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明朝大紈绔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隔空交手終得見,苗女米魯智計全(中)(作者:貪狼獨坐)
明朝大紈绔

《明朝大紈绔》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百六十二章 隔空交手終得見,苗女米魯智計全(中)

    “等你被擒見到本督時,本督再告訴你。”

    張小公爺笑瞇瞇的對著江上的那苗家女子,輕嘆道“卿本佳人,奈何為賊?!”

    那江上的苗家女子卻突然失語,只是竹筏逆江而上卻是速度不慢。

    便是在張小公爺望著那竹筏便是要消失前,才聽的那苗女脆生生的聲音傳來。

    “公子當真不肯一見么?!妾身若見之公子,便請降了呢!”

    張小公爺撇撇嘴,你當小爺三歲孩子呢?!

    鴇兒愛鈔、姐兒愛俏,這是沒錯。

    但咱真沒認為自己已經是帥到能讓對方投降的地步,忠武王高孝瓘都只是面具遮顏出戰而已。

    “您若真降,自可一見!”

    張著,一擺手讓人回寨子里開始清理戰后首尾。

    看著戶必裂耷拉著腦袋垂頭喪氣的模樣,張小公爺便是一番寬慰。

    這苗女智計百出卻不是你的錯,畢竟那會兒黔州從布政使、按察使到都指揮使都被她坑了。

    直接帶著四千人都被她連鍋端掉,以一己之力攪動這黔州風云。

    在她手上吃了點兒虧,這不算什么。

    然后又說這事兒也得怪本督,之前也有些太順利了以至于忽略了這苗女的狡詐……

    總之就是讓功考把放跑了苗女的事情,記在自己頭上。

    戶必裂這邊只記功績,不記錯處。

    這感激的戶必裂要給小公爺磕頭,這真真是從來沒遇過的上司啊!

    明明是自己的錯他卻扛黑鍋,功績全是你們的、過錯全是他自己的。

    在這樣的督撫手下辦事那還不賣命干活兒,等什么?!

    回到了寨子里戶必裂咬牙切齒的帶著人幾乎把整個山寨都掀了一遍,恨不得每一寸都挖開瞅瞅。

    還真叫他挖出來來了一些好東西,比如米魯藏在這里的些許糧秣、金銀。

    還有一些藏起來瑟瑟發抖的婦幼,這些人全都被抓起來一并押送回去。

    這一戰大約能夠算是國防軍入黔州以來打的最艱苦的一場,雖然沒有陣亡的卻受傷甚眾。

    戰后一點算居然輕重傷員有近兩百人,好在鎧甲得力重傷致殘的沒有多少。

    又帶有醫官處置了一下,整個作戰來說除了米魯跑掉之外算是完勝。

    但這一戰對方也算是硬茬兒,前后挨了好些炮彈居然沒有潰散還在死拼。

    一般的山寨被打了兩輪就慫了,即便是不慫殺進去后砍上一陣子也就投降了。

    唯獨這山寨竟是足足抵擋了有半個多時辰,中途還數次試圖突圍逃竄。

    但脖子終究是沒有鋼刀硬,藤甲還是擋不住火槍。

    對方近兩千的壯丁被炮轟、火槍橫掃,再砍殺了一番足足躺下了六百余人后終究是投降了。

    此一役很快的瘋傳整個黔州,四大土司家族全數默默的開始散播這個消息。

    米魯藏身山寨被徹底剿滅,陣斬首級六百四十七、俘四千三百有奇。

    把這個消息放出去就是要告訴那些其他的山寨,別想著收留米魯!

    誰敢收留就是找死,直接破寨滅門!

    一邊宣傳此事,另一邊他們卻都沒有閑著不斷的在清掃那些跟米魯有牽涉的山寨。

    你說你跟米魯沒牽涉?!我特么覺著你有,那你就有!

    你沒有勞資怎么有人手開山筑路、整飭河道啊?!

    所以你們必須有,沒有也得有!

    張小公爺對此灰常的滿意,哪怕是一張廁紙也是有他的用處的啊!

    這些個黔州狗犢子們雖然都是一群老狗批,但好歹還能管點兒用。

    至少現在前前后后破掉了兩千余山寨,歷史上斬、俘虜六千余人估計跑掉的不少。

    那些土司們瞞報的肯定也不少,畢竟他們深耕這黔州多年關系復雜。

    指不定就有這親眷、那故舊,大軍殺完人能扯呼他們還得在這地兒呆下去呢。

    所以自然是不能做的太過分,宋家為何有苗、土二族敢不服?!

    這也是有歷史緣由的,宋家原本做主的可不是現在這支。

    元初有宋隆濟任雍真葛蠻土司,領軍起義抗元聚眾數十萬并多次獲勝聲威赫赫。

    結果《元史》載“宋阿重,生獲其叔隆濟來獻,升其官,賜衣一襲”,這就很尼瑪了。

    被自己親侄兒給懟了,老宋估計被砍頭的時候也很草泥馬。

    從黔州到滇南,甚至到桂西都無數部族支持自己。

    結果自己最終卻慘死在了自己的族侄手里,這怎么能不讓老宋唏噓。

    宋阿重雖然后來繼承了族叔的位置,可水東這邊只是被他武力懾服而已。

    實際上宋阿重的名頭算是徹底壞了,這導致的是哪怕是安家跟他們關系好的時候都防著一手。

    大明也不曾真正的信任過他們,老祖上畢竟出了一個連自己族叔都斬了換官職的啊!

