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全職國醫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方浩洋和譚廣平(為冼奮加更(作者:方千金)
全職國醫

《全職國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七百四十一章 方浩洋和譚廣平(為冼奮加更

    “一熱一涼,一內一外,內服外泡,虛實同進,固本培元,三管齊下,妙,妙啊?!?br />
    羅元辰把方寒擬出來的方子和寫出來的治療方案足足仔仔細細,前前后后的看了三遍,這才禁不住出聲贊道。

    “是啊,這個法子要比我們之前預想的安全的多?!敝芡x點頭。

    “不是這個法子比我們之前預想的安全,而是這個法子比我們之前預想的難度要高的多?!?br />
    羅元辰伸手一指道:“你看看小方畫的經絡,這兩種藥物的運行路線,要錯開,首先要掌握兩種藥物的先后,單單這一點就不容易,而且你看這個方子......”

    “這兩個方劑,還有這個思路,再看這兒,想要想出這樣的治療方案,不僅僅要對各種藥物很精通,還要辯證的相當準確,同時針灸方面也不能差......”

    “在藥物的配伍方面,羅老您看這兒,這一味藥,簡直就是神來之筆......”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邊上的韓進武依舊是目瞪口呆。

    眼前這兩位真的是羅元辰和周同輝?

    怎么像兩個小孩子得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正在琢磨著該怎么玩呢,一點沉穩勁也沒有。

    周同輝和羅元辰足足研究了好一會兒,這才看向方寒。

    “小方,這個法子你究竟是怎么想出來的?”

    “是啊,真是讓人驚嘆?!?br />
    “周老,羅老 我也只是以前看過類似的病案,然后依葫蘆畫瓢,照貓畫虎,修改了一下方劑罷了?!狈胶χ忉?,并且找了一個借口。

    這個方案的含金量方寒是知道的,因而方寒謙虛了一下。

    “以前是有過類似的病案,可區別還是有的,即便是有參照,你能琢磨出這樣的法子,也著實讓人吃驚?!?br />
    方寒面前的可是羅元辰和周同輝,羅元辰看過的病案和醫書也著實不少,確實看過有些類似的,可類似并不代表相同。

    再說了,即便是相同,有些法子也不是能仿照的。

    中醫在有些病癥的治療上難度確實是很大的,針灸方劑配合,水平不夠你知道法子也沒辦法用。

    比如方寒在江中搶救王老的那一次,必須要七寸針,那就必須七寸針,都知道辦法,你不會七寸針就只能干瞪眼。

    “也是周老和羅老你們剛才給了我啟發?!?br />
    “小方你就別謙虛了?!?br />
    羅元辰笑著道:“我是早就聽說過你的事,卻沒想到還是小看你了,年紀輕輕,你宛然已經有了大醫的水準了?!?br />
    “是啊?!?br />
    周同輝笑著道:“要不是小方你實在太年輕,我都打算向保-健-局推薦你了?!?br />
    “啪!”

    邊上韓進武差點一個沒坐穩,還好扶住了桌子。

    向保健局推薦?

    這也太夸張了了。

    周同輝所說的保-健-局那可不是地方上的,而是中ya

    g保-健局,能進中ya

    g保-健局的那可都是大拿中的大拿。

    燕京醫院雖說是部屬醫院,負責老干部的身體健康,負責燕京數萬干部的身體健康,可和保-健局相比,那卻差了些。

    保-健局的專家那才是真正的專家。

    羅元辰周同輝等人為什么地位高,為什么身份尊崇,也正是因為如此。

    方寒這才多大,竟然能讓周同輝如此夸張。

    “不著急,過幾年再說?!绷_元辰呵呵一笑。

    方寒笑了笑,沒再吭聲。

    羅元辰和周同輝又研究了一會兒,這才道:“既然方案已經定了,那就準備治療吧,小方你把方案重新寫一下,讓小韓去準備?!?br />
    這張紙是方寒的草稿,上面畫的很亂,自然是不能當成處方的。

    方寒接過重新寫了一遍,然后交給韓進武。

    韓進武吩咐人去準備,方寒和羅元辰三個人則再次回到了病房。

    梁老看著方寒幾個人回來,只是看了一眼,并不吭聲,周同輝則拿著方子走上前:“梁老,這是我們商議的治療方案,比之前的方案更穩妥?!?br />
    “行了,我也不看了,也看不懂,專業的事情專業的人來做,我就不插手了?!绷豪蠑[了擺手。

    梁玉武病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情況怎么樣梁家人很清楚。

    這世上有些病好治,有些病難治,特別是狂證之類,簡單的很好治,復雜的可能一輩子都治不好。

    心病還需心藥醫,梁玉武這個病說穿了也是心病,自己想不開,然后再加上早期治療不當,導致病情越發復雜。

    而且梁玉武這個病還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狂證,狂躁,心火內治,身體一直被掏空,繼續下去,后果不堪設想。

    ......

    方浩洋按照指示牌,一路來到了中醫科的值班室。

    還沒進門,方浩洋就被譚廣平攔住了。

    “你是干什么的?”

