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災武紀元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零零碎碎(二合一)(作者:化三生)
災武紀元

《災武紀元》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百二十章 零零碎碎(二合一)

    十七沒有說話。

    周隊是接過了電話,問了一下江蒼的大約位置,就把電話給掛了。

    江蒼望著掛斷的電話,又看向了旁邊的梟等人,手指敲了敲桌子,“十七處來的電話,他們隊長也在,想叫我過去吃飯,估摸時間很快,他們離這里好像也不遠,說半個小時的路程就到。”

    江蒼望著桌上的幾瓶酒,“但不管如何,看來咱們今天中午是聚不成了,換成晚上吧。十七處這事不處理一下,相信諸位師傅心里也別扭吧?或者看看他們能不能再快一些,說不定我還能趕上中午這一頓酒,吃兩頓。”

    “我總感覺他們會找我們”云木坐在桌子的另一邊,雖然也知道龍頭說著像是玩笑的話,是讓自己等人安心,可還是有點擔心道“但沒有想到他們會在如今找我們我本來還以為是上個世界前”

    “我也是這么覺得。”梟起身,走到了賓館內的電腦前,這賓館開業沒多久,電腦看上去也是新的,“但事實證明,他們就是偏偏晚了一個世界進度才來找我們那么這樣想來,他們絕對是有什么事情比如之前的實力不夠,現在實力提升了,有把握了?”

    “什么把握?”武弘在一旁接話,“你說話能不能直白一點?”

    “比如想拉攏江師傅。”梟打開了電腦,“他們應該是大約推算出來了江師傅的實力,只是之前沒有把握,就沒有打來電話邀請。并且現在有很多組織依附了十七處,相信十七處也不會放過我們先驅者,被所有人捧為自有組織的‘第一團隊’。”

    “這個名頭有點響亮。”江蒼望了一眼電腦,梟正在上網翻著他的帖子,上面也確實有很多元能者在留言,多是追捧,附和。

    說來說去,所有人都是想投靠先驅者。

    也是,根據這個情況,這就像是搞‘小團隊’一樣。那‘大集體’能不上心自己等人嗎?

    邀請是在意料之中。

    “我去一趟。”江蒼不說別的了,不管咋樣都得見一面,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梟也沒有攔著,只是嘆息一聲道“江師傅小心一些。”

    “我跟著江師傅一起去吧”武弘起身。

    “江蒼哥哥”滺柔也想說什么。

    但是江蒼一攔,這搞得像是生死離別的上沙場一樣,自己還沒怎么著,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把別人想的太偏了。

    再看武弘一身煞氣的架勢,恨不得捏死人的模樣。

    這就算是沒事,也得被武師傅搞出來事。

    武師傅可是踏入宗師了,真要帶過去,這很引人注目。

    “你們在這待著。”江蒼一推手,把武弘給攔著了,又走到門前,指了指酒水,“餓了就點菜先吃,等我消息就行,別瞎想,有那功夫,多休息一會。”

    話落。

    江蒼出門下樓,在路邊攔了一個車子。

    朝西南邊的一家酒樓內去,周隊好像對這里很熟,點名那有個不錯的農家酒店。

    可是等二十來分鐘的路程,過了市區,等來到一處普通村莊前。

    江蒼望著這連綿村落大院,這哪是什么酒店,就是經常見的市外小村。

    尤其神識所過,這幾家農戶內,好像還有幾位‘高手’,是元能者,三名先天元能者。

    其余人多數配槍,屋內還有很多設備,資料。

    覺察到這個情況,江蒼略微一想,難道這里是十七處的一處據點?

    自己是進人家的一處老窩了?

