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婚內錯愛: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戀情 > 《婚內錯愛: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戀情》目錄

婚內錯愛: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戀情

作者:木瀾汐錯誤舉報加入書架評論此書txt下載返回書頁
深夜送上門
原來他要做市長
不敢盯著他看
都是小氣的人
這個男朋友有點老
有趣的丫頭
來我辦公室一趟
婚姻的隱情
雪夜巧遇
相敬如冰的夫妻
突然升職了
深夜陪他喝酒
有了不該有的想法
在外面有女人
他的眼界很高
沒有溫度的吻
福禍皆是他
隨遇而安
他要親自去看她
什么時候成了朋友
她就是個精靈
改變了她的命運
結婚到底是為了什么
她沒有義務等他
真是個孩子
兩個人的微服私訪
只能同住一間房
他失控了
不知不覺動心了
你愛我嗎
控制不住地思念
很清楚他要做什么
和你一樣香
沒人像你這么大膽
女人的事都是心照不宣
他是個特別的存在
成了他的情人
情人是什么樣的
喜歡什么樣的男人
工作場合難免接觸
你不是第一個
太想要一個人陪伴
只是想抱抱你
想困死他沒那么容易
總有人會幫她
盛情難卻下的糾結
讓他拿走他想要的
只有這樣才能確定關系
總是放心不下她
他只是想絕了后患
就是喜歡她的倔勁兒
她不是他的什么人
能放下他嗎?
他是別有用心的
處理他以正典刑
她沒有愛錯他
不愿親口承認離不開她
做我的女人,好嗎
這是老天懲罰我們
再不瘋狂就老了
我老了,丫頭會嫌棄么
真是個傻丫頭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會不會離開他
想不想飛上天
不尋常的女人
說別人容易
要保護他的小女人
他的身邊從來都不缺女人
她要讓他瘋了
他就是個壞男人
酸溜溜的情話
拒之門外
被滋潤的女人就是不一樣
久別相思濃
我有義務照顧你
這才像是個家
輸了可是很慘的
此地無銀三百兩
她就是石頭縫里的雜草
犯了錯的小妖精
她根本配不上他
她就是他的花仙子
他是不會離婚的
她就是這樣的作用
不止她一個人仰慕他
你可以搜身啊
兩個女人的針鋒相對
想躲也躲不掉
飯局又巧遇
她不是他的菜
雨中上了他的車
他的惡趣味
他只是對她有反應
為什么偏偏是我
只不過是一個女人
她總會屬于別的男人
等到那一天誰來陪著他
想過離婚嗎
分手的日子不好過
你去找那個男人救我
我以為你不關心我去哪里
那就回家讓男人養著
再見已經是漠然
蘇凡,你盼著我來嗎?
求助無門
她就是個白眼狼
窮人的悲哀
我舍不得你這樣受苦
畢竟曾經是他的女人
只是想見見她
滿腔的思念說不出
遲來的大姨媽
兩次碰觸到她的隱秘
能算計清楚的是愛情嗎
來的不是時候
玫瑰花引起的轟動
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壓力
是誰要放手了
開始約會了啊
你這也是在作秀?
一個有魅力的女人
都是她自作多情
他的驚慌失措
生孩子的機器嗎
我會保護你們
他叫曾泉
瘋了的兩個人
是不是長的帥的都這樣
已經是舊友
不如演一場戲
想要一個完整的家
難道是湊巧?
為什么會拋棄自己的孩子
他什么都知道
離婚也要講策略
都是她太任性
不是你的責任
無法原諒自己
剪斷煩惱絲
你以為我是刀槍不入嗎
讓她徹底不能翻身
不惜一切代價救出她
絕對不能牽連他
事情有點麻煩
幾個男人是有情義的
不如我們近水樓臺?
你會把男人慣壞的
他的心痛說不出
很早就愛上了她
正式提出離婚
她什么都不知道
小蘇和霍爺爺薛奶奶
很熟悉的味道
夫妻會變成最強勁的對手
說我愛你
你就是個小妖精
想讓她盡早融入家庭
孫蔓的強勁對手
和他來自同一個地方
只想讓你做快樂小精靈
是誰滋潤了誰
你愿意認命嗎?