    譚廣平剛和徐錦波通過電話不久,心情不怎么好,要是平常,他一位大主任還真不會搭理來科室的閑人,有的是人詢問。

    “我找方寒?!?br />
    方浩洋看了一眼譚廣平,沒認出來。

    譚廣平是燕京中醫科的主任,名氣不小,方浩洋知道這個人,可沒見過,雖然見過照片,可照片和真人還是有區別的。

    方浩洋又不會時時刻刻盯著譚廣平的照片看,也只是匆匆一瞥,自然記不太清,譚廣平又不是美女。

    “你找方寒的?”

    譚廣平看著方浩洋,方浩洋不認識譚廣平,譚廣平同樣不認識方浩洋。

    別說不認識了,要不是因為方寒,譚廣平甚至都不知道方浩洋這個人。

    地方醫院多了,科室主任是誰譚廣平需要知道嗎?

    完全不需要。

    “對?!?br />
    方浩洋不清楚對方就是譚廣平,還以為是燕京醫院的某位主任或者醫生呢,也很客氣,笑著道:“我是從江中來的,來燕京辦點事,方寒人不在嗎?”

    “方寒現在已經不在中醫科了,去了急診了?!?br />
    譚廣平還以為方浩洋是方寒的老鄉亦或者朋友之類的,畢竟方浩洋出門又不穿白大褂,臉上也沒寫職務和名字。

    “去了急診科?”

    方浩洋愣了一下,這一茬他竟然忘了,然后笑著道謝:“謝謝了?!?br />
    說著方浩洋轉身就走,既然方寒不在,方浩洋也沒有繼續在中醫科的必要了。

    前兩天方浩洋給方寒打電話,方寒是說過這一茬,一著急方浩洋有些沒想起來。方寒這小子,真是走到哪兒都不安生,真能折騰,這才來了幾天,就從中醫科折騰到了急診科。

    想到這兒,方浩洋就有些納悶,方寒既然去了急診科,譚廣平整天打什么電話?

    方寒會左右半肝切除方浩洋自然是知道的,得知方寒去了急診科,方浩洋也不著急了。

    或許是方寒正在手術,所以關機了,雖然手術也沒必要關機,可也不是不可以關機。

    想到這兒,方浩洋也就放心了,來的時候是急匆匆的,出來的時候方浩洋就悠閑了。

    他也是第一次來燕京醫院,正好看一看燕京醫院。

    “也沒比我們江中院好多少嘛,也就科室多一些,設備好一些,地方大一些嘛......”

    一路走走停停,方浩洋終于溜達到了急診科。

    來到護士臺,方浩洋詢問分診臺的護士:“問一下,你們急診科是不是有一位叫方寒的醫生?”

    “您找方醫生?”

    護士看了一眼方浩洋。

    “對,我是方寒的朋友,來京城辦點事,方寒在不在?”

    “方醫生是我們急診科的醫生,我也不清楚方醫生在哪兒,已經好半天沒看到方醫生了......”

    正說著,護士看到了遠處的李俊賢。

    “李醫生?!?br />
    李俊賢急忙走過來,笑呵呵的問:“劉護士有事?”

    “李醫生,這位是方醫生的朋友,來找方醫生的?!?br />
    李俊賢這才看向方浩洋,把方浩洋從頭看到腳,又從腳看到頭:“你找方醫生?”

    “對,方寒在不在?”方浩洋點著頭,心說這人什么毛病,什么眼神這是。

    “你找方醫生什么事?”李俊賢就像是查戶口的。

    必須問清楚了,方醫生那可是大專家,不問清楚,隨便什么人都能找方醫生,這還了得?

    “我是方寒的領導,來京城辦點事,過來看看方寒?!?br />
    “領導?”

    李俊賢一愣,急忙問:“您是江中院來的?”

    “對?!狈胶蒲簏c頭。

    李俊賢瞬間就熱情了:“您好您好,我是李俊賢,燕京醫院急診科的住院醫,這兩天我就跟著方醫生?!?br />
    “方寒呢?”方浩洋才懶得管李俊賢是誰呢,左右看了看,沒見著人啊。

    “方醫生這會兒不在科室?!?br />
    “不在科室?”

    方浩洋的心又揪起來了,人不在中醫科,也不在急診科,手機還關機,這......

    “方醫生被周同輝周老叫走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崩羁≠t繼續道。

    方浩洋一聽,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周同輝周老?”

    “對?!崩羁≠t笑著點頭,然后很是客氣的問:“您怎么稱呼?”

    “我姓方?!狈胶蒲蠡亓艘痪?,又左右看著,方寒竟然被周同輝叫去了,這小子。

    方寒和周同輝認識這個方浩洋自然知道,周同輝去過江中院一次,可這小子才來燕京就遇上了周同輝還真是出乎方浩洋的意料。

    周同輝這樣的大權威可不是經常在燕京醫院的,燕京醫院的一些醫生都不一定見得著,更別說方寒這新來的進修生。

    “姓方?”李俊賢一愣,方醫生也姓方,這位該不會是方醫生的長輩吧?

    :四連更送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