    那這個吃飯的地方可以,都是自己人,用的肯定都是好油,旁邊還有菜地,完全清新自然。

    同時,也在江蒼剛下車沒多久,還沒接著繼續打量的時候。

    遠處空中遁來兩道身影,片刻間幾里距離瞬過。

    再一打量,十七站在了地面上,他旁邊靈氣籠罩著周隊,是帶他過來的。

    不然這邊天陰,那邊飄雪,相聚三四千里的距離,半個小時哪能到。

    “江隊長。”周隊見到江蒼當面,是一副笑容親和的模樣,前走幾步,伸出握手。

    十七來到這里就一直望著江蒼,見到周隊上去握手,也沒有攔著,更沒有提點周隊小心,因為周隊不會聽他的,并且周隊的官職也比他大。

    所以,他只能氣機鎖定著江蒼,防止什么意外情況發生。

    可隨著江蒼尋找身邊若有若無的氣息,前走幾步,一邊風淡云輕的向著周隊還禮,一邊朝十七望去的時候。

    空氣中響起‘呲呲’響聲,像是劍器哀鳴。

    兩人對視,短短一息,十七好似感知到了什么,心里一緊,有些‘示警’,便搖了搖頭,抱拳道“江隊長,我有些好奇,您是怎么修煉的?您如今的境界是不是已經快接近天”

    “我也有些好奇。”江蒼和周隊握手禮落,也笑著看向了十七,“十七師傅的感知,是修到大宗師所得的小神通,還是一種元能?”

    “各退一步。”十七再一抱拳,“我不問了。”

    “十七師傅和周隊是主家。”江蒼抱拳一禮,側身讓出院落的大門,“您二位挑地方吧。”

    “好”周隊不多問,前面引路,但又悄悄的向著后面沉默跟著,像是正在思索什么的十七傳音道‘江隊長什么實力?’

    ‘快達到天人’十七臉色不變,還是一副半低著頭思索的樣子,‘本來以為會是一個下馬威,但如今我卻給組織里丟人了’

    ‘有沒有把握戰勝?’周隊關心這個問題。

    ‘估計’十七仔細體會剛才的驚悚,‘走不過三招’

    ‘三招?!’周隊腳步頓了一下,感覺有點失態,作勢從口袋內拿出香煙,給旁邊的江蒼讓了讓,又打開了中間院落的遠門,‘這事不要再提了,保密。我們現在還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吧,希望江隊長能明白咱們的苦心,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安定。’

    傳音落。

    走進了院內。

    屋內。

    簡單的擺設,一張桌子,幾個老舊板凳。

    周隊讓人去煮水,邀請江蒼落座。

    十七在墻邊站著,像是護衛。

    江蒼望著這簡陋的地方,沒覺得寒蟬,也沒有客氣,坐在了周隊的對面。

    而誰曾想,等茶水上來。

    周隊開口第一句話,也沒有客套,直接向著江蒼道“江隊長,有沒有興趣去十七處看看?我們那里收藏了不少您團隊中的梟,稱之為‘元物’的東西。”

    ‘元物’江蒼望了周隊一眼。

    周隊誠懇的望著江蒼。

    這個有意思。

    江蒼心里琢磨了一下,這一句話就體現了利益與目的,是邀請自己。

    但來的路上。

    自己就想好了,他們給什么東西都不要就對了,這拿人手短,誰知道往后有什么事情?

    想要什么,異世界這么多,自己能爭取,何必招惹他們,都不是一路的人。

    “這事讓我說,就算了吧。”江蒼直接拒絕,斷了他們的念想,“這物件夠用就行了,拿得多了,害怕把脊梁給壓斷了。”

    “江隊長您這個意思”周隊聽到江蒼這話,是覺得這位江隊長好像是誤會了他們什么,“我們十七處的元物,全是組織內的人員合作、親自獲得,是自愿交給組織。”

    “您誤會我了。”江蒼失笑,“我是說,是我禁不住誘惑,怕越貪越多,往后收不住心神。想必您這段時間也都見了,很多元能者都禁不住誘惑。這個一旦放開,往后就沒底了。”

    “江隊長說的是,有的同志作風就不對!”周隊聽到江蒼這話,是好像英雄所見略同,“要不麻煩江隊長來我們十七處指導一下,您這樣的思想值得我們大家學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們一定嚴厲調整整個隊伍的風紀,時刻接受江隊長的考量。”

    “周隊長把我捧的太高了”江蒼搖了搖頭,“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哪有什么資格指點,怕是會讓您看笑話。”

    “江隊長的這句話錯了。”周隊好奇了,“我們的權利是人民給的,我們當然要為人民服務,聽人民的意見!”

