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女種田忙:邪王爆寵美食妃 > 第1268章 可以考慮下(作者:鳳韭)
丑女種田忙:邪

《丑女種田忙:邪王爆寵美食妃》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268章 可以考慮下

    酸蘿卜很下飯,但做好關鍵看泡的水。

    將泡椒、紅椒、花椒、白糖、白醋、水全部放入到鍋中,大火將水煮開后關火,然后將水放涼即可備用。

    …………

    葉文茂扯了扯嘴角開口道“老六媳婦啊,你傻啊。給堂弟看病收什么錢?

    再說他那么有錢,一點藥而已,他不會不給的。”

    肖氏眼睛瞪了起來,心里暗咒,說的好聽。

    我去你那面館吃一碗面,你還不是要收我的錢。

    她抓著藥包繩子的手指緊了緊,也扯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說道“還是算了吧,文軍還等著他們同意能去他們開的鋪子上做學徒的事呢。”

    葉文茂冷笑道“當什么學徒啊,要當就直接當賬房才是啊……”

    葉文軍郁悶的嘆了口氣道“二哥,別說笑了。我這以前學的東西都忘記的差不多了,再說多年沒有拿筆和算盤,哪能一去就做賬房先生啊。”

    說完他對肖氏說道“媳婦咱們先回去吧,還要熬藥給保兒喝呢。”

    葉文茂其實就是想讓葉文軍去鬧騰葉清和錢君寶,然后讓他做學徒的算盤落空,見他不上當。

    心里想到一個主意,忽然陪著笑臉說道“老六,這怎么是說笑呢,你是葉清的叔叔,小時候也是老聰明的,現在給她一個鋪子做做賬房有什么不可以的。

    別說賬房,當掌柜的也是可以的!”

    而且,我跟你們說啊,那錢家是真有錢啊!

    你想啊才這喬遷的酒宴就花了二百兩,嘖嘖……這錢就跟天上掉下來一樣,怎么得她以后也會拿去孝敬她爹吧。到時候,還得從老五那里下手。從小老五就對你不錯,你多和他說說好話,讓他替你去和韭芽說啊!”

    “我們已經提過了,五哥說等韭芽她回來了之后再幫我問問。”葉文軍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道。

    葉文茂摸著自己下巴故作嘆氣道“哎,你們就好了。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那韭芽了,如今她變有錢人的少奶奶了,就不搭理我這嫡親的二伯父了。

    我前頭,找文山想去錢家那莊子上討個活計,他還不樂意,非說什么韭芽已經跟葉家斷絕了關系了。

    你們說說……是不是不孝,老五是不是也變了?”

    肖氏聽了他這么一大段都不停歇的話,有些悻悻然的說道“二哥,你都快兩年不回老宅了。那韭芽被賣的時候,你們也沒出現幫她一把,如今人家不理你也不奇怪!

    要我說五哥人沒變,倒是咱們都要變一變了。

    我現在是認命了,二哥你和二嫂這段時間也不要再去找五哥了。他心軟,你們要是以后能經常回來,過個一年半載的,說不定韭芽就會忘記這些不高興的事。到時候,五哥才好幫你們。”

    葉文茂對肖氏的話很反感,他皺著眉頭盯著肖氏。

    到底誰是二哥,還說教起自己來了!

    然而想了想自己剛才的計劃,忍了下道“老六媳婦,你說的都對,不過你也別抱什么希望。這為富不仁可不是說說而已,人有錢就是變壞的。只怕以后老五一家和咱們越來越疏遠了。”

    “二哥,你想多了。我媳婦說得都是真的,而且五哥不是那樣的人,我們只要等待,等過些日子,韭芽不那么恨娘了,就好了。”

    葉文茂撇了撇嘴,說道“就你們想法簡單,那韭芽都不是咱們葉家的人了,就算她以后不恨娘把她賣了的事。她也不可能變成幾年前那個乖巧聽話的韭芽!想從她那里要到什么好處,難。

    那丫頭這次能這么絕,未必以后不會更絕,她日子好過了,老五的日子也好過了,但他們有想到咱們嗎?你看看老三家和大妹家。在看看咱們,她哪有把咱們看在眼里?”

