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逆天邪神 > 正文 第1585章 天憐云氏(作者:火星引力)
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585章 天憐云氏

    雷域連綿百里,它是“罪云族”的防御屏障,又何嘗不是一個囚禁他們的牢籠。

    畢竟,這一片地域,便是外人口中的“罪域”。

    剛剛穿過雷域,一聲爆喝從天而覆“何人竟敢擅闖我天罡云族!”

    身為罪云族,對陌生氣息可謂極為敏感。這聲大吼宛若驚雷,震耳轟鳴。云裳卻在這時目綻驚喜,大喊道“翔哥哥!”

    這聲呼喊之下,逼近的氣息明顯停滯,隨之迫近的更加急切。很快,視線中出現了一男一女兩個身影,男子高大英挺,目如雄虎,女子三分秀麗,卻是七分英武。

    尤其兩人身上的氣息,雄厚的讓云澈為之側目。

    “一個八級神君,一個五級神君,壽元應該都在一百甲子之下。”千葉影兒向云澈傳音“大概是這里最強的幾個人之二了。”

    迎面而來的男子,毫無疑問是他們進入北神域后,遇到的除神秘莫測的南凰蟬衣外的最強者,但她也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便低眉垂首,全身散開著萬靈莫近的冷漠。

    “裳……兒!”

    兩人遠遠看到云裳,同時發出激動萬分的呼喊,他們幾乎是撲著沖了上來,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女,兩人臉上盡無法抑住的激動狂喜。

    “翔哥哥,露姐姐,感覺好久都沒有看到你們了。”云裳笑吟吟的道。

    “裳兒,你……”高大男子……一個堂堂八級神君,竟是激動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沒事?你沒有被九曜天宮的人抓走?”女子向前抓住少女的肩膀,她身上沒有受傷,氣息也毫不虛弱,甚至沒有受到驚嚇的痕跡。

    云裳道“半年前,我的確是被九曜天宮的惡人抓住,但馬上,就被云前輩救了下來。這半年時間,我一直和云前輩,還有千影姐姐在一起。”

    “半年前?”兩人對視一眼,男子低聲道“是九曜天宮在誆我們!?”

    他們轉目看向后方的云澈和千葉影兒“他們就是?”

    “云澈。”云澈簡言道“來自東墟界。”

    “他的婢女云千影。”雖是婢女自稱,但語氣卻顯然比云澈都冷傲凌人的多。

    高大男子向前拱手道“在下云翔,這是內人云露,兩位救下裳兒,又照料半年,此恩此情,我天罡云族記下了。方才不知恩人到來,多有失禮,還望贖罪。”

    “翔兄客氣了。”云澈微微點頭“我與裳兒頗為有緣,能機緣之下救下她,于我而言也是一件幸事。”

    千葉影兒斜了他一眼。

    “哈哈,兄弟也姓云,當與我族有緣。”云翔大笑一聲“只是兄弟或許不知,你救下裳兒對我們而言是何等的大恩。”

    “族長與眾長老皆在祖廟中祈福,看到裳兒平安歸來,定會欣喜萬千。”云露道。

    “對!要早些告知族長。”云翔簡直無比慶幸今日是自己巡查雷域“兩位貴客快請。此情此恩,相信族長也定會想要當面致謝。”

    如今的天罡云族事事皆謹慎到極點,尤其是對于外來者。云翔和云露全然不知云澈二人來歷,卻盡展熱情。一來,他們救下了云裳。二來,兩個十級神王,就算真的圖謀不軌,也毫無威脅可言。

    云裳雖只有十六歲,但因擁有紫色玄罡的關系,她在天罡云族的地位果然高到了嚇人的地步。

    她毫發無傷的平安歸來,頓時驚動了這個天罡云族,讓一向死氣沉沉的“罪域”,在這一天爆發出不知多久沒有出現過的興奮與生機。

    今日,是天罡云族百年一次的祈福儀式,而這個神圣的儀式,因云裳的歸來生生中斷,得到消息時,族長云霆甚至是第一個顧不得儀式,直接沖出祖廟,眾長老緊隨其后。

    “族長爺爺!”

    云霆,天罡云族的現任族長,而他這個族長,經歷了天罡云族的巔峰和衰敗,再到如今的絕境,從統領一屆的界王家族,到了人人憐憫的罪族。

    他的頭發、胡須皆已蒼白如雪,面孔、雙手都已枯如死木。尤其那雙渾濁的眼睛,哪怕是一個不修玄力的凡人,都能看出日薄西山之兆。

    極致的盛到極致的衰,經歷過無數風浪起落的云霆早已心若神山。但,看著云裳雀躍而至的身影,他的老目之中,卻是泛起不知多少年未曾有過的淚光。

    因為,這個女孩對如今陷入絕境的家族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

    她是天賜的明珠,更是希望。

    “裳兒,你平安就好……平安就好。”云霆矮下身來,激動到毫無族長之儀。他身后的眾長老也無不是激動萬分。

    如云翔之前所言,對救下云裳的云澈,云霆更是以族長身姿親自致謝……哪怕對方只是個來歷不明的年輕神王。

    “這小丫頭,在這里的地位居然高到這種程度。”對不了解紫色玄罡何等概念的千葉影兒而言,眼前的一切倒是頗為驚奇。

    “哼,九曜天宮居然誆我們裳兒在他們手上,豈有此理。”云翔沉著眉頭,字字盈怒。

    “若是裳兒再晚回來幾天,怕是我們已經著了道。”一個云族長老沉聲道。

    “這么說來,九曜天宮聲稱他們生擒了云裳,逼你們用什么東西交換?”云澈忽然開口道。

    以天罡云族對云裳的寶貝程度,哪怕壓根沒見到人,哪怕知道很可能是假的,他們應該也會乖乖就范。

    “不錯。”云翔道“九曜天宮的總宮主為助他幼子突破神君,想要我云族的……”