    “這個”江蒼不說話了,實在是周隊長這說話一套一套的,確實沒法溝通。

    三言兩語的就繞進去了,別整個不去不行。

    “咱們能不能不打別的腔。”

    江蒼收回了笑容,“剛才我進門的時候,該練的都練了,該說的現在也都說了。都是明白人,咱們有話就說明白吧。還有三天異世界降臨,您二位身居高位有諸多繁事,我也想回去休息休息。要是沒事,我就走了。”

    “江隊長快人快語!”周隊長忽然大贊,“不像有的人,做事猶猶豫豫,把聰明的腦子用來想盡辦法投機,吃著碗里”

    “周隊長。”江蒼搖頭,“如果您二位沒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我幾位朋友還在等著我。”

    “原來江隊長還有客人!”周隊長好像才知道,也像是如今才聽明白了江蒼這毫不遮掩的要走架勢,就不作挽留,起身向著江蒼握手道“既然江隊長還有客人,我就不打擾了。今天主要就是見江隊長一面,是個人名義,個人名義”

    周隊說著,從口袋內拿出了一張紙條,上面是他的電話號碼,“我們十七處沒有制作名片,江隊長別笑話。”

    “是節儉經費。”一直不說話的十七冷不防來了一句,又接著道“我們處里的錢都用在了實處,一分一毛都不會浪費。”

    “十七!”周隊瞪了他一眼,這話說的小家子氣,復印才幾個錢?

    就算是人家江隊長想來,聽到了這幾毛錢都算計的架勢,誰會來?

    誰不想吃香的、喝辣的?

    但周隊訓斥了十七一句,再轉回頭望著江蒼,又是笑容滿面,“江隊長不再考慮考慮嗎?”

    江蒼聽到,瞧了瞧面無表情的十七,期待的周隊,是心里笑了,兩人說著,好一個雙簧,話題又繞回來了。

    真他媽的自然。

    “我自在慣了。”江蒼搖頭,“我空有一身武力,卻沒那個平定人心的本事,還是我們自己玩吧。”

    江蒼說到這里,把紙條一接,擺手走了。

    只是周隊等人又送。

    送到了村外。

    江蒼見了,是指了指口袋道“周隊有我的聯系方式,有事找我就行。咱們論人情算,一筆一劃,我記這事非常清楚。”

    江蒼話落,身影一閃就消失了,但是還有句沒說,能幫,不能幫不提,起碼咱們相互敬著。

    同樣,周隊看到江蒼走了,也松了一口氣,其實今天邀請江蒼就一個意思,誰也不招惹誰。

    防來防去的,大家其實都是這個意思,和平共處,能幫則幫。

    兩方意思達成一致,周隊也不給江隊長扣什么保護中原安定的大帽子。

    今天談話,其實非常愉快。

    拿上頭作勢,狐假虎威的人,實在少數。

    “江隊長是一位謙和的人”周隊感嘆一句,突然又向著旁邊跟來的一位元能者,問了一個事,“我交代的事情怎么樣了?江隊長的親人都保護起來了嗎?像是江隊長這樣的強者,很可能會遭到小人的算計。所以我們要為江隊長保證后顧之憂。”

    “是這樣。”元能者搭話,他是這里的負責人,也是負責搜集江蒼資料的其中一人,“江隊長從小跟著一位老拳師生活,又聽他們鄰居講,江隊長從小練武從小學、中學但是大學不知道什么情況,好像不練了或許是因為那位姓陳的老拳師去世而而江隊長的親人其實也和那位老拳師有些關系,但是那個時候比較亂老拳師經常踢館,仇家又多”

    他說著,說到關于這件事情上,他的語氣有些頓,說了一半不說了。

    “嗯?”周隊長望著這位元能者,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死于仇殺?別人是因為老拳師,所以遷怒了而江隊長現在是獨身一人?”