補償不是繼續在一起
平生第一次的一見鐘情
不管怎樣都喜歡
暗中被算計
他根本不在乎我
憑什么讓別的女人享受勝利果實
堅決反對婚外情
想想怎么追到他的
她變得越來越主動
是不是有別的女人
有個孩子就好辦了
要是我溫柔點的話
他們更需要你
忍不住了怎么辦
你一點錯都沒有嗎
這場婚姻,誰都有錯
愛情是最自私的
正大光明在一起的機會
其實根本沒有忘記
抓住了弱點
偷來的幸福
只能用下三濫的手段
我只要一個孩子
誓約的指環
我怎么會不要你
他那方面不行
沒有哪個女人愿意放棄他
她始終都是你的妻子
只是個替代品
他也難得瘋狂一次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你二十年前也這么說過
妻子和情人同時出現
上輩子做了什么才能遇到
這也叫夫妻?
有個人點亮了生命
只想見他一面
思念讓她瘋狂
這輩子栽在她手里了
江采囡的表白
沒有人注定孤單
多年媳婦熬成婆
完美婚姻只是表象
關鍵時刻不能出差錯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難以忍受的相思情
你這個小騙子
何處是家
寒夜到來的溫暖
緣分就是這樣妙不可言
第一次帶來的女人
她是他重視的人
知道你喜歡純的
一起學習一起實踐
一封舉報信
沒有不透風的墻
原來是那個女孩
驚魂未定
到底哪里出了問題
曾泉來了
你想嫁給他嗎
不如我們私奔吧
把他給打醒了
貶低了我還是他
沒什么可后悔的
駕著七彩祥云來娶我
別怪我不講情面
你這樣真不值
婚姻也是一場投資
合法妻子的權利
冥冥中自有天意
好像她從來沒有出現
好久不見
世界這么小
你還記得我嗎
善良的覃家姐弟
別辜負青春
走法律程序離婚
都怪當初太草率
都在做同一件事
絕望中尋找希望
遇到了好人
夫人來了
不是我的女兒
吐血入院
唯一得到他的人是蘇凡
早出生只是為了等她
她的秘密
是他的私生子嗎
柳暗花明
要給他相親了
到底是善緣還是孽緣
相親的人居然是她
她愛的是另一個人
她是個拜金的女人
難道你不夠好嗎
就像是一家人
讓過去的事情都過去
我們一起合作
是他來了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
是苦澀還是甜蜜
從來沒有分開過
你知不知道我也痛
傷人一千自損八百
錢債好還,情債怎么還
我們結婚吧
愛情會被殺死嗎
愛你也會變成毒藥
因果終循環
并不會一帆風順
潔白的婚紗是她最美的夢
相擁的兩個人
是他最美的小新娘
沒有那么多三年來找你了
他是個有家的人了
原來她就是那個女人
這就是紅顏禍水
最對不起的人是你啊
真是個小魔女
我是你媽媽啊
那個男人值得你付出這么多
她怎么會是曾家的女兒
床上沒有他的位置
你是我的douxbebe
想娶你的人多的是
好處總是多過壞處
小三上位終于成功
利用孩子嫁進來?
相愛如火和相敬如冰
并不只有一個人不歡迎她
怎么放得下
領個結婚證都這么難
不速之客
她不了解的他的過去
我就是吃醋
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幸福
有人歡喜有人傷心
你一定要幸福
新的一家人
家人也不好相處啊
總是有人在等著她的
不是冤家不做母女
為什么你們都向著她
婚姻就是圍城
你是他等了四十年的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一切皆是緣
一定會給你一個夢中的婚禮
妻子不光只是做飯洗衣
年輕的生命不該浪費
積習難改
她也是個杠頭
祖孫隔輩親
別以為我會歡迎你進門
每個人都有死穴
好久不見了
老牛吃嫩草
并不是所有人都排斥她
只愛霍漱清
養育之恩大于天
沒有理解你的悲傷
好大的一個女兒
姓劉的不許進門
這兩個人怎么回事
怎么愛過這樣的女人
為什么我們要遇上這樣的事
象牙塔里的愛情如柏拉
背后的深意不言而喻
愛是沒辦法折衷的
凡事沒有絕對
這盆臟水就潑定了
怎么都看不夠
在她的眼皮底下晃悠
想要什么就自己爭取
一個頭兩個大
姓霍的惹不起
不會讓姓霍的好過
不能被牽著鼻子走
有條巷子叫槐蔭
如果可以早點相遇
誰都沒有錯
我是為了這個家
因為我不能沒有你
還是顧及了往日情面
一條活路都不留
壞人不能好過
都是女人苦
不要害了他們
不想牽涉進你們的爭斗
我們,結婚啦!
