說道“大王,邆賧詔大軍剛撤離一刻鐘的時間,現在追的話,還能夠追的上!”

    聽到李愔的話,段公明大喜過望,連忙帶領三萬大軍,在后面追殺過去。

    痛打落水狗神馬的,他是最喜歡的了!

    而李愔,則是留下一千士兵修理城墻,一千士兵防守,其他人,直接去休息。

    現在,邆賧詔在逃命,肯定跑的比兔子還快。

    大家都用兩條腿來跑,李愔感覺就算能追的上,也不會有太大的戰果。

    既然如此的話,就讓段公明帶著人去追去好了。

    一直到了晚上,段公明才興沖沖地帶領大軍返回。

    這一次追殺,他還真的追上了,不過只殺掉邆賧詔兩三千大軍。

    收獲和唐軍守城的收獲,相差無幾。

    而經過這一次戰役,邆賧詔一共損失了六千多士兵,損失幾乎達到三分之一。

    這對邆賧詔來說,也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而邆賧詔的都城已經被拿下,他也失去了再奪回來的機會。

    邆賧詔,已經算是亡國了。

    當然了,無處可去的吠陀,恐怕只能帶著他剩下的兵馬,去蒙舍詔了。

    現在,已經拿下了邆賧詔。

    當然了,南邊還有個蒙舍詔,對他們虎視眈眈。

    亡國的吠陀,對他們更是如同一條毒蛇一般盯著他們,隨時都準備咬他們一口。

    現在,雙方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他們下一步的目標,自然是劍指蒙舍詔。

    而接下來前往蒙舍詔的路程,一馬平川。

    不過,蒙舍詔再加上吠陀的一萬三千多士兵,總兵力共有三萬三千多人。

    而段公明和大唐加在一起的總兵力為四萬。

    雖然在總人數上,他們是超過蒙舍詔的,但是他們現在是進攻的一方。

    而蒙舍詔坐擁城池,可以背靠城池而防守。

    并且,段公明還要盡可能的將他們的三萬多兵力,統統消滅掉。

    不然的話,就算攻破城池,他們也能夠躲避起來,暗中騷擾。

    段公明不由找到李愔,然后問道“王爺,不知你有什么策略可以攻破蒙舍詔的城池嗎?”

    李愔微微一笑說道“當然是用火攻擊了!”

    聽到李愔的話之后,段公明愁眉苦臉地說道“可是,蒙舍詔的國度,沒有河流流經他們的都城啊!”

    李愔頓時無語地問道“誰告訴你,放火必須要有河水的?難道沒河就不能放火了嗎?你這是什么邏輯啊?”

    被李愔一問,段公明自己都覺得很奇怪。

    對啊,難道沒有河水就不能放火了嗎?

    有沒有河和放水,本來應該沒什么關系的好嗎?

    當然了,這都是被蜀王通過河水放火給帶偏了。

    可是,蒙舍詔那么大的一個都城,如果沒有一條貫穿整座城池的河流的話,想放火真的不容易啊!

    段公明不由問道“王爺,到底應該怎么放這把火啊?”

    李愔不由微微一笑說道“星星點燈!”

    星星點燈?

    這是神馬玩意兒?

    段公明完全不能理解王爺的話,不過既然王爺說能放火,想必是一定能的吧?

    很快,段公明和李愔帶領大軍,向蒙舍詔進發。

    不多時,他們變兵臨城下,將蒙舍詔團團包圍起來。

    其實,他們聯軍也只有四萬人而已。

    而蒙舍詔加上吠陀的總兵力,就有三萬多。

    這樣的人數對比,想要攻城的話,根本就不夠看。

    看到段公明的大軍,吠陀那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就是他,勾結唐軍,占領了他的都城,滅掉了他的國家!

    于是,吠陀請命,要出城攻打段公明。

    然后被蒙舍詔的國王,委婉的勸阻了。

    現在他們占據了絕對的地利,只要他們嚴防死守,就能讓段公明和唐軍的聯軍,處于進退不得的境地之中。

    既然如此的話,那么他們干嘛還要非拼個你死我活?

    等到他們遲遲拿不下城池,聯軍是必然要退軍的。

    等到哪時候,才是他們出擊的時刻!