    “二哥,別說了。要沒什么事兒,我們這就走了。二哥你若是有空,以后可以回老宅看看爹娘,沒有壞處。”

    葉文軍說完,又叫肖氏趕緊去熬藥。

    他不想站在這兒跟二哥瞎磨嘰了,反正二哥只顧自己,還想攛掇他們夫妻跟五哥反目,當他看不出來不成?

    保兒要吃藥了,還是趕緊去要熬藥要緊。

    至于找葉清相公看病的事,倒是可以考慮。

    只要葉清同意自己去那鋪子里當個學徒,他一定好好干。

    用上三五年,學到的東西就都是自己的了。

    就算不能在葉清的鋪子里當個賬房或者掌柜,到外面去也餓不死。

    肖氏也很快想通了這一點,于是她默不作聲的走去熬藥了。

    葉文茂愣了一下,這葉文軍夫妻轉性子了不成?

    眼角余光看見那個護衛也坐上了馬車車轅架,他決定還是去找老太婆把綢布要過來更重要。

    不過,他不好過,自然也不想別人好過。

    想到這里,葉文茂連忙擋在葉文軍面前,又出主意道“老六,你別急啊,你聽我說啊?”

    見到葉文軍猶豫,葉文茂眼珠轉的飛快說道“你就是不為自己著想,也為你兒子想一想啊。

    再說了,韭芽有錢了,老五家的日子馬上就會好起來了。

    也不會像咱們一樣過這苦巴巴的日子,咱們苦點也就算了,不能讓小的也跟著苦對吧!你們聽我的到時候去找錢君寶吧。當個學徒說出去,臉面都丟了,堂堂的嫡親叔叔給侄女做個店小二。你們不要臉面,葉家還要呢。”

    葉文茂覺得他這么一說,老六夫妻肯定動心。

    葉文軍無動于衷的說道“我有自知之明,沒能力偏偏去要得不到的東西,才是沒臉呢。當個學徒店小二怎么了,怎么就丟臉了。以后學到本事了,再慢慢來嘛。二哥我不和你說了,我要回屋里去了。”

    這幾天葉文軍的頭腦已經清醒了,他還是堅定自己的想法,不想去麻煩葉文山。

    他走之前,突然對葉文茂說道“二哥,這人啊……不能老活在過去。”

    葉文茂挑眉,“你說什么呢,不聽我的話,虧死你!”

    葉文軍轉過身,暗暗搖頭。

    總要讓二哥吃了虧,才知道后悔。

    他知道葉清其實不是心腸太硬的人,自己真求她,她會答應的,但他不愿意這么做。

    他是真的想學真本事,而不是繼續渾渾噩噩的過下去了。

    葉清猶豫了一下,將手里的詩稿交給陳知府,卻說道“這首詩不是我做的,是我寫出來的。”

    “哦,不是你做的。”陳知府愣了愣。

    “確實不是學生做的,只是無意聽見我娘念過。”葉清早就在空間里把另外一首詩和自己身上寫的詩調換了。

    “你娘?”

    “嗯,她已經去世了。”葉清認真說道。

    “環佩叮當

    百步盈香

    一款細碎的蓮步

    玲瓏了,誰的幽幽夢想?

    紅袖輕拂

    溫柔即在指尖

    素手,一厾

    便見到了你的相思模樣……”陳知府小聲念完,有些發愣道“這首詩怎么讀著這么怪,寒陽寫的?這人沒聽說過啊。”

    葉清一本正經的說道“學生已經說了這不是學生寫的,抱歉了。”

    陳知府將詩稿還給葉清道“今日也是事出突然,秋闈在即,你可以有參考啊?”