新家就要立規矩
特別的新婚禮物
年輕女孩就是不一樣
私生女總歸是見不得光
態度很積極
是不是又給你氣受了
婚前的夜
不想重蹈覆轍
你會好好愛她吧
你們把我當成她的替身
酒不醉人人自醉
霍漱清什么時候這么沒自信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
如果只有你我
天不會塌下來
終究會有救的
兩個愛著她的男人
只要她能醒過來
幸好她活著
你才是最痛苦最艱難的那個人
我有個秘密想告訴你
她的血他的淚
我要辭職
她不想成為你的負擔
面臨著兩難選擇
幸好帶著你走到了今天
又回到了過去的日子
我在紫藤花下等你
丫頭,我來找你了
舍不得他啊
依舊溫柔的注視
感情不能用橡皮擦擦掉
她一生所貪戀之物
為什么要殺她
要不然他怎么活
每個人的時間都在向前走
一入宮門深似海
一樣的初雪,不一樣的雪初
想見的只有他
沒有什么是理所當然的
不走尋常路
以不變應萬變
女人不能沒有事業
萬一我們選錯了呢
要懷疑也在結婚前
你是真的傻了嗎
是寵物還是妻子
愛的還是很卑微
心里記著一個人的時間
忘記了你的不易
我這里痛,你明白嗎
我們,離婚吧
這就是他們的結局嗎
哪有空琢磨你的心思
蘇凡,你到底怎么回事
不許再說離婚
怕你去找年輕男人
你要惜福
有別的女人了嗎
秀恩愛死的快
不能不在意他的感情需求
越來越像你了
不會讓女人影響前程
是我先喜歡上他的
老牛吃嫩草
有了女主人
退而求其次的幸福
不想讓你為我犧牲了夢想
誰迷醉了誰
婚姻的承諾
說到底是他的影響
沒有人比他更愛她
你不在就不想待
你真是老婆奴了
秀什么恩愛
歷史問題有點復雜
母愛讓我學會了寬恕
九個月能憋得住嗎
他一個人帶三個孩子
我想要個兒子
舍不得他走
分寸要拿捏好
就這樣被掩蓋了嗎
沒良心的家伙
沒有人能保證未來
離那種女人遠一點
都有好兒媳
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別把我慣壞了
他不是個普通的男人
燒過高香了
沒什么好談的
在你眼里我是個機器嗎
離婚協議書
怕給你添麻煩
人算不如天算
我們的孩子來了
他叫霍嘉漱
手足無措的奶爸
二孩時代的喜樂
此生只為你
浴室里的陌生男人
兩條腿的男人爛大街
永遠都是孤身一人
再見已經是陌路
遲早都是我的人
不自覺地被他吸引
讓你樂不思蜀
藏在他的房間里
有意無意的注視
讓人喜悅的巧合
又一次幫她解圍
偷偷抱住了她
關心的始終是領導
物質條件很重要
我們分手吧
照顧生病的他
兩份感情都有危機
我是認真的
牌桌上的玄機
敞開心扉
深夜去他家
好男人都成了別人的老公
夜市歷險記
和他去了酒店
特別的生日禮物
真的分手了
第一次的約會
聶瑾出了意外
難道她愛上了別人?
領導的暗示
月夜下的吻
她是第三者
為她變得激動了
是他的可以安排嗎
只能找他幫忙
每段感情都有難言之隱
你躲著我?
住進了他的房子
他所渴望的家的感覺
突然升職了
成了眾矢之的
不容忽視的曖昧
她是他的情婦?
他們是什么關系
紅顏禍水
這是什么世道
我想到辦法了
無法證明清白
無路可走
跟聶瑾低頭認錯
這都是報應
承認他們的關系
想到了辦法
最重要的東西都不同
明知不能見面
做你的第一個男人
真是個貪得無厭的男人
都是心甘情愿
只能接受安排了
滿城風雨難消
我是你的男人
深夜到她的宿舍
要讓男人有危機感
做情人豐富一下經歷
真是無聊死了
這樣是錯的
愿賭服輸
被安排好的人生
我想要安靜生活
他溫暖的是她的心
分手就分手
神秘的追求者
緋聞女主
黑郁金香的夢想
獨處的尷尬
無情無義的小東西
我們重新開始吧
你終于回來了
身邊的懷抱
你們要同居了嗎
寒夜的溫暖
迷死全世界的女人
惡趣味的男人
照片送來了
她所不知道的變故
深夜放男人進門了
想要獨占他
他提出了分手
真是麻煩了
翅膀硬了?
