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蘇廚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表面上的不利(作者:二子從周)
蘇廚

《蘇廚》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四百一十七章 表面上的不利

    第四百一十七章表面上的不利

    后方的西夏人也在忙,幾日停戰的日子里,宋軍忙著鞏固城防,他們則忙著伐木。

    西夏人的駝馬很多,如今將無數的原木拖來,戰壕上方的覆蓋空間越來越寬。

    在弩炮攻擊范圍的后方,戰壕上方原木搭建出的平臺上,數架巨大的木質結構開始搭建,巨大的底座,預示著那將是一件恐怖的攻城武器。

    阿囤烈指著那幾處位置:“大巫!那是什么?要不要派小隊出去毀掉?”

    蘇油在忙著統計個小組送來的數據,抬頭一看:“我去!這玩意兒西夏人都弄出來了?這是巨型投石機!”

    阿囤烈說道:“那我讓乞第去放火!”

    蘇油將望遠鏡丟給阿囤烈:“慌什么,這玩意兒不是一兩天能弄好的,你先用望遠鏡好好看看,看看邊上是不是有指導工程的人員,尤其是那些看起來和黨項人明顯不是一族的那種?!?br />
    “看好那些人,等我們反擊的時候,這幫人就是重點,通知全軍,一定要給我抓活的!一個頂五個俘虜的賞格!”

    阿囤烈訝異道:“這么值錢?”

    蘇油說道:“這么大的投石機,里邊的工學力學技巧不是一絲半點,不會就讓他們教,不丟臉!”

    說完又有些擔心:“大巫這命就交給你了,你到底能守住不?”

    阿囤烈冷笑道:“你這寨子比對付木葉蠻那個黑心百倍!再說不是還有震天雷嗎?我現在只怕西夏人跑得太快!”

    蘇油看著城下遠處西夏人給戰壕蓋木頭蓋子,摸著下巴說道:“震天雷西夏人似乎還不知情,那就最好了,我們能隱瞞多久是多久?!?br />
    “我們的弩箭犀利,西夏人就利用戰壕躲避箭雨,聰明啊……嗯,搞不好有機會再坑他們一波……”

    說完站起身來:“我估計過不了幾天,西夏人就要撤退了,你這邊得提防他們最后的瘋狂。我先去和蕃人們打招呼,別陰溝里邊翻了船才好?!?br />
    阿囤烈頗為訝異:“大巫,你怎么知道西夏人要撤退了?”

    蘇油拿食指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阿烈,到了你這個層次,要更地多從戰略方面考慮問題?!?br />
    ……

    慘烈的攻防繼續了三日,幾架恐怖的大型機械逐漸成型。

    寨子中拋擲出去的石彈,被西夏人收集起來,和四處采集的巨石一起放入竹筐,變成更大的彈丸,一個估摸著得有三十斤。

    壕溝逐漸被原木蓋上,西夏人的進攻時越來越方便。

    城頭上的弩箭逐漸稀疏,石彈也越來越少,一切似乎在朝著對西夏人有利的方向發展。

    不過蘇油不這么認為,經過連日的大戰,蘇油每晚都召集參戰軍士們開諸葛亮會,成員從阿囤烈這樣的高級將領,到各級指揮,節級,最后到普通的士兵。

    理工小組深入隊伍,對軍器,戰法,行動操典,甚至醫療,飲食,進行全方面深入的意見采集,以期下一次的改良。

    城防戰,就在一次又一次的討論中,越發的高效,不如開始那般,一股腦兒的亂射亂扔了。

    因此看似矢石漸漸稀疏,其實效率并沒有怎么降低。

    囤安控鶴兩軍,十多年都是這樣積累下來的,起步雖然艱難,但是如今已經漸漸顯現出巨大的優勢。

    幾乎所有先進技術,都是從為戰爭服務開始的。

    西夏人地面上的部隊,明顯大量減少,這是理工觀察小組的報告,他們早就掌握了西夏人在挖掘地道,藏兵地下的痕跡。

    再過一兩天,就是梭哈的最后時刻。

    ……

    渭州城,李若愚心急如焚。

    他是內官,原為供備庫副使、帶御器械,是皇帝的貼身保鏢。

    雖然是太監,卻也是武藝高強,戰策精熟。

    如今外放一路權駐泊兵馬鈐轄,兼權管勾秦鳳路蕃部公事,另外還要負責一部屯田廂軍。

    在京中聽大佬們胡吹蘇明潤如何神機妙算智亞諸葛,可是到了渭州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兒。

    蘇探花,被西夏人圍在了囤安寨里!