    “對。”元能者點頭,“這些事情都是陳年舊歷了江隊長的仇人也被那位老拳師殺死。所以這位老拳師才隱姓埋名,一直在村內撫養江隊長這件案子一直被壓著因為那位老拳師和江隊長的仇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上頭沒法查,只能壓,在這個陳年舊事內,只有江隊長屬于普通人”

    “我說怎么有無緣無故的撫養傳武之恩”周隊長見到隊員肯定,是思索了幾息,“原來是他們有舊,也有愧疚”

    周隊長思索著,本來是沒事了,擺手讓元能者離開,但突然不知道又想起來了什么,向著剛準備離開的元能者訓斥道“什么身份不身份,普通不普通?你這位同志的思想作風有些古代封建的官僚主義啊!”

    “我檢討!”元能者也不爭辯,是自己說錯話了,也是他之前壓根就不在組織內工作,多少說話水平不夠,或者說是,他說的太直白了,太實誠了,難免不好聽。

    而不到中午。

    賓館內。

    江蒼是一推開門,幾位師傅都在。

    這來回一趟半個多小時,還真的趕上了這頓午飯,只是少了一頓很好吃,又不咽的大餐。

    同時,梟等人見到龍頭,也是松了一口氣。

    武師傅還在窗邊站著,剛才目光一直望著窗外,看樣子是要去救人。

    “讓人上菜吧。”江蒼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終于清靜了,和周隊他們說話真累,啥話都能接,弄不好就掉進去了。

    “江哥”云木是有點擔心,“他們沒什么事情吧?”

    “這能有什么事情?”江蒼望著眾人,見到他們眼中的關心神色,是發自內心的笑了,“開場一個下馬威,隨后嚇不住我,就準備拉攏。雖然當時說話場面、客氣,但事實拋開了來談,實際過程就是這樣。我能安穩回來,還是實力問題。”

    江蒼說著,想起了一件事,望著坐在電腦桌前的梟,“麻煩梟師傅給帖子上留個言,給那些元能者說說,‘異世界是異世界,現實是現實,回來都好好給我待著休息,別給我江蒼添亂’。”

    梟點頭,沒多問,但又說了另一個事,“命運組織好像是依附十七處了。”

    “他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江蒼接過滺柔遞來的茶水,“只要沒人擋咱們的路,隨他們怎么拉幫結派。還有,諸位師傅加把勁吧,后面的人趕得很緊,別慢待了。”

    江蒼話落,該說的都說了,例行會議完事,該吃飯了。

    但江蒼雖然讓梟等人加把勁練功,再用點心,可事實上,梟等人的進度確實很快了。

    除了梟還是先天圓滿,其余幾位師傅都是宗師了。

    包括一直都沒有存在感的影子,他境界宗師小成,更甚之。

    其余元能者想追,只要不是神通者,遠著呢,只會兩級分化,越來越大。

    而江蒼想到這些,也不由想起自己曾經說過周胖子元能那的一天,曾想過的事情。

    ‘在元能世界降臨一年多左右,大家基本都有保命的元物,或者沒有保命的元物,也有那個斷肢再生的境界。’

    這是指從今日開始,約莫大半年后,很多人都踏入‘仙人’了。

    但相對來說,很多元能者都仙人了,那梟等人會是什么樣的境界?

    自己曾經所言的‘誅神’,沒開玩笑,所有元能者圍殺梟等人的情況,就是真的誅‘神。’

    只是那個層面,只有片些的資料記載流傳,自己不太清楚里面的門道,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好像就突然爆發了沖突?

    這是屬于長久以來的利益與精神上的壓迫與嫉妒?

    江蒼思索著,覺得這個理可能是真的,就比方今天一事,要是自己沒有本事,豈不是就受制于人?

    公道、是兩方都在平等的前提上,才能公平。

    江蒼想到這里,聞著香味,飯菜也來了,那就不去想了。

    等吃完飯,休息休息,和梟等人扯會話。

    江蒼覺得沒什么好交代的,就從賓館這里出發,去往了下一個世界的降臨點。

    這次的歸來,目前看似很和平,還沒出什么事。

    也希望自己能一直壓著,盯著這些躁動的元能者,能穩一時算一時吧。

    自己不加入十七處,誰說不能為中原安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也是沒辦法。

    自己的家就在這。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