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549章 漲!漲!漲!(作者:青史盡成灰)
奮斗在洪武末年

《奮斗在洪武末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549章 漲!漲!漲!

    朱棣笑容可掬,走進了丘府,一邊走,還一邊大聲說道“老丘啊,聽說你發了筆大財,朕過來沾沾你的財氣啊!快出來吧!”

    由于是臨時的住處,也不算很大,朱棣一下子就撞到了花廳,這里擺著一張大桌子,上面滿是珍饈美味,還有一壇子三十年的紹興女兒紅。

    朱棣大喜,一屁股坐下,還招呼柳淳過來。

    “你也坐,登基的日子沒幾天,可君臣差別就出來了,過去咱們一起吃吃喝喝,都沒什么忌諱,現在不行了。說話都小心翼翼,做事情也是瞻前顧后,忒不爽利!”朱棣親自揭開酒壇子,一股濃烈的酒香,直刺鼻孔。

    “我原是不喜歡江南的酒,可這極品女兒紅除外。來,咱們喝酒!”

    朱棣想給柳淳倒一杯,四周看去,整個桌子,只有一副碗筷。可不是嗎,丘福剛剛吩咐,只給他自己準備。

    這回好玩了,朱棣來了也沒有筷子用。

    柳淳把兩手一攤,“陛下,看起來淇國公的喜酒不好喝,不如先走吧。”

    朱棣哼了一聲憤然站起,拍著桌子,怒吼道“老丘,你怎么回事?多準備碗筷怎么了?只許你一個人發財,別人都要餓死啊?”

    此刻丘福已經從書房跑過來。他住這個地方也氣人,宅子不大,可里面回廊九轉,明明幾步的路,卻非要轉來轉去,非說什么峰回路轉,匠心獨具,純粹是扯淡!

    他跑過來的時候,身上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丘福見朱棣面色不悅,慌忙跪倒。

    “臣拜見陛下!”

    朱棣冷冷道“丘福,你跟著朕出生入死這么多年了,別沒事老跪著,起來說話!”此刻的丘福,都不知道哪條腿用力了,好不容易四肢用力,才勉強爬起來,全然沒了大將的風采。

    柳淳忍不住笑道“淇國公,陛下聽說你發財了,過來沾沾喜氣,我就是過來陪著喝酒的,沒想到你連菜都準備好了,真有心啊!”

    丘福都哭了,“柳大人,俺怎么發財,你還不清楚嗎?再說了,俺的這點錢,怎么跟柳大人相提并論。”

    柳淳笑道“可別這么說,我就是個過路財神,陛下內帑空虛,我收的錢都要入內帑的賬上。”

    朱棣點頭,表示沒錯。

    丘福更苦澀了。

    這叫什么事?

    柳淳這家伙到處斂財,可人家聰明啊,知道把這些事情都藏在皇家之后,他就不行了,別說藏了,吃相之難看,簡直少有,從上到下,都讓他得罪遍了。

    其實丘福還真不是小氣的人,他對軍中將領也很好,要不然怎么會有一大幫人聽他的。

    但問題是這些房產太要命了!

    以一般的行情算,八座大宅,少說也值八十萬兩以上,如果是出租,因為有價無市的關系,租金能達到恐怖的五萬兩!

    扣除維護費用,一年下來,怎么也有三萬兩以上的凈入!

    這錢是什么概念呢?

    正好相當于吏部尚書二十年的俸祿。

    這么大的一筆錢,丘福要是不發瘋,那就不正常了。

    此刻朱棣來了,興師問罪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

    丘福想了半天,突然又跪倒了。

    “陛下,臣什么都不說了……反正這些宅子臣是不想讓出去,讓他們隨便戳脊梁骨,臣不在乎。這幾十年的征戰,臣身上也落了一大堆的傷,臣覺得這是該得的!陛下要是生氣,臣,臣愿意獻三座宅子,給陛下充實內帑。”

    說完,丘福就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裝起了死狗。

    很顯然,這家伙耍無賴了,問題是他還真有這個本錢。因為受封的幾位國公是參考洪武舊制,給了免死金牌的。

    所以丘福不怕。

    他又沒干謀逆的事情,金牌還是管用的。

    朱棣和柳淳交換了一下眼神,皇帝陛下瞬間就怒了。

    “丘福!你好歹也是世襲的國公,你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樣子?在大街上狂跑,還在府門院墻,設了那么多的弓箭手,你把弓箭對準了昔日的袍澤……你,你簡直是利令智昏,見利忘義,貪財,太貪財了!朕對你失望,非常失望!”

