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類型 > 海帝殿下的小美魚 > 第22章 神秘花靈(作者:琶鼎)
海帝殿下的小美魚

《海帝殿下的小美魚》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2章 神秘花靈

    拓智俊服了紫云芝后,得冷軒靈力輔助,很快便吸收了紫云芝的藥性,靈力增長迅速,轉眼就升到了五十五級,在這寧縣的軍營中堪稱無人是其對手。

    這夜,拓智俊剛忙完準備躺下,忽然房內閃進一道黑色身影“俊子!”

    “誰?”拓智俊翻身爬起,只見來人一身黑色華服,年紀大約四十來歲,身材魁梧四肢健壯,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頭發烏黑濃密。

    “師傅!你怎么來了?”拓智俊脫口而出。

    “俊子,正好你如今在寧縣軍營中,為師有件事要你去辦?!贝巳吮闶窃诨毛F山幫助拓智俊獵殺幻毒彩霧的花靈國國主赫望!

    拓智俊四十級時的幻形獸也是在赫望幫助之下獵得,乃是一頭幻變黑虎,幻變之后身形可大可小,增強百分百的攻擊力量。

    “師傅盡管開口,小徒萬死不辭!”拓智俊一臉誠懇地說道。

    “此事也不難,乃是你們獸變族素來最擅長之事。這寧縣靠近毒龍族的暮遠城,你到那毒龍族長白泰的府上幫我找一個人?!?br />
    “什么人?”拓智俊問道。

    “為師也只知道此人在白泰府上,但是男是女都不清楚,你需在白府以靈力暗探所有人的主心靈脈,倘若有人額間出現透明六瓣花型靈骨,便是他沒錯了!此人乃我花靈國人,你查明此人身份之后,切勿聲張,密報為師即可?!?br />
    “是,師傅?!蓖刂强〈鸬?。

    赫望說完,攤開手掌,只見那手掌上紅光射出,一段血色軟糯如一截蟲體的東西躺在赫望的手中“俊子,你把這個吃了?!?br />
    “這是什么?”拓智俊道。

    “這是為師取了四十人的靈髓才得到此物,你吃了之后靈力便能增加十級?!焙胀f道。

    “這,師傅,小徒不愿用這種方法提升靈力,師傅還是留下自己用吧,如今我已服用了紫云芝,還是自己修煉為好?!蓖刂强】粗瞧G紅色形狀如蟲的東西,面露難色道。

    “豈有此理!多少人爭著搶著想要這東西,你卻還推三阻四!這種話休要再提!何況這靈髓一旦超過一百級就不能提升靈力等級了,我自己有什么用,只能用來補充消耗的靈力罷了,你現在用正合適。你此去白府,即使變身,也要小心隱藏,不可大意,一定要避開那些靈力等級比你高的人,以免識破你的真身?!?br />
    說著,赫望走到拓智俊面前,將那一團軟軟的血色如蟲狀的惡心之物強行塞入了拓智俊的口中。

    拓智俊含在口中,一股血腥味充滿鼻息,令人作嘔。

    赫望上前拍了一掌,將那東西直接送入了拓智俊的腹中。

    “俊子,花靈國如今與龍騰國交好,為師不想因此引龍帝不快!據說除了你們獸變族長旭陽王沒有女兒外,其他四族族長都會選一位小姐送入龍帝宮中為妃,此時到毒龍族族長府中探聽,極有可能引起龍帝的誤會,無論怎樣你切忌不能向任何人透露為師要找的人,記住了嗎?”赫望道。

    “是,師傅,小徒絕不泄露一個字?!蓖刂强〉?。

    師傅不愿與龍帝交惡,拓智俊心下了然,龍帝威名遠播,如今有誰愿與之交惡?