    “此事已過,裳兒平安,便已無需理會九曜天宮的計倆。后日待他們來了,直接轟走便可。”族長云霆打斷云翔的話,笑呵呵的道。

    話剛說完,他蒼老的面孔忽然猛的一變,干枯的右掌一下子抓在云裳纖弱的肩膀上,滿臉的難以置信“裳兒,你……竟已……神劫!”

    “什么!?”

    云霆此言一出,全場皆驚。待他們神識集中在云裳身上時,無不是面露驚然。

    云裳安然歸來,他們一個個光顧著激動。此時才忽然發現,云裳的玄力氣息,竟分明已是神劫境!

    十六歲的神劫境,在天罡云族的歷史上并非沒有出現過。畢竟他們當年曾是界王家族,在雄厚的資源下,每一代靠資源堆徹都能堆出幾個奇才。

    但,半年前,云裳的修為明明才是神魂境中期!

    短短半年……竟已是神劫境!?

    “裳兒,你莫非……是吃了什么玄道神丹?”云霆的聲音都急促了幾分。如此的進境,在他的認知中,唯有可能是外力強促……但話說回來,這么驚人的藥力,真的是云裳能承受的住的嗎?

    出乎意料,云裳卻是搖頭,她偷偷看了一眼云澈,道“這段時間,裳兒在外面遇到了一個很厲害的高人前輩,他用很神奇的能力讓我脫胎換骨,玄氣的修煉在那之后忽然變得好容易。”

    云霆愣住,所有人都愣住。云裳的眼眸純凈如鉆,任誰都不會相信她在說謊。但……不是藥力催生,而是脫胎換骨后的自然修成!?怎么可能有這樣的事!

    云霆手勢一變,一縷玄氣直滲云裳的玄脈……霎時,他如遭雷擊,一雙渾濁已久,似乎早已無法完全睜開的老目竟圓瞪到最大,呆呆的看著眼前少女,許久毫無動靜,毫無言語。

    族長的反應太過詭異,眾云族長老,還有一側的云翔云露面面相覷間,也不約而同的釋放玄氣,探向云裳的玄脈……須臾,他們的臉上,露出的無不是比云霆還要夸張的反應。

    云澈靜立一旁,這樣的一幕,他毫不奇怪。

    黑暗永劫加龍溪玉液,云裳的玄氣已精純到極致,她的軀體對玄氣的親和與駕馭,已是到了云霆這般曾踏足過神主之境的人都注定無法置信,甚至無法理解的程度。

    修煉速度比之以往,何止倍增。

    “那位高人前輩……”兩萬歲的云霆,卻是帶著深深的敬畏喊出了“前輩”二字“不知是何方神圣?”

    云裳的變化,只能用神跡來形容。能造下如此神跡,他簡直無法想象該是何等至高無上的存在。

    云裳輕笑道“那位前輩不讓裳兒說。”

    云霆點頭,臉上依舊是無法抑下的激動“對,不能說,不能說,既是高人前輩的吩咐,那便一個字都不能說。”

    “對啦。”云裳身體一轉,手兒伸出,湛紫的雷光在指間環繞“前輩還教我變化了‘天罡雷云功’,族長爺爺,你看。”

    聲音落下,她手指點頭,天罡雷云功連環打出,周圍的空間頓時雷電如龍……在她打出第一式時,眾人便已瞠目,到了第二式、第三式、第四式……所有在場的云族中人都徹底傻在了那里,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知。

    云裳所揮舞的雷霆,的確是天罡雷云功,但每一式,都有著很微妙的變化。而這看似很小的微妙變化,卻是讓每一道雷光都織起更為高等玄奧的雷電法則,威力遠勝先前!

    一個家族、宗門的核心玄功,都會有不斷的演變進化,但這是一個極為艱難、漫長的過程。

    視線中云裳所施展的“天罡雷云功”,怕是再給他們天罡云族十萬年,都進化不到這種程度。

    “這也是……那位前輩高人教你的?”云霆出口的每一個字,都像是飄在空中。

    “嗯。”云裳用力點頭“前輩還說過,允許裳兒將它教給族人。”

    “……”云霆站了起來,只是雙腿有些發抖,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沒有如此震驚,如此激動了過來,他看了一眼身后的祖廟,又仰望了一天蒼天,然后發出顫抖的大吼“天賜……是天賜啊!定是天憐我云氏一族啊——”

    “切!”千葉影兒玉唇微撇。

    雖說云裳是被云澈救下,且明說了這半年是在他們在照料,但云霆,還有所有云族中人,都半分沒有想過這些是云澈或千葉影兒所賜……畢竟,這等完全超越認知的曠世高人,怎么可能是他們兩個年輕神王!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