    現在,蒙舍詔打定了注意,要打防守反擊的戰術。

    ……

    將蒙舍詔團團包圍住之后,李愔就開始命令士兵開始制作孔明燈。

    當然了,這些孔明燈,和普通的孔明燈,必然是有所不同的。

    段公明不知道的是,唐軍之中,其實還有一只科研小組。

    這只科研小組,隱藏在侍衛之中,只對蜀王李愔一個人負責。

    此時,李愔就命他們在計算一些數據。

    他們需要計算,在固定的風速情況下,孔明燈內,放置蠟燭的長短,能夠讓孔明燈漂流的位置。

    李愔設想的,自然就是利用孔明燈來放火了。

    所以,孔明燈就必須是特制的。

    里面的蠟燭會很短,燃燒片刻就會燒到旁邊的紙,孔明燈里面,還會放置桐油。

    這樣,在孔明燈飄蕩一段時間之后,就會自我燃燒。

    再加上桐油的話,就是一個個的火球。

    但是想要達到放火的目的,孔明燈就不能飄的太高。

    太高的話,就是在空中燃燒,根本起不到放火的作用。

    這里面,涉及到極為復雜的運算。

    好在,這只科研小組,就是應用數學方面的人才。

    平時構建數模,沒少接觸到這方面的東西。

    連續幾天時間,他們都一直在計算這些數據。

    五天之后,他們給出了李愔一組數據。

    拿到數據之后,李愔做了一些實驗,發現這個數據,是靠譜的。

    而接下來,就需要耐心等待風速了。

    因為在不同的風速之下,效果是不一樣的。

    而李愔給這只科研小組提供的風速,是在當地風天最經常出現的一個風速。

    只有等到這種天氣,這組數據才有作用。

    而段公明不了解大唐蜀王到底在等什么,非常著急。

    這到底是放什么火啊?這么長時間了,還沒準備好嗎?

    到底還需要等多少天啊?

    這每天消耗的糧食,很恐怖的啊!

    別說他們了,就連城內,蒙舍詔的子民還有吠陀帶領的大軍,都無比納悶兒。

    原本,被聯軍包圍,他們內心是惶恐的。

    畢竟,已經連續有兩個國家都被他們給滅掉了。

    這證明,段公明和唐軍的聯軍,戰斗力非常強悍。

    接下來,恐怕要有一場硬仗了。

    但是令他們沒想到的是,對方竟然只是圍而不攻,一連將近十天的時間,并沒有絲毫要攻打他們的意思。

    難道他們是準備把他們給圍死嗎?

    可是,這怎么可能?

    他們城中的糧食,最起碼能夠吃一年。

    而聯軍,可能圍困他們一年的時間嗎?

    再者說,你們一共才四萬大軍,而我們城內足足有三萬多大軍。

    我們想要突圍的話,只要沖著一個方向,隨時都能突圍啊。

    一時間,他們倒是很難想通,唐軍到底是想干什么。

    此時,段公明也忍不住了,不由來到唐軍的軍帳,來求見蜀王李愔。

    聽到段公明前來,李愔當然知道他的來意。

    李愔微微一笑,然后命人將人請了進來。

    進了帥帳之后,段公明不由問道“王爺,不知什么時候才能放火啊?”

    李愔哈哈笑道“大王相比是等著急了嗎?”

    “本來我還想派人去請大王呢,沒想到大王不請自來了!”

    “本王決定,就在今天晚上,火燒蒙舍城!希望大王回去之后,做好準備!”

    “好!,本王這就回去準備!”

    聽到李愔的話,段公明自然是大喜過望。

    等了十天,終于等到了確切的消息。

    這十天的時間,其實段公明也沒閑著。

    一直在做著種種部署。

    一是如果對方出城的部署,第二種自然是攻城的部署。

    段公明早有準備!

    這次回去,段公明迅速做出種種安排。

    ……

    當日晚上,三更十分。

    段公明帶領士兵,迅速做出種種部署。

    而李愔,也是帶領一萬大軍,在城墻之外,悄悄點燃了孔明燈。

    很快,一只只孔明燈升空。

    這些孔明燈,也不知道是制作很粗糙,還是里面很重。

    總之升空的速度非常緩慢,高度也很低。

    而在大風的吹拂之下,這些孔明燈,開始飄蕩在蒙舍詔的城池上空。

    外面可是有一萬唐軍啊,一次升空的,就有一萬多只孔明燈。

    而后面,還正在陸續點燃。

    一只只孔明燈,星星點點的,不多時,就占據了幾乎整個蒙舍城的上空。

    此時,蒙舍詔的防守士兵,看到這怪異的一幕,都有些發呆。

    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匯報。

    因為他們實在是不清楚,唐軍放孔明燈的用意何在。

    這孔明燈毛用沒有啊,難道他們只是為了好看才故意放孔明燈的嗎?

    他們居然這么無聊的嗎?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