    年約二十五歲的龍帝云至風,曾是霧龍族的一名俘虜。

    在瀚龍帝國覆滅之后,四大龍族,火龍族、幻龍族、毒龍族、霧龍族陷入混戰之時,當時十二歲的龍帝不幸與雙親失散后,被霧龍族冠殊門所俘。

    冠殊門主上官言修將這些被俘的少年訓練成殺手以供自己驅使,然而云至風卻不甘成為殺人工具。

    五年之后十七歲的他成功逃脫并帶領這些殺手建立了憫生門,取其憐憫蒼生之意,不僅如此他更是一路過關斬將攻城掠地,將四大龍族的混亂勢力一舉掃平,在八年后建立了如今的龍騰帝國。

    關于龍帝的傳說多如牛毛,但由于霧龍族與自己的一級幻形獸相似,拓智俊印象最深的是龍帝與霧龍族相關的傳說。

    據傳,霧龍族有“毒齒死神”之稱的萬厲成帶領的三萬士兵本欲與龍帝交戰,卻不幸陷入到噬魂沼澤,而龍帝卻不懼艱險到瑤光山洞攝取離光,讓噬魂沼澤的重重鬼影消失,救出了萬將軍的兵馬。

    瑤光山洞遍布極風流刃,又是極寒極熱之地,沒有卓絕超然的靈力如何敢進,更何況山洞中的靈獸也非凡品,因此幾千年來從未有人安然來去。

    此后,龍帝赤手空拳與萬厲成三戰三勝,至此萬厲成便死心塌地跟隨了他。

    “如此甚好,若有消息便以幻霧傳信于我?!焙胀f罷,飄然而去。

    “是,師傅!”

    拓智俊得了赫望的命令之后,一旦有空便暗自到附近暮遠城的白泰王府中暗自查探,幸好如今拓智俊靈力已達六十五級,比他高的人不多,即使如此,拓智俊也極其小心隱藏身形。

    白泰作為毒龍族一族之長,府上閑雜人等眾多,拓智俊又要不被發現,因此進展極其緩慢。

    這夜,他又到了白泰府上,恰好碰見白泰夫人竇平和她的下人綠翠正在責罰一位身著淡藍色紗裙外罩深藍彩繡披肩的少女。

    這白泰夫人竇平,拓智俊第一天進白府就認得她了,在府中甚是驕縱跋扈!

    竇平坐在榻上,指使綠翠拿棍子抽打地上跪著的少女。

    竇平指著那少女罵道“你還真把自己當大小姐了,不過是個丫鬟下的賤種!給我狠狠地打!綠翠,小心不要打到她的手就行!”

    那綠翠得了令,自然賣力地往那少女身上招呼,那少女一邊哭一邊求饒道“母親,饒了我這次吧!我已經把您要的云沁圖繡出來了,這才去藏書閣看書的,不曾耽誤繡圖?!?br />
    “看書,看書,你以為你書看得多就能變成大家閨秀了嗎?下次再讓我看見你跑到藏書閣去看書,我就把你的腿打斷,反正這花攢繡也用不著腿!記住,今晚還得給我再繡一幅出來,李夫人明日也要同來,不能少了她的。要是你敢晚了一刻,就把生你的那賤人也一同責罰!”竇平惡狠狠地道。

    那綠翠揮舞著棍子又打了那少女二三十下,才從房中收了云沁圖走了。

    拓智俊聽那竇平提到花攢繡不由一驚,原來這幾年聲名遠播的花攢繡竟是眼前這位少女繡出來的。

    這花攢繡的奇特之處便是以攢花之心做線將圖案繡出,這攢花之心細長易脆,常常觸手即斷,盡管這花心閃著七彩光芒,十分美麗,卻無人能用它繡出圖案來。

    此時這少女從地上爬起來,拓智俊看見這少女的容顏,竟然只一眼便失了魂魄。

    他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瓜子臉上水潤光澤的肌膚如同嬌艷的花瓣,柳眉如畫,深邃的眼睛好像天上的星星一般帶著璀璨的光芒,仿佛一眼就能透視人心,高挺而小巧的鼻梁下那美麗的紅唇輪廓完美,擾人心扉。