    有宋家這個前車之鑒,其他家自然是不敢做的太過分的。

    而張小公爺之所以敢啟用宋家,是因為他熟讀《明史》知道宋家哪怕到完犢子也沒背叛大明。

    被安家脅迫著造反過一回,但一直想投奔回來的。

    而且宋家知道自己立身不正,迫切的想要給自己正名于是他們多數選擇是站在大明這一邊。

    “……破寨二千四百有奇,俘四萬七千五百有奇,繳金二千三百兩、銀八萬兩……”

    張小公爺看著這份匯報不由得苦笑,這可真是“人無三分銀”啊!

    破寨二千四百多,抓了四萬多俘虜結果繳獲的金銀就這么點兒。

    粵北幾個最大的山寨都比他們攏共加起來的金銀,要多很多啊!

    “……滇南來報,賊婦米魯逃竄至其境內。本欲緝拿,然賊婦狡猾竟逃竄之……”

    張小公爺撇了撇嘴,分明是滇南的土司們看著黔州這平亂的模樣被嚇著了。

    根本就不敢收留米魯,又怕擒了她落下罵名干脆就趕她走得了。

    張小公爺為何不在乎米魯逃竄的事情?!

    因為根本就不必在乎啊!

    小詭計在真實力面前或許能討得一時的便宜,但比拼下去終究得敗亡。

    現在黔州四大土司、下屬數十大山寨頭人,盡數被張小公爺臨以威、誘以利捆住了。

    米魯即便是滿腦子是計卻又能如何?!

    她逃得一時而已,等整個黔州所有支持她的山寨全數被剿滅、一堆人扔去筑路、整河了。

    她又能逃竄到哪兒去?!又能怎么躲藏?!

    歷史上米魯亦是占得一時便宜,但王用敬直接命八萬人兵分八路進剿后她終究還不是敗亡了么?!

    這便是以小博大的結果。

    整體的力量根本就沒法相提并論,大明朝逼急了還能調集其他行省的兵卒進剿。

    大明能承受多次的失敗,但米魯只要敗一次則亡。

    張小公爺翻看著各處的匯報,軍營外卻傳來了陣陣的呼喝聲。

    邊上的妙安小姐姐見狀頓時起身,足利鶴則是一擺手讓侍大將櫻子出去看看。

    沒一會兒便見得生得一雙大長腿的櫻子蹬蹬蹬的跑回來,俏生生的道“公子,擒了個人!”

    “說是給那米魯送信來的,說明日要見您投降呢!”

    張小公爺笑了,這婆娘到底是藏不住了罷!

    卻見張小公爺擺了擺手,笑著道“把那人放了罷!”

    “信就不必了,讓他告訴米魯兩個時辰之內我要見到她。”

    兩個時辰?!櫻子有些疑惑,但這個時代扶桑姑娘的順從讓她不會問為什么。

    反正公子的話就是對的,直接這么告訴他就完了。

    張小公爺則是笑著繼續看手里的匯報,邊上的妙安有些莫名其妙。

    而足利鶴則是若有所思。

    大約過去了一刻鐘左右,便聽得櫻子在屋子外報來“公子,米魯已到。”

    張小公爺這才放下了手里的卷宗,笑著讓櫻子將人領進來。

    那夜米魯在竹筏上打著燈籠只是看得風姿綽約,面容是看不清的。

    但這次在燈火通明之下,頓時她的容顏便顯現出來了。

    即便是張小公爺上輩子由處男哥領路縱橫天下,一度是“五洲走腎不走心,四海留套不留情”……

    (處男哥哇哈哈哈……沒錯!某家便是帶壞他的人!)

    但見之這米魯亦不由得贊嘆,果然是媚姿充盈綽約妖嬈。

    卻見這米魯生著一張略顯嬰兒肥的瓜子臉,有著白皙嬌嫩的肌膚充充盈盈。

    身姿妖嬈無比,前翹后凸幾近達到后世胸擴臀凸美女的那種程度。

    是讓人一見之,便不由得顧盼生憐心下悸動的那種。

    盡管她身穿著的是一身簡單的扎染,甚至頭發都只是隨意的梳起。

    但那種不時流露出來的媚態,足以讓無數的男子趨之若鶩。

    無怪乎那阿保居然肯為她不惜造反,甚至那隆禮不顧后果的愿意跟阿保一起共享她。

    這女子的妖嬈分明就不是他們這些個黔州土鱉們,能夠抵擋得住的。

    恐怕那隆暢也是看出這點來了,才將她趕回了娘家罷!

    張小公爺在打量這米魯,米魯也在打量著張小公爺。

    好一會兒了,才見得米魯輕嘆了一句“若您早來三年,妾身何必造反……”

    “為何……為何您現在,才到了這黔州來?!為何……妾身現在才得見于您吶……”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