    朱棣背著手,來回踱步,不停大罵,“不就是一些宅子,一些租金嗎?值得你連老臉都不要了?”

    值得!

    丘福默默道。

    他就是個苦孩子出身,小時候的家境跟朱元璋有的一拼。

    從軍以來,出生入死,拼到了今天,實在是不容易。雖然談錢很傷面子,但沒錢傷得更多,所以丘福就打算死扛到底了。

    朱棣無論怎么罵,都不管用。這時候柳淳瞧瞧離開了花廳,到了外面,點手叫人送信。不多時武安侯鄭亨這幫人都沖了進來。

    他們見到朱棣,立刻跪倒。

    “啟奏陛下,臣等都被丘福給害了,他散播流言,我們上了當,交了房產,如今他卻死抱著不交……臣等以為,丘福是居心叵測,有意哄抬價格!”

    “沒錯,丘福實在是可惡至極,陛下,此人如何能繼續擔任國公?”

    “臣等懇請陛下,斬了丘福!”

    ……

    這幫人是真的恨不得把丘福給吞了,丘福咬牙切齒,這幫王八羔子,還講不講情義了?這些年沒有老子,你們哪來的好日子過?

    瞧著吧,等老子挺過來,就拿你們開刀!

    而鄭亨這幫人也憋著勁兒呢,不把你丘福告倒了,絕不罷休。

    眼見得雙方互相指責,弄得比菜市場還熱鬧。

    鄭亨這邊畢竟有人數優勢,他們不但狠噴丘福,還把她竊取軍中飼料,喂養自己馬匹的事情掀了出來。

    “陛下,別看事情小,以小見大,丘福一直不是個好人,陛下要明察啊!”

    丘福氣死了,草料,才幾個子,你們也要拿出來說事,實在是不當人子!

    就在他們不停揭瘡疤的時候,突然丘福來了個主意。

    “陛下,既然如此,臣有個建議,干脆,把房產還給大家伙算了!”

    此話一出,鄭亨這幫人眼前一亮,別說,這招的確妙,之前怎么沒想到呢!

    “陛下,可憐可憐臣等吧!”

    “是啊,臣也是一時糊涂,請陛下諒解。”

    “求陛下開恩,臣等感激不盡!”

    ……

    一大群公侯將領,跪在面前,不停磕頭哀求,朱棣頭有點疼,正巧看到了柳淳,就把皮球踢了過去。

    “柳淳,你怎么看?”

    柳淳笑道“陛下,臣實在是不知道怎么辦……國法無情,京城土地緊張,之前的許諾已經是法外開恩,現在要還給他們,情理都說不通。”

    頓了頓,柳淳道“不過陛下要問臣,怎么讓北平的地價熱鬧起來,臣倒是有些心得想法。”

    “那你就說說看,讓他們也開開眼界!別整天為了點小錢雞飛狗跳,丟朕的臉!”

    柳淳伸出一根手指,“首先,我把北平設為外貿中心和金融中心,其次呢!我準備在北平和天津之間,興建鋼鐵廠,軍械廠,這樣呢,北平就會成為重工業中心。我還打算在北平設立新式學校,把北平變為教育中心。”

    柳淳笑呵呵道“每增加一個職能,就會帶動許多人涌向北平。最直接的就是房價和房租都會快速上漲。”

    聽到漲字,丘福只覺得上頭了,他情不自禁道“柳大人,這些能成嗎?房價還能漲?”

    柳淳笑道“事在人為,北平的底子兒是很好的,商業氛圍也夠,做起來不難。但是,要想做成這些,就必須有人才行。”

    “我的計劃是在落實均田的同時,將士紳大族,悉數遷居北平。剝奪他們的土地,把他們變成市民!”

    “諸位將軍,你們想想,隨著一批,一批的地主遷居北京,一個個的新項目建起來……北平的房價會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

    漲!

    漲!

    繼續漲!

    眾位將領的眼睛都變成了元寶形狀了,渾身貪財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丘福突然驚喜交加道“我懂了,柳大人,你是要我們去遷居所有地主,對不?”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