    “沒有。”葉清搖了搖頭。

    “這樣,那你們回去吧,這邊也沒什么事兒了。”陳知府揮了揮手。

    “那學生告辭了。”葉清微微彎腰施禮,和陳知府告辭。

    第五墨澈跟著葉清正要走,卻被陳知府攔住了,“錢子瞻,你的詩呢?”

    “沒寫,聽見白兄的詩詞那么好,在下慚愧,就沒動筆。”第五墨澈不咸不淡的道。

    “這樣啊,那下次吧,下次你可要早點做好準備才是。”陳知府語重心長的道。

    “學生記下了。”第五墨澈拱拱手,也不等陳知府再說什么,就轉身離去。

    剩下陳知府愣在那兒,心里有些不舒服。

    第五墨澈和葉清走下出來,赫連春正好看見了,他吩咐一個長隨,叫他跟了上去。

    葉清兩人下來之后,他們和霍子孟會和,葉清坐上了馬車。

    赫連春的那個長隨見到霍子孟,眼眸一緊,沒有跟上去,而是轉身回到赫連春身邊報告情況。

    第五墨澈沒有上馬車,說是要一個人走走,再回去。

    不過葉清和霍子孟都不同意。

    第五墨澈有些煩悶,如今他的功力也只剩下一層,無法催動他的易容之術。

    在京城的時候,所有人都以為威北王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绔。

    但在江湖中的他,他不但精通琴棋書畫,武功陣法,最厲害的還是他那手出神入化的易容術。

    他還有個“千面尊者”的雅稱,他的易容之術精妙,可謂毫無破綻。

    不能用易容術,也就不能隨便離開,忍住積壓已久的怨氣,墨澈抑郁不得其解的上了馬車。

    ……

    秋水山莊

    蕭玉衍進來,宋玉書忙走上前招呼,朗聲笑道“蕭公子,稀客啊歡迎,歡迎!”

    “宋兄,好一些日子沒見了,特地過來看看你,近來好嗎?”蕭玉衍在椅子上坐下,對宋玉書拱拱手笑問。

    秋水山莊經營鏢局還有酒樓和醫館,頗有資產,而宋玉書模樣又生得好,武功更是非凡,所以“玉面公子”的名聲在外,交友更是廣闊。

    “玉衍,我的情形你應該有耳聞,我怎么會好呢?你今日過來想必有什么要緊的事吧?”

    “我是來求藥的,也是想念玉珍泡的茶,專程來解饞的。”蕭玉衍笑說。

    “那我去叫珍兒來泡茶。”宋玉書聞言,連忙吩咐小廝去請宋玉珍。

    “多謝。”

    “你要求什么藥,什么藥連你們蕭家都拿不到?”宋玉書有些詫異的看著蕭玉衍。

    “我口渴得很,等我喝了茶后再說。”蕭玉衍說道。

    宋玉書笑笑。

    自己妹妹精通茶道,所泡出來的茶不但好喝,而且好看,所以蕭玉衍來府里一定要喝她泡的茶,可惜蕭玉衍并沒有看上自己妹妹的人。

    不過宋玉書也不在意。

    不一會兒就有兩個小丫鬟將茶具、茶葉端了過來,不過宋玉珍還沒有出現。

    估計是想要再打扮一番再出來吧。

    ……

    宋玉珍正在打扮,棠雪晨就找了過來。

    “珍珍!”

    宋玉珍對棠雪晨淺笑,點點頭“雪姐姐,你怎么來了?”

    “我好悶啊,今天是七夕啊,想出去看看,可是你大哥不讓。”棠雪晨嘆氣道。

    七夕這天,女子結彩縷穿針,向織女乞求心靈手巧,祈求能喜結良緣。

    她想出去看看啊。

    “待在秋水山莊不好嗎?咱們姐妹到時候去后花園乞巧,放天燈也一樣啊!”

