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十里詭谷 > 第二十九章:欲其絕望先給希望(作者:莫問前路彷徨)
十里詭谷

《十里詭谷》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九章:欲其絕望先給希望

    “什么合作!”

    陳塵自始至終未抬頭看呼延凝雪一眼。

    但聽到這句話,他心里突然來了興致,至今仍有一道難題未解,若是利用呼延凝雪,興許有一搏之力。

    “完顏寧可以死在黎國,但本公主要看到長孫婄鈺的絕望!”

    呼延凝雪目光深邃,恨意由心而發,冷若徹骨寒風。

    陳塵直起了腰肢,笑著搖頭:“寧公子死在黎國對臣可沒什么好處!”

    “難道大人還想放他回莊國嗎?”呼延凝雪不解,以她近日的觀察,再加上昨天發生的意外,陳塵沒有理由拒絕這個提議才對!

    “若是這件事,公主還是請回吧,臣沒興趣合作!”陳塵神態平靜,抬手做請。

    “難道我的猜測有誤!”呼延凝雪心中懷疑,可一觀陳塵并不像作假,似乎真的對完顏寧的死活沒興趣。

    “大人可有所求?本公主必會滿足!”

    “若說所求,還真有件事想請公主幫忙!”

    陳塵故作一副言談所致,而非早有預謀之態,眼中盡顯奸詐猥瑣之姿。

    呼延凝雪對這眼神極為熟悉,就是那些個心思不軌的貴族子弟才敢用這眼神看她,心里想著的也盡是些不干凈的事,當即怒道:“有些事,還是希望大人不要亂想!”

    “公主莫急,本官只是覺得此行霧國路途跋涉,若是沒個隨行伴女實在有些寂寞了!”

    陳塵露出憨厚笑容,臉頰微紅,說起話來還有些不好意思。

    “呵!”呼延凝雪眼色鄙夷,半退了一步,方才開口:“無論是宮中侍女,還是國都藝女,大人只管挑選,臨行時本公主自會派人送到大人的轎子里!”

    “當真!”陳塵眼中光芒乍現,喜形于色,欲浮于表。

    “放心,一個女人而已,黎國不缺!”呼延凝雪揮手衣袖,對陳塵的目光很是厭煩。

    陳塵大喜,忙抻著衣袖附耳一側,低聲說著自己的訴求。

    呼延凝雪面色陰晴而變,厲聲否決:“此人決不能碰,即便是我也無法承受父王的怒火!

    “那此事可就沒得商量了,下官對她魂牽夢繞,別無所求,況且國主對公主寵溺萬分,責罰過后也就了事了!”

    陳塵一邊說服,一邊觀察著呼延凝雪的神情,略有松動。

    “大人最好還是想一想,這樣的女人即便得到了,恐怕也無福消受!”

    “無妨,本官雖不習武,卻懂得用藥,迷藥幻藥更是擅長,一定讓她服服帖帖,生不起半點亂子!”

    陳塵一再保證。

    呼延凝雪聽其言論,心中惡寒,也對陳塵這個人的印象跌至冰點,但并不妨礙兩人的合作,即便最終出事了,她只需將陳塵出賣即可,所以點頭應了下來。

    陳塵忙俯首道謝,接著問道:“如何讓長孫婄鈺絕望?公主盡管吩咐,下官一定遵從!”

    “南國是她命之所至,只要先生拒絕幫她進言救國,就能讓她絕望!”

    呼延凝雪說的咬牙切齒。

    陳塵挑目看了她一眼,起身輕咳道:“公主年紀尚輕,下手還不夠狠辣,如此不算絕望!”

    “難道大人有更好的提議?”呼延凝雪好奇道。

    陳塵嘴角一咧,拂袖怡然開口:“實不相瞞,人心之道下官頗有研究,想讓其絕望必先給其希望!

    “如何給其希望?”

    “那自然是”

    聽著陳塵諫言,呼延凝雪嘖嘖稱奇,甚至難掩笑容,舉目稱贊:“也只有大人才能想到如此狠辣詭詐的計謀!”

    陳塵跟著賠笑,雖然這話聽起來并不像贊美。

    出了國宮。

    一道身影不知從何而來,已經跟在陳塵腳步之后。

    “大人這么做會不會太狠了?長孫姑娘恐怕會因此記恨于你!

    “她恨不恨我,我不知道!但是不這么做,你我都出不了城,南國恐怕也會陷入危急!”

    話音落,夏蕓韻的腳步止住了。

    “干什么?回家!”陳塵不解。

    夏蕓韻只是看著他,久久而言:“難道大人已經解除了南國之圍?且安排了安然出城的良策?”

    “沒有這本事,我如何能征服夏大人呢?”陳塵兩顆銳利的虎牙在白日晴空下格外亮眼。

    天空突然落下起細雪。

    昨日與番恒飲酒一日,今日又整蠱了寧公子。

    兩日看來都是在玩樂,甚至還有點小孩脾氣,何時解的南國之圍?又是何時安的出逃計劃,夏蕓韻想不通。

    “行了,快走吧,雪似乎要下大了!”陳塵抬手遮于頭頂,疾步率先離去。

    夏蕓韻深吸了一口氣,她到底選了一個怎樣的人,所言若為真,當是恐怖如斯。

    手無寸鐵,力不縛雞,卻在強權國道中游刃有余。

    此時陳塵的宅門前,長孫婄鈺捂著俏臉通紅,呼氣凝珠,似乎是沒有預料到氣候的突然降溫。

    夏清跟在其后,用袖口為其遮擋風寒,關切道:“小姐,咱們還是先回去吧,取上一件衣服再來等!

    “無妨,先生應該快要回來了,聽說他被完顏寧刺殺,也不知傷勢如何!”

    長孫婄鈺顧盼路口,強忍著侵體的寒意。

    陳塵和夏蕓韻的身影日落黃昏中走入視線。

    長孫婄鈺立刻松了一口氣,手里拎著南國傷藥,和陶土小鍋。

    沒等她懷著關切上前詢問時,陳塵直接繞道進了宅院,面容冰冷,甚至一絲目光都未落在過她身上。

    夏蕓韻手持銅劍,站定在門前,意在阻止。

    雖然她覺得這樣做對長孫婄鈺不公平,但既已認主,也只會聽命于主。

    “太宰大人難道想出爾反爾嗎?”夏清的脾氣不同長孫婄鈺,懷著滿目的憤怒,便要闖入質問。

    “噌~”

    夏蕓韻手中銅劍出鞘,劍鋒擋在夏清面前。

    夏清不認識夏蕓韻,也不會手下留情,手里的劍拔了出去。

    “砰~”

    一聲響動,夏蕓韻只是劍柄一推,就將夏清甩到數米之外。

    “你怎么樣!”長孫婄鈺趕忙扶起夏清,查探傷勢。

    “太宰大人不便見客,長孫姑娘請回吧!”夏蕓韻冷聲開口,就要關門。

    長孫婄鈺連忙跑去,遞過手里的陶鍋:“幫我把這些藥石和湯羹給陳大人,都是用來治療刀劍傷的!”

    夏蕓韻遲疑過后,接到手中,將門也緊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