    種大質明明擁兵在十數里外的鎮戎軍,卻借口敵人防守甚嚴,只肯做小小的試探,堅決不出兵相救!

    渭州城的文官,蔡確死守著小蘇太守臨去時的命令,安撫好渭州,管理好后勤,軍事不得插手!

    幾個推官,他們恨不得蘇油死在外頭才好!

    薛向和蔡挺,一個去了環州,一個去了慶州!

    渭州對面才是夏軍主力!諒祚就在那里!這幫人到底懂不懂軍事?他們都在搞什么?!

    想著臨出宮時的那番場景,李若愚不由得一個哆嗦。

    知道自己要來渭州,太后特意召見。

    其實也沒說什么,只說小蘇探花本來在夔州好好的,是自己臨時起意召他回京,本指望著讓他享福兩年娶房媳婦呢,結果遇到夏使無禮一事兒,一下子給支應到渭州去了。

    如今西事緊急,太后是個慈心的,就惦記這不能讓眉山猴子沒了下場,這媳婦還沒娶上不是?

    后宮中波瀾詭譎,是一個吃人都不往外吐骨頭的地方,太后的閑話看似沒啥,可她的身邊,還坐著皇后,穎王。

    這就是皇室的意志,至少是兩宮和儲君的意志!

    不能讓蘇油沒了下場!這是底線!

    還有一個小姑娘,穿著素凈,在一邊安靜站著,還有一雙亮晶晶的眼睛。

    臉上自信沉著的神采,與宮中侍候人的宮女迥然不同。

    說句僭越的話,好些一二品的誥命,公主,在兩宮和儲君的面前,都沒她那份從容。

    這位就是負責皇室小孩教育的小蘇先生?

    李若愚一下子明白了!

    一個慈善彩票,卷了十六萬貫,然后玻璃作坊,火柴作坊開得風生水起。

    福田院,育慈院,汴京城鰥寡孤獨,皆有得養。

    冬日一到,扛雪的蘿卜,菘菜,一的上市。

    有錢人家忙著開地窖,沒錢的忙著腌腌菜。

    加上灶臺上的豆芽,官莊上的韭黃……

    只要端起飯碗,就能見到皇家的恩德。

    今年的大水災,皇宋慈善總會一次反哺朝廷三十萬貫,用于專項救濟災民,就連首輔和參政,都上表稱頌。

    要是御史們敢掰扯什么收攬人心,明窗凈幾的房子里,吃飽了太學饅頭的太學生們,就敢捧著書本上門,來來來,國朝華選們,替我們講講什么叫天心即民心!

    太后不止一次念叨,仁宗皇帝幾十年的苦都白吃了,光節流怎么行,開源才是正經路子。

    如今的太后,皇后,整個皇室,在大宋其它地方不知道,在汴京城,那是聲譽日隆。

    堯天舜日!

    在大家都受益的情況下,太后手一揮,挑了兩處皇莊,建玻璃大棚,種反季節蔬菜!

    顧惜官家和宗室們的身體,又沒花朝廷一文通寶,種點綠菜怎么了?!

    皇莊的主管是幾名內官,主持此事的是一位寡老太,御史們再敢掰扯什么陰陽不諧,叫他們來寡婦老太太跟前說說,是不是要把老身這最大的陰陽不諧搬出宮去!

    李若愚終于明白皇室為何對蘇油如此上心了,這一切,誰帶來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国彩票论坛