    宋玉珍是知道大哥為什么不讓棠雪晨出去的。

    棠雪晨略帶詫異的瞧了宋玉珍一眼,“唉,你怎么和你大哥說的一樣啊?”

    “我大哥都是為了你好。”她在心中輕輕的嘆息,自己的大哥居然拴不住雪姐姐的心。

    不過想到蕭玉衍,她輕輕搖頭,自己還不是一樣,蕭公子對自己也是無意的,她心里也清楚。

    趕去腦中無數的雜念,她也打扮好了,站起身來笑著問棠雪晨“你看我這樣好看嗎?”

    看著宋玉珍一襲青色團花上裳,白裙曳地,一條淡藍色的腰帶纏腰間。

    略施粉脂,上面梳了一個美人髻,左邊橫插一個月牙形的發髻,鬢邊淡別一朵白芙蓉,再配一支素色的玉釵滿是飄逸靈動,端是清麗可人。

    棠雪晨輕啟朱唇道“很好看,你這是要去哪?”

    “大哥那里來了客人,讓我去泡茶。”

    “客人,可是蕭玉衍?”棠雪晨半瞇著眼開口道。

    “咦,你怎么知道?”宋玉珍聞言愣住了,詫異的問。

    “我剛從你大哥那兒過來,那個蕭玉衍就過來了。珍珍,你和那個蕭公子認識很久了嗎?”

    “有幾年了吧。”

    “青梅竹馬嗎?怎么沒聽你說過。”

    宋玉珍一雙明眸看向她,聲音婉轉如絲竹道“以前他來找大哥的時候,喜歡上我泡的茶。后來他每次來,大哥就讓我過去給他泡茶,怎么你也認識他?”

    棠雪晨皺起了秀麗的小鼻子,苦笑了下道“你記得以前我和你提起過的一少年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

    “你是說那個救了你的白衣少年。”

    棠雪晨沉吟了半響,才開口道“嗯。”。

    宋玉珍忽覺心中煩燥莫名,看了一眼身旁的丫鬟如月說道“咱們過去吧,別讓客人等久了。”

    ……

    葉清洗浴完等頭發已經完全干了,也沒看見錢君寶。

    直到夜深的時候,第五墨澈才走了進來,見到還在翻書的葉清。

    他愣了愣,目光幽幽低聲問道“你還沒睡?”

    “墨澈”的聲音很清冽,有點不像錢君寶以前的語氣,葉清詫異的抬頭看了他一眼。

    然后輕輕點頭,“嗯,我在看你學過的醫書呢。

    多看看,希望能多記一點東西下來。”

    說完她放下書,又仔細看著錢君寶,忽然覺得他似乎和在滄浪閣又有些不一樣了。

    他一頭黑色的長發被松松挽著,濃眉如墨,漆黑的眼眸略顯出冷漠。

    挺直的鼻梁,一張微薄的嘴唇浮現淡淡的櫻色,一襲白色錦袍,芝蘭玉樹,俊美得令人無法呼吸。

    葉清挑了挑眉,他這昭示著生人勿近的模樣,是又換了個人格了嗎……

    而在葉清打量“墨澈”的同時,墨澈也在不動聲色的觀察葉清。

    見她身著淡雅白色的絲綢上衣,搭配繡著花的輕軟的綢褲。

    雖然都只是素雅的里衣,卻顯得她眼眸清澈,雖然這副身體現在還是很胖,但皮膚已經變得細膩光滑許多了,沒有了以前那種坑坑洼洼。

    墨澈眼眸閃過一道光,其實這葉韭芽也不是那么丑,或許變瘦一點也挺好看,倒是有些像是葉清?

    可他不想要一個女人陪伴著他。

    若是自己的身體里沒有錢君寶的靈魂,說不定他還會和葉清成為朋友,或者看在她廚藝好,請她當個廚娘。

    當妻子麻煩了些。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