不能讓人發現她
從來沒有這么主動過
兩個人的旅行
非同尋常的記憶
離開毓仁,可以嗎?
難以更改的積習
幸福險些溜走
想辦法干涉
我就是混蛋
腦子被驢踢了嗎
臨走前的交談
意外的車禍
楠楠,過來看我
正式見面
不止是探病
你讓我走吧
三個人的對峙
她的勇敢
姜毓仁式的表白
你好像換了口味啊
是她趁虛而入
只不過是同事
是不是很冤
一個意外的吻
男人總是那方面的動物
為什么要選我
開在仙人掌上的花
每個人的感情需求不同
幸福的讓人嫉妒
男人們的考量
結婚不是嫁給一個人
是該放手了
有什么必要再反對
你就不能為我考慮一下嗎
不少人都知道了
一起去賞花
有孩子就更麻煩了
背后放冷箭
無法擺脫的詛咒
竟然跑去做了情婦
沒必要再執著
真的想有人做個伴
你能為他做什么
愛需要互動
該怎么選擇
感情極好的戀人
你是豬腦子嗎
不分開了,好嗎
真是難伺候的男人
變成了香餑餑
連兒子都保不住了
女追男隔層紗
搞出人命了嗎
與眾不同的戀愛方式
那樣的事不會再發生
whatawonderfulworld!
婚姻的雷區
你們還有可能嗎
這是個大好的機會
趕緊把她收了
你會失去一切
什么都想要
楠楠的幸福是什么
這就是緣分
我對不起他
收到結婚請帖
瞬息萬變
每一天都是考驗
人心都是肉長的
男人大一點會疼人
母親的過往
和誰在一起更幸福
一輩子的小寵物
見個面都不容易
再也回不到過去
我們一起走
老婆大人給點獎勵
什么時候結婚
你有什么意
忘不了你夜里的雞湯面
讓我徹底忘了他吧
讓他當點心
你要明白他的苦心
婚姻最重要的是信任
不能讓你跟他走
都是為了你
一切都不會變的
做周末夫妻?
要立新家規
新的關系
神秘的陌生人
回來了又怎樣
不會依賴他
打算帶哪位家屬
蒂凡尼早餐
出現驚艷
他是慕白叔叔
讓人不舒服的感覺
究竟是什么人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婚姻是什么
因為愛情
她的性格不太活絡
虛情假意的道歉
居然是同事
可悲的現實
竟然還是鄰居
自由的讓人嫉妒
不想讓他為難
特別的關心
真相讓人意外
因為什么支持他
利益的聯合
什么樣的女人就有什么樣的男人
環境改變人
準備生個孩子吧
兄弟妻不可欺
都是設計好的
這才是好朋友
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真的是那個男人嗎
愛的很苦
你是世間最美的存在
難道早有預測?
遭到誣陷
是不是會一無所有
你是我的福星
盡人事聽天命
清者自清
不要對任何人妥協
她想幫你
不是普通的案件
讓他歷練一下
堅強的戰斗
單純的勇敢
女人的勇敢讓男人汗顏
愛情就是一場馬拉松
生活總會給你補償
她只是一切問題中心
果真是有問題
宣誓他的主權
心病還要心藥醫
真的好想你
夫妻的責任
置她于死地
開始行動吧
喜歡誰是我的事
選女人的眼光真差
公報私仇嗎
不能完全去愛不能完全去恨
沒有什么是看起來的樣子
欠下的情怎么還
婚姻出現危機
孩子帶來的問題
久違的歡好
不想看著他們這樣下去
智商情商都捉急
沒有他,又怎么會幸福?
閨蜜最傷人
婚姻背后隱藏的秘密
你這是現身說法嗎
婚姻到底是什么東西
身體或者心靈總會失去一樣
每個人都需要第二次機會
女人都是被逼的
她有自己的天賦
都是千年的狐貍
都在演戲
不如落個好名聲
她是無可替代的人
只要問心無愧
知道你的傳聞嗎
深夜急電
竟然是流產
深夜的信息
他是心虛了嗎
他真的出軌了嗎
你后悔了嗎
到底怎么樣才幸福
眼光簡直好的不得了
都是有分寸的人
失去的不止是一個未來
不想讓她難堪
請你遠離他
她的事不是你管的
感動不是愛
家,不是想走就能走
不能給她慣這毛病
誰來體諒她?