    此刻拓智俊慶幸自己是一縷幻霧,因為即使只是暗中看著她,拓智俊已覺心跳加速,如果她看自己一眼,也許自己會失去呼吸。

    那少女起身來便出門到了后花園,拓智俊緊緊跟在她后面,只見她身段玲瓏,曲線畢露,即使是走路的樣子也讓人蝕骨。

    后花園里種滿了細長的攢花,只見她纖手撫住那花心,輕巧地將數十根細長花心抽出,這樣不一會兒,她便抽了許多花心,返回到房中開始繡圖。

    拓智俊忽然很想讓她知道自己的存在,便幻化成自己的第二級幻形獸黑虎,幸好這體型可大可小,拓智俊便將自己化作貓一樣大小,進了她的房間。

    雨舞正在專心繡圖,卻聽見“喵喵喵”的幾聲貓叫,抬頭一看,不知哪里來的小黑貓,長得跟小老虎一樣,忍不住莞爾一笑“小貓貓,你從哪里來?我這里可沒有吃的給你?!?br />
    拓智俊看她笑容綻放,只覺世間最好的事莫過于此,便大膽地走近依偎在她的腳邊,甚至還蹭了蹭她的腳。

    雨舞俯下身子撫摸了一下這小黑貓道“你看起來好懂事呢?以前怎么沒見過你?姐姐這會兒可忙著呢,沒有時間去給你找吃的,你自己玩去吧?!?br />
    小黑貓喵嗚了兩聲,算是回答,卻依舊上前依偎在雨舞的腳邊。

    “呵呵,你不走,我可不管你了哦,姐姐還有事呢?!庇晡枰娺@小黑貓賴在這便不管它了,專心繡圖起來。

    繡了一會兒,雨舞覺得好餓,看來今晚又沒得吃了,還是去找娘親吧。

    雨舞放下繡圖,便出門去了,穿過一道道長廊,只見一個圓圓的石門上寫著“莞麗苑”。

    “娘,你在忙嗎?”雨舞一進園子便喊道。

    “雨兒,快進來?!敝灰娨粋€粗布衣裳的中年婦女迎了出來。

    拓智俊化作的小黑虎一直跟在雨舞后面,見了這中年婦女差點嚇了一跳!太可怕了!半邊臉上都是黑黃色混合的丑陋疤痕,但看她身段卻是風姿綽約。

    “娘,我餓了?!庇晡枞鰦傻?。

    “早給你準備好了?!崩嫣m一把拉住雨舞的手。

    只見梨蘭端了一盤子白色長條形狀的果子出來,拓智俊卻不認得這是什么東西。

    雨舞拿起來一口一個的吃著,忽然看見小黑貓也跟著過來了,便蹲下身子拿了一個果子喂到他嘴里,拓智俊嘗了嘗香甜多汁,十分美味。

    “就知道你喜歡吃雪燎果?!崩嫣m道。

    拓智俊這才知道原來這竟然是瑤光山洞的雪燎果嗎?這東西不是只在傳說里嗎?這面目丑陋的婦人竟然有這樣的本事?

    “哪里來的小黑貓?”梨蘭問道,不知為何,她覺得這貓有點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去花園找攢花的時候跟過來的?!庇晡璧?。

    “又找攢花?竇平又讓你繡圖?”梨蘭皺著眉頭道。

    “沒事,就一會兒就繡好了,娘你別擔心,對了,今晚我還得趕一幅繡圖出來,我吃飽了,先回去了?!庇晡栊σ庥恼f道。

    “也好,免得那竇平又找你的岔?!崩嫣m也不多留。

    雨舞離開莞麗苑,返回到她先前的閨房中。

    拓智俊待在那里一直到不得不走的時候,才戀戀不舍的離開,尤惦記著日后天天來看她。

    拓智俊本來以為這差事苦悶無趣,如今卻覺得甘之如飴。

    深夜,當白泰府上這些人睡著的時候,拓智俊挨個挨個地試探這些人是否額間出現了透明六瓣花骨。

    待雨舞走后,梨蘭蹲在花園的一處泥土間,那里有一株折斷枝條的玲瓏花。

    梨蘭的手輕輕撫上那折斷的枝條,她額間顯露出透明的六瓣花型靈骨,只見一道白光過后,那折斷的枝條便恢復如初了。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