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大唐神級駙馬 > 第627章 磕一個(作者:西周散人)
大唐神級駙馬

《大唐神級駙馬》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627章 磕一個

    太極殿。

    眾人看見李二去而復返,心情似乎不錯,全都大驚。

    只見李二回到龍椅上,問道“諸位愛卿,你們可曾想到解決之法?”

    “臣等愚鈍,實在沒有主意!”

    “請陛下責罰!”

    啪。

    李二一拍桌子“哼,你們啊,真是令朕太失望了……事到如今,也只有去找杜荷了,來人,宣杜荷進宮。”

    眾人眼睛放光。

    對啊!

    怎么就把杜荷給忘了呢!

    這小子是搞破壞的好手,但也是發明第一人啊!

    找他,肯定沒錯!

    “陛下圣明!”

    “陛下英明!”

    眾人紛紛說道。

    當即,趙陽帶著人便離開皇宮,去半山學院召杜荷進宮。

    不多時間,趙陽回來了,卻是一個人,不見杜荷的蹤影。

    李二皺眉問道“怎么回事,杜荷呢?”

    趙陽上前,小心翼翼地說道“啟稟陛下,?邑縣公他說,他現在還在半山學院閉門思過,閉關修煉,要半月后才能出關,現在出關,對身體不好……”

    眾人“……”

    這杜荷吹什么牛皮呢。

    幾個時辰前,大家還親眼看見你小子出現在灞河邊干了一樁壯舉呢。

    怎么這會兒的功夫就不能出關了?

    陳叔達憤憤不滿地說道“真是太不像話了,竟然連陛下的口諭都不尊,無法無天!”

    楊玉華說道“陛下,?邑縣公這就有點不知好歹了,請陛下下旨,讓他立刻趕到皇宮,順便再問問他抗旨不尊之事,此等風氣,不可助長!”

    李二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這時,趙陽小心翼翼地說道“陛下,?邑縣公還說……還說……”

    “杜荷說了什么,趕緊說!”李二不耐煩地說道。

    趙陽小聲說道“?邑縣公說,若是大臣們知道他不來,陳大人和楊大人肯定會跳出來指責他,他說,如果陳大人登門道歉,楊大人上門請罪的話,他就可以出馬,替大唐贏下比船之事……”

    嘩。

    朝堂上一下嘩然。

    杜荷竟然如此囂張?

    關鍵是,他竟然算準了陳叔達和楊玉華得知消息會指責他?

    這家伙還是人嗎?

    陳叔達和楊玉華氣的差點吐血。

    陳叔達說道“陛下,杜荷目中無人,而且抗旨不尊,請陛下處置!”

    李二擺擺手,說道“你們啊,就是會給朕添亂,朕沒記錯的話,蘇我牙子強買強賣熊貓,還打了夢幻集團的人,也是你們在責罵杜荷吧,今日杜荷急中生智,帶人將東瀛寶船砸了,也是你們罵的最厲害吧……朕給你們半日時間,若是不能讓杜荷出馬,你們好自為之,楊玉華,若是杜荷不出馬贏下東瀛,你就收拾東西回去養老吧……”

    “好了,退朝!”

    李二轉身就走,根本不給陳叔達和楊玉華反駁的機會。

    眾人也紛紛散去。

    楊玉華臉色跟吃了死老鼠一般難看,上前,問道“陳大人,難道真的要去給杜荷請罪?”

    陳叔達氣呼呼道“事情是你惹出來的,本官都要跟著你丟人,你不請罪也可以,收拾東西回去養老告終吧!”

    “啊……”

    ……

    半山學院。

    杜荷坐在院子中讀書。

    隨口說道“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蟲冬有雪,讀書只好待明年。”

    “噗嗤……”

    一旁的李媛姝和李麗質都被逗樂了。

    這時,老傅蹦蹦跳跳地走進來,說道“少爺,陳大人和楊大人在山下求見!”

    “不見!”杜荷聽到這兩個名字,便失去了興趣。

    他很清楚二人是來干什么的。

    李麗質上前,說道“杜荷,你真小氣,不就是陳大人和楊大人罵了你嗎?難道你真的打算見死不救,讓大唐輸給東瀛?”

    杜荷笑問道“大唐輸了,跟我有什么關系……”

    “……”

    杜荷站起身來,說道“此事,與我并無關系,我只是單純看不慣一個小小的東瀛王子而已。去吧,讓他們進來!”

    “好嘞!”

    不多時間,老傅就將陳叔達和楊玉華便來到院長小院。

    杜荷坐在椅子上,旁邊一張精致的桌子上放著一個盤子,盤子里有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的東西,杜荷正一顆一顆地往嘴里扔,咔嚓咔嚓的聲音響起,黑色的殼就被吐了出來,然后便看見杜荷咀嚼起來。

    陳叔達和楊玉華都是第一次見,也不知道杜荷吃的是什么東西。

    陳叔達好奇地問道“?邑縣公,你吃的這是何物,為何我從未見過?”

    杜荷笑道“陳大人,此物名叫瓜子,乃是外來之物,全大唐,僅此一份,這瓜子吃起來,別有味道,也不見吃,叫嗑,嗑瓜子……”

    “額,嗑瓜子,這說法,也是第一次聽聞,真是新奇啊,杜荷,明人不說暗話,我們此次前來,乃是請你出馬的,如今工部上下都束手無策,若是你不出馬,明日東瀛人就會贏下比試,到時候大唐丟了面子,陛下也臉上無光啊……”陳叔達痛心疾首地說道。

    杜荷站起身來,說道“陳大人,楊大人,不急不急,請坐,咱們慢慢嘮嘮,至于我出不出馬,就看二位大人的誠意了!”

    陳叔達和楊玉華落座。

    楊玉華心中忐忑不已,卻是不敢全坐,只有三分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砰。

    杜荷突然一拍桌子,指著楊玉華,說道“楊大人,來,磕一個……”

    嗯?

    陳叔達和楊玉華一下愣住。

    楊玉華吃驚道“?邑縣公,你你……你開什么玩笑。”

    “我可沒開玩笑,來,你磕一個給我看看,讓我看到你的誠意,你別忘了,你是來求我出馬的,怎么,連磕一個都不敢嗎?”杜荷不滿地說道,臉上的笑容一下消失不見。

    楊玉華看了看陳叔達。

    陳叔達扭過頭去。

    楊玉華本想暴怒,可是一想到要是惹得杜荷不高興,自己官職不保……再說,自己乃是從四品,杜荷乃是正三品的?邑縣公……

    他咬咬牙。

    楊玉華站起身來,噗通一下,跪在了杜荷面前。

    “?邑縣公,我給你磕一個!”

    杜荷一下就愣住了。

    他一下坐在椅子上,吃驚地問道“楊大人,你們現在排場都這么大嗎?我只是讓你上門請罪,可沒說讓你給我磕頭啊!”

    “可是,你方才不是讓我給你磕一個嗎?”楊玉華有種吐血的沖動。

    杜荷指著桌上的瓜子,說道“我是讓你嗑一個瓜子,嗑瓜子啊,你看,咔嚓……嗑一個!”

    楊玉華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

    杜荷……太壞了!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