想要多少女人都有
心情總是被她控制
知道你舍不得他
最終只有霍漱清
好感暴增
女兒是父母的心肝寶貝
老婆老了才嚇人
由愛故生怖
叫聲爸爸聽聽
你就是個假太監
不是個稱職的媽媽
愛與不愛是能感覺到的
你只能做你自己
女兒是父母的心肝寶貝
老婆老了才嚇人
由愛故生怖
叫聲爸爸聽聽
你就是個假太監
不是個稱職的媽媽
愛與不愛是能感覺到的
你只能做你自己
什么時候寵寵我
女人心海底針
真夠偏心的
難言的誘惑
骨子里都是嫵媚的
夫妻間的坦誠相對
她到底愛著什么
我們分開吧
第一次親她
分明就是有情況
這是我妹妹
做出自己的選擇
是不是真的愛過
為什么會愛她?
不會哄老婆開心的男人算什么好男人
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
每個人都是一顆棋子
婚姻中都有危機感
守好你的男人
多少男人想娶超模
被愛不是錯
不該再懷疑了
只有她是與眾不同
解不開的扣子
發現了他的秘密
心里總有一個柔軟的地方
不想你成為別人的影子
沒有辦法放下她,是嗎?
就只有這些嗎?
他們的雪初
她就是個禍害
她是我的妻子
一個女人也該有夢想
沒有幾個人不在意
愛是面臨一切困難的最終力量
不要讓自己后悔
她是他的掌上明珠
總得圖個什么
我不想成為他的影子
決定權在你的手里
不能坐視不理
最初的夢想
輕易放棄的就不是真的愛
如果有來生
人都是要分開的
你是獨一無二的
我會讓他陪葬
萬一他不喜歡呢
吵架最重要的是氣勢
沒有辦法再后悔
我們離婚吧
我不想勉強她
她是你的妻子還是女兒?
給她一點空間
蘇凡,你這個傻丫頭!
如果這是報應的話
不想自欺欺人
她是最美的風景
不能讓你就此放棄
不想被人看見流淚
只不過是選錯了人
男人那個不能不行
他的丫頭回來了
給他自由
她從來都不懂他
沒有回頭路
沒有辦法原諒
只要她開心就好
一切都結束了
追到家里了
哪有回頭的路?
就是要寵她
界限在哪里
幫她找個好男人嫁了
絕世好損友
更衣室里
先撲了再說
這種事不能矜持
到底是誰在嫉妒
男人無法抵抗女人的主動
她只想要這樣的瘋狂
難道是一場夢?
男人也有生理期
把自尊扔在腳底下
重新開始吧
可笑的悲劇
讓他自己來決定
說不說有那么重要嗎
我只是愛你啊
老天爺跟他開了大玩笑
她還要得起嗎?
她的付出還有意義嗎
總有什么不對勁
親了他一下
沒有誰是完美的
你還會不會抱啊
慎重對待你的前途
自己老公就是天下第一帥
原來都說過離婚
口味真重
一星期不下床
一切都來得及
為什么不能為她想
想清楚要什么再說
愛沒有辦法假裝
愛情沒有辦法勉強
都是為了愛
你這是要做什么
我會覺得很幸福
順其自然
你就是這樣報復我的嗎
誰人不年輕
孩子是最好的潤滑劑
不該怨恨她
憋著心里不能說
不要讓自己后悔
你的罪就是勾引了我
不能讓她稱心
都是你這個小妖精
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是個女人都吃醋
婚姻不會后悔
遇上你是她的造化
任何人都有弱點
不許你詆毀她
你還裝什么裝
蘇凡,一定要幸福!
要是有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人
你不恨我嗎
趕出家門
前所未有的輕松
她就是個笑話
到底是誰的錯
他為什么要拒絕
好男兒就要建功立業
我不會為他擔心
你帶著她走
不要擔心我
他的事和我無關
一切都安排妥當了
你的時間不多了
是你救了他
我不適合結婚
就讓他們認為我是個好色的男人
出門踩上臭狗屎
你不也是第三者嗎
沒有人能做到
無路可退
為什么不告訴他
還能做什么呢
他又算什么呢
這一切有什么意義
沒那么多巧合
他始終愛著她
狗拿耗子
到底哪一個才是她?
你可別變老了
去了更麻煩
一切都會好的
不能讓你再為我分心
是他讓她飛翔
沒辦法變成另一個人
感情的事沒辦法強求
沒有男人會那么大度
福兮禍所依
不能再等了
從來都不是你的錯
她又何嘗不是
是不是很不可思議
沒辦法替他考慮
出乎意料
這么快就來了
這么快就過去了
做父母從來都不簡單
什么都做不到
他會在那里嗎
這是一場謀殺
都是因為他
為什么要落得這樣的下場
哪有小飛
還是別裝嫩了
該怎么開口
上天是公平的
第一眼想見的是她
還是不要尷尬了
只有你在
一定得讓他回來
不得不在意
明天一起去
她是多余的
愛不是感動
不是你可以控制的
想要和你交換
她不會回來了
無法欺騙他
你是這樣的人嗎
相對卻是無言
咽回去的眼淚
你的心里早就有了決定
遲來的道歉
你就是你
我不是個蠢女人
讓他迷醉了
一個溫潤的聲音
心頭的悸動
只有喜歡才會用心
他只是在逃避
擒賊先擒王
這都是怎么回事啊
請您理解他
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他不會聽我的
都是自找的
你要注意分寸
我會和你解釋清楚
你這個騙子
不要忘了他嗎
為什么要生氣呢
這才圓滿了
這是她的目的
不想給他什么誤會
死心眼是遺傳
我不想你后悔
那樣很奇怪
心痛就放棄
他是真的愛她啊
男兒有淚不輕彈
怎么這么幼稚
沒必要再拖著了
這樣才是正常的
他說她是最棒的
肯定比她好
隱瞞的理由
想耍我,沒那么容易
絕對不能冒險
是時候結束了
自以為是的惡果
你們都是一樣的人
消失的泡沫
總算是正常了
以柔克剛也是可以做到的
各有所好
沒有必要再追究
只有你能帶走他
你不比任何人差
腦子壞掉了
這就是新婚夜
永遠都不要忘了你是誰
霍漱清不需要一個病人
生個孩子也是任務
連妻子的義務都不能盡
這一切都太意外了
他要是不說就別問
電影里的場景
并不是好的選擇
破鏡難重圓
她不比希悠差
我不能再像過去那樣了
霍漱清就是個壞男人
獨一無二的情書
不是一味地享受
總是這樣護短
我是有目的的
這樣是不是太苛刻了
居然這么多巧合
真是個厲害的女人
你真是條好狗
他最喜歡玫瑰
到底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玫瑰花的誘惑
說不出來的嫉妒
防火防盜防閨蜜
你這個小笨豬
你這個流氓
必須盡快動手
肯定不會無動于衷
那就太沒品了
為什么總是向著她?
幸福沒辦法假裝
就這樣算了吧
總有一天會離開你
要有心理準備
不要厚此薄彼
還真是高冷啊
我是方家的希悠
說不出的安全感
如果有緣的話
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利用這份感情
你有你的方式
沒有你可怎么辦
心血來潮
怎么會這樣后知后覺
你就是紅顏禍水
抓住要害
你們真是心有靈犀
不歡而散
這才是最大的吸引力
只是冰山一角
你已經能滿足我了
我需要你來幫我
小人總是有陰招
他的口碑很好
為什么非要強迫自己
畢竟是一家人
根本不了解他
兩個傻瓜
你就是個老流忙
敬酒不吃吃罰酒
不能動搖漱清
需要安靜的生活
只能見招拆招
不知天高地厚
雪夜偶遇
我認你是我的朋友
這樣的江采囡
你老婆還很年輕
怎么變得這么糊涂
是她自己決定的
真的那么愛她嗎
就是因為太愛他啊
他會拼了命守護
受夠你的自作主張了
你就這么聽話?
我會處理干凈
我不會阻止你
其他的事交給我
還想和我斗?
我答應過你
她早就出軌了
霍漱清真是狠
真不嫌肉麻
迦因回來了
你還真是自戀
被溫柔地撫摸
男人也有想哭的時候
逃避沒有用
他也會自責
你根本不知道
很像一家人
捫心自問
他還是介意的
與眾不同
注意分寸
恩愛秀到沒朋友
學會寵老婆才會成功
都會慢慢長大
這就是坦誠相待嗎
還好不算晚
謊言也挺好
過度關心
心里的那個人是誰
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
只不過是幻想
只是酒精的作用
這樣才會變得更親密
從未這樣親近
這么厲害
他的驕傲
你不服氣嗎
這才是家啊
就跟做夢一樣
相信我,也相信你
淪為棄子
有點反感
你總是讓我意外
不要趕我走
不會再有人怪怨她了
說不出的尷尬
不能容忍
只是個普通女孩
我不想再提了
不想讓人打擾她
這樣也很好
讓她留下來
你的答案是什么
早就沒有選擇了
做不了主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
沒有別的依靠
畢竟不一樣
重視霍漱清
這才是親老婆啊
根本舍不得
屬于他的天倫之樂
不是那種喜歡
怎么樣才是最好
這是誰的錯
不要放棄他
你真是不可理喻
不會原諒你
讓她為所欲為
做點實在的事
但愿不要拒絕
他有自己的小算盤
其實什么都知道
她是最懂我的人
這個也有秘訣?
上下求索
少兒不宜
偷偷見面
現在不是時候
我會讓她知道有什么后果
該拆臺就拆臺
不是善茬
黑夜里的心痛
她是他唯一的力量
的確很有氣派
這才是我的種
說不出的感激
低下驕傲的頭
你一直想要的生活
沒有人可以代替你
我不會輕易放過傷害她的人
就是大小姐脾氣
做個聰明的女人
哪有這樣的交易
他是最重要的
撩人不成反被撩
意外的為難
偷偷保護她
意外相逢
這是一個秘密
第一次碰杯
很有她的風格
你沒有權利過問
滿滿的驕傲和自豪
夸老公就是日常
風雪夜歸人
他所不知道的那些
只是因為看見了她
何必這樣強迫自己
不能成為罪人
我們的投名狀
怎么是你
忙了是好事
心里的一根刺
難過到哭
不能留下后患
虎毒不食子
善意的謊言
這是最后的機會
沒有什么是確定的
都是心知肚明
我不想這樣
你們都這樣自以為是
她是我的雪初
不能看著不管
尊重我身為丈夫的權利
是我自己陷進去了
他想要掌控一切
傷疤還在痛
還是給她一點信任吧
竟然到了這樣的地步
不能讓她知道
深深的內疚
我咽不下這口氣
這就是愛人和朋友的區別
有點恍惚
謝謝你的理解
真是很意外
夫妻聯手
我不能原諒
艱巨和危險的任務
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是我一個人的錯
是我害了大家
都是她太得意忘形
不會再問為什么
不能說出去
不配做媽媽
他的證明
真正的家
關心你的不止我一個人
肯定有問題
只有你才能給我
我運氣好才會遇見你
對癥下藥
你別再管了
都是自己人的糾紛
你怎么這么糊涂
早點嫁人算了
他在外面有人了
這樣簡直是大媽
都是尷尬
已經沒有可能了
這些賬會算清楚
女人還是要軟和一點
也許是件好事
不會不放在心上
只是你的想象而已
我的任務就是你
我們都要選擇
生活就這么被決定了
不能太客氣了
是我的損失
小心不為過
我有分寸的
什么屎盆子都要扣
我們不能輸
你們喜歡的是那種類型
唯一像他的孩子
不想讓自己痛苦
置我于何地
意外太多了
不能設身處地著想
沒辦法退出了
沒必要趕盡殺絕
掌上的明珠
蹩腳的謊話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不是心頭的青黛
這只是開始
怎么可能若無其事
你是最完美的女人
真是異想天開
有什么值得驕傲的
不寒而栗
不識時務
你是我的依靠
不會輕易相信
是不是太諷刺了
別落井下石了
我該怎么去相信
男人沒那么堅強
有這么靈嗎
手段真老道
他懟的對
你終于明白了
那個人是你
玩得團團轉
沒有選擇的權利
到底誰利用了誰
真是白疼了
還有仇沒有報
你這個大燈泡
不能給他人做嫁衣
未必做不到
只有她在幫你嗎
只為了他緊張
怎么會不愛啊
怎么說的出來
這樣的人很可怕
幸好是我
半信半疑
忍不住想
這是男人的本能
我不是個好妻子
你是個好男人
軟硬不吃
只是為了她自己的利益
我們都不要放棄
不能便宜了她
她不是完美無缺的嗎
做了我最討厭的事
就這么離開
要出大事了
這就是真相嗎
還是個死心眼
我下不了手
同甘共苦
魔戒的奴隸
你們兩個都暴力
非要分道揚鑣嗎
你會忌恨我嗎
這是我們的幸運
打蛇打七寸
讓你起不了床
只要你一個女人
可能會適得其反
反倒是件好事
能給他一個家嗎
能理解我嗎
總有一天會失去他
也許不是這樣的命運
你覺得我變了嗎
也許不是這樣的命運
你覺得我變了嗎
這就是他的初衷
怎么能放心
你怎么這么貪心
親者痛仇者快
不如真正做點有用的事
你怎么這么幼稚
不能互相猜忌
早就有了界定
不會就這么罷手的
喜歡和你在一起
看你囂張到什么時候
這也算是緣分
怕什么呢
是個幼稚的孩子
還是需要一點浪漫的
年輕的生命不是拿來抱怨的
不如敞開了說
凌遲之刑
這才是絕殺
不知道會是誰
請你保護他
疼你都不夠
值得欣慰的事
總是毫無預兆地夸
可能只是臆想
是你們的心魔
沒有誰會一帆風順
料理后事
他一直都是這樣
低級的錯誤
怪異的冷靜
非得要這樣嗎
你就這么討厭我?
這是最后一次
輕裝才能上陣
唇亡齒寒
她想要的更多
另有內情
怎么就這么沒用
如魚得水
不能分彼此
絕對不能容忍
一切都是為了她
有個分寸
事出反常必有妖
難道要我成全他們嗎
這是最后一次了
把狐貍精打回原形
才不需要可憐
不會原諒她
孩子氣的一面
哪有那么簡單
這是個意外
被風吹落的花瓣
終究是個凡人
國色天香
命里的劫數
很強烈的感覺
最好別惹我
為什么我只喜歡你
你還會聽我的嗎
誰都別管了
何不順水推舟
你別耍賴
這就是原因
她的形象很符合
我們都該放手了
優柔寡斷最傷人
真是不能小看了你
握手言和
她的男神
我們是夫妻
她有什么目的
殊途同歸
兩個男人
傳播好孕氣
覺得不錯又怎樣
都是緣分
我有潔癖
她的美麗
如此迷戀
事態不妙
誰也不許碰他
只不過是報復而已
為什么我就不行
他怎么會關心
幻覺還是真實
你是預言家嗎
你沒必要強迫自己
如同親生
吃什么飛醋?
再也不想管了
隨便你怎么想
幸還是不幸
坐到我的位置上
開心不起來
真是不可理喻
成全你還是成全我
好,離婚!
希悠,祝你幸福
你在哪里?
為什么都要這樣?
關心則亂
一箭雙雕
怎么翻得出如來佛的手心
騎虎難下
花樣年華
小人心計
焦慮太多
不能再有閃失了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爹
沒有誰是干干凈凈的
出軌者的感同身受
早就被馴化了
辦法總是有的
來的都是客
她是你的公主
被比到了塵埃里
讓不讓人活
大言不慚的自戀狂
不再敵視她
還能有什么本事
小三理論
這就是原罪
只是看起來強大
不要牽連到你
能讓就讓
要好好利用下
主動求寵
要你媽還是要我
等不到的人
她就是笑話
真當事辦了?
我是為了你
夢見瑾之了
沒有消停的
食色性也
沒必要勉強
演出來看的
怎么可能一樣?
感同身受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你居然會這樣
絕對不會拱手相讓
否極泰來
給他一個時間
這就是你的解釋?
緣來如此
有些放心不下
想老婆沒什么不好
你就是太實誠
山雨欲來
人比人氣死人
我不會后悔
人心都要暖
不知道是什么心思
他又沒欠著你
總歸是一家人
距離并沒有那么遠
到底是誰
我們罩著你
還嫌丟人丟不夠?
怎么這么小心眼
太冒險了
必須自己承擔
真是沒用
連個招呼都不打
不能再瞞著了
就是這樣的結局
*注:由于目前本站會員的日益增多,服務器的負擔越來越重,加上經常有黑客攻擊本站導致大家在訪問時不正常的現象會頻繁出現 ,因此我們特開啟了緩存技術,最新章節可能會延時顯示,有時章節已經更新了但是暫時還沒有顯示出來而已,所以希望大家能盡量把書放入書架登